笔趣阁 > 迷踪谍影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收编设想

第五百二十六章 收编设想

 推荐阅读:

  又回到上海了。
  孟绍原没有任何的休息,迅速询问了上海目前的情况。
  当听到中日双方特工在公共租界暂时休战的消息,孟绍原明显的松了口气。
  怎么了?
  按理说,老板从来不是胆小的人啊?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过年,决不允许开战。”孟绍原随即吩咐道:“如果日本人咄咄逼人的话,也可以做出适当让步。”
  吴静怡知道老板肯定有新的计划了。
  他没有说,她也没有问。
  “孟主任,前两天,有个日本女孩子,送来了一个皮箱,说是你的东西,放下就走了。我担心里面有危险品,所以大概检查了下。”
  吴静怡说着,拿出那个皮箱交给了孟绍原。
  真柰子送来的。
  孟绍原担心的一直就是这事。
  万一真柰子到了上海没有办法出来怎么办?
  万一这只皮箱出问题了怎么办?
  甚至,万一真柰子变卦了,决定把这只皮箱交给他的父亲怎么办?
  现在看起来,这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
  真柰子,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
  孟绍原打开了皮箱。
  他发现,从自己把这只皮箱交给真柰子后,她根本就没有翻过皮箱。
  用来做记号的白丝还在原来的地方。
  箱子里全部都是女性用品,吴静怡之前已经大致检查了一下。
  在确定没有炸弹之后,吴静怡没有进一步的检查下去。
  这是老板的东西,里面有老板的秘密,不该自己知道的,知道的越少越好。
  孟绍原把皮箱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了出来。
  箱子里面空了。
  他拿过一把刀,小心的撬开了箱底。
  掀开,一包包的非常完好的东西出现了。
  那是,八卷胶卷!
  一个外国人,冒着生命危险拍摄出来的珍贵资料!
  “这是什么?”吴静怡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这个。”孟绍原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这里,是几十万条人命的证据!”
  吴静怡被吓了一跳。
  那么严重?
  老板冒着巨大的危险,潜入南京,为的就是这个?
  孟绍原走到那口笨重的保险箱前,打开,把胶卷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关好:“从现在开始,这里加派人手,我的房间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明白。”
  “距离新年,还有两天。”孟绍原默默地说道:“终于还是及时的赶回来了。”
  吴静怡心中一片雪亮。
  老板,一定在计划着在新年实行一项重大的计划。
  虽然好奇,但她依旧没有问。
  “把大光明电影院包场。”孟绍原开始下达命令:“对外的消息是,某巨商为妻子包场,放映最新的美国电影。同时,控制住电影院的老板和放映员。大年初一这一天,调动至少两个中队,一个中队在电影院外,一个中队在电影院里面,全部携带武器,提防有人闹事。
  放映那里,你亲自给我盯着,这些胶卷,比你我的性命都要重要,你可以死,胶卷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有谁想强闯放映室,企图抢夺这些胶卷,一律格杀勿论。吴静怡,你给我仔细的听着,这是死命令,一个字都不能改动!”
  “明白!”
  这个时代应该可以对胶卷进行拷贝吧?孟绍原这方面是外行。
  这八卷胶卷太重大了,只有这么一份可不行,得着几个大行家,对胶卷拷贝一下,以防万一。
  “还有。”孟绍原换了一个话题:“我已经让祝燕妮往句容、茅山一带转移,那里的游击队、壮丁队搞得有声有色的,但缺乏经费和武器弹药,你准备一下,派得力人手,亲自押送和祝燕妮汇合,一定要精明可靠的,最好和军队有些关系。”
  “孔川博。”
  几乎是不暇思索,吴静怡脱口而出:“这个人也是黄埔出身,过去在军队里,后来才被调到松江技术干部训练班从事特工训练。你救过他的命,他对你感恩戴德,可以用得上。”
  孔川博?
  这个人倒真的可以用得上。
  自从他被救到公共租界,孟绍原也观察过他。
  特别的有本事倒也谈不上,但为人踏实稳重,一旦交给他的任务,一定能够一丝不苟的完成。
  “把他叫来。”
  “是。”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孔川博就出现在了孟绍原的办公室。
  和在松江第一次遇到时候狼狈不堪的样子,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有个任务交给你。”
  孟绍原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郭永镳你听说过没有?”
  “没有。”孔川博爽快的回答道。
  “这个人以前是66军参谋处处长。”
  “66军?粤军的啊。”
  “没错。”孟绍原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他在句容一带,担任十二集团军游击挺进纵队副司令,手下有一千三四百号人,如果再算上那些壮丁队,数目非常可观,不过咱们大后方的那些人,不给他们补给,让其自生自灭。
  我的想法是,向他们提供支援,但这个支援不是别人给的,是我上海方面给的。我想派你去句容,具体的职务吗?算了,不要什么职务,省得对方有戒心,你就当个联络员吧,我再给你一部电台,不管郭永镳有什么要求,都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孔川博反应过来了:“孟主任,这是要收编他们?”
  “收编?谁说的?”孟绍原不紧不慢说道:“我算什么啊?一个小特务头子,哪有资格收编他们啊?我是看到他们在那奋勇抗日,想帮他们一把。”
  孔川博有种想笑的感觉,明明就是收编,可嘴上偏偏不肯承认:“郭永镳手下的人,应该是南京突围出来的残兵,过去的编制都被打乱了,要让他们再突破重重包围,赶到政府指定的收容点,似乎不太可能,所以他们的处境非常尴尬。
  孟主任,这点我了解,政府里的那些人给他们一个头衔,什么游击队挺进队的,然后就不管他们了,非要发展壮大了,搞的有声有色了,才会派一个政工干部去接管,这叫吃现成的,你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挺机灵的,猜到自己的想法了。
  孟绍原的难处在于,以他的身份是没有办法收编这些正规军的,哪怕都是一些残兵了。
  可如果能够想办法让他们对自己感恩戴德,知道自己一门心思在那帮着他们,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还有那些壮丁队,也绝对是不可忽视的武装。
  如果能够把句容等地连成一片,活跃着大量武装精锐,听自己指挥的游击力量,局面就可以瞬间打开了。
  “孔川博,物资准备好后你就出发。”孟绍原想了一下:“到了那边,要尊重郭永镳,一切以他的主意为准,千万不要擅作主张。”
  “放心吧,孟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