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建造狂魔 > 第581章 黑皮书与好茶、新燃油供需合同

第581章 黑皮书与好茶、新燃油供需合同

 推荐阅读:
    KS集团董事长出来了,但葛小天的目标并不是他,'五步走'计划方才进行到第二步,也就是网络互喷。
  
      可惜的是,现在只剩下自家喷自家……
  
      不过,烧掉那么多脑细胞制订方案,总不能半途而废。
  
      葛小天传令全军,进行第三步,也就是展示天成的强大。
  
      以及第四步,用天成承建节省上百亿元。
  
      还有第五步,引导思想,令部分南棒子群众产生对天成高山仰止的念头,然后发动他们,前往星月湾产业链旅游……
  
      要知道,夏天来了!
  
      旗下各个产业即将开启新一轮活动,比如青港夏季水上划艇比赛、烟城+威城首届夏季环城赛马比赛、潍城国际风筝节、距离董家湾比较近的照市古船扬帆、德城齐河西瓜种植基地自种自采活动……
  
      葛大老板可是从来不会忘记赚钱的事儿。
  
      凑巧,三岔杯进入决赛阶段,运河开发区开启倒数第二个项目:动植物园。
  
      是时候让阿黄带着小弟演一波了!
  
      葛小天结束与KS集团董事长的通话,看看时间。
  
      3月25号,上午八点。
  
      “我要去干啥来着?”
  
      杵在一旁的道四开口道:“老板,这几天,国内那几家跟随南棒子抹黑咱天成的报社媒体,被华夏民报点名批评,现在国内最大的新闻是咱搞得水利工程。”
  
      “哦?我记得没请媒体进行专访吧?”
  
      “是于总,他请来华夏一台领导,特意在上午十点,和下午两点,开辟专栏,对水利工程进行现场采访和直播,您和天成获得各界人士赞扬,甚至有人提议,在济市大运河河畔,给您立个功德碑或者雕塑。”
  
      “还是于总靠谱啊!”
  
      01年,不是另一个时空。
  
      如果惹急了某些人,那是真敢把绿衣开进工地,真刀真枪把他突突了。
  
      这不是开玩笑。
  
      所以,他才一溜烟跑到京城,找几位老爷子套套近乎。
  
      想不到于总也挺上心,直接玩'明'的!
  
      估计他老人家绝对说过:我看谁敢动我小老弟?
  
      葛小天露出微笑,摆摆手,“立碑就算了,我还年轻,说不定以后还有大项目。”
  
      道四点点头,“接下来,您要跟海油谈合作。按照计划,老钱已经入职海油,并成功担任业务部主管。”
  
      “走着!”
  
      ……………………………
  
      南云,昆府大院。
  
      由青港调任南云的杜总,不降反升,成为昆府大领导。
  
      只不过,这会他正和李薇,大气不敢喘的站在书案前,听从指示。
  
      书案内,红光满面,肚大能容的南云食指,手捏两寸见方的高档纸袋,放在窗内阳光下仔细观察。
  
      “这,真是母树大红袍?”
  
      李薇连忙点头,“是的领导,葛小天招待我和沈志鹏就是用的它,喝下一口,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但我看着,怎么跟大红袍不一样?”
  
      “可能母树大红袍跟大红袍确实不一样。”
  
      “是吗?”
  
      “我喝过,感觉是。”
  
      “那就泡一壶!”
  
      南云食指说着,撕开纸包,看到里面跟红茶相似的茶叶,忍不住点点头,“模样倒是挺像。”(道一进行了二次加工,他可是玩物理化学的高手。)
  
      很快,秘书洗茶,沏茶,奉茶……
  
      李薇看到这一幕,嘴唇微微开合,想说不是这么喝,但这里没有茶艺大师,只好又憋回去。
  
      南云食指在南云生活大半辈子,这里又盛产茶叶,自然对红茶后说研究,闻一闻,品一品……
  
      眉头紧锁,“奇怪!”
  
      “领导,您感觉?”
  
      “茶,应该有些年限,水色,醇而不油,是好茶!但清香……偏向茉莉,味道……类似绿茶,含在嘴里……又带着淡淡的红茶气息,奇怪!”
  
      杜总看俩人交谈,完全插不上话,有些不是滋味,趁机开口道:“领导,或许这就是母树大红袍的独到之处,叫:有容乃大!”
  
      “哎?还是小杜形容的到位!”
  
      南云拇指再次品一品,闭目养神片刻,“还别说,确实有大红袍,或者说极品好茶的功效,理气安神,浑身清爽……好茶!好茶!”
  
      “那,领导,我再给您多买几克?”
  
      “不好买啊,这茶一年只有半斤产量,去掉杂叶,加工后顶多一百来克,大部分被董事长当做礼物赠送给海外友人,剩下的则是招待贵重外宾,咱哪有那能耐。”
  
      李薇有些迟疑,“领导,我看葛小天抽屉里还有二十多包!”
  
      “嗯?他哪来这么多?”
  
      杜总连忙道:“领导,最近您应该也收到消息,那小子跑京城见了万老、祝老,还有海部三位总管。后者估计拿不出,但万老肯定有资格,据说,万老是东湖人士,跟葛振华是战友,葛振华是葛小天太爷爷的堂弟,而葛小天的太爷爷更是个人物,据说参加过欧区一战,还打过鬼子……”
  
      说着,杜总取出原版黑皮书。
  
      只不过,名字上多了'番外篇'三个字。
  
      “这是什么?”
  
      “葛氏家族在欧区的后裔,我专门委托亲朋打听过,那边确实有一支咱华夏人和华裔开办的跨国雇佣组织,还做军伙生意,据说从冰熊采购了嘎啦啦和喀秋莎,只不过对方行事隐秘,直到最近才露出端倪。”
  
      “嘶……”
  
      南云食指深吸一口气,接过黑皮书,翻开第一页,看过葛老太爷远征欧区的故事,拿起电话拨打出去,“喂?帮我查查葛振强,应该是一八八九出生……时间太久远?不,是个人物,应该有记录……查到了?葛家村?参加过一战?打过鬼子?堂弟是个渡江老班长?活了一百二十多?那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南云食指看向黑皮书的眼神都变了,“这书,你从哪买的?”
  
      “我也不知道,花了我三千多红钞,不过,还有一部,就跟预言似的,虽然有些内容比较扯,但确确实实预测了葛小天和天成的发展,目前被称为神书,可惜,被禁了,市面上已经很难再找到。”
  
      “为什么禁?”
  
      “据说……里面暴露太多天成的秘密,被他们企划部派人搜查,就连这本书的作者,都远走广区。”
  
      “有能耐!作者叫什么名字,能不能为我所用?”
  
      “于总的女儿。”
  
      “……”
  
      南云食指差点喷出茶水,“那就算了,老于狠起来,比你我心黒……不过,她女儿能写出这书,不难看出背后有他的影子,这是打算招女婿?”
  
      “葛小天有未婚妻。”
  
      “哦?”
  
      南云食指微微一笑,“这就是软肋!”
  
      杜总明白是什么意义,咽咽唾液,只感到心肝俱颤,双腿发软,但还是点点头。
  
      “今天就到这,这小子,先让他蹦哒几天。”
  
      “好的!”
  
      杜总说完,与李薇走出办公室。
  
      等离开大院。
  
      李薇看看四周,“你疯了?这事都敢答应?”
  
      “他完了!”
  
      杜总语气很平静,双手却微微颤抖,从兜里取出烟点燃,沉思道:“恐怕我又要换个地方。”
  
      李薇恍然大悟,知晓杜总这是打算拿办事当借口,趁机调离,躲开南云食指掌控,“去哪?”
  
      “没天成的地方。”
  
      “……”
  
      ……………………………
  
      外界风起云涌,葛小天自然不知。
  
      这会他已经乘坐tua抵达朝阳片区,并与几位迎接的领导,一起站在海油总部大厦下。
  
      说是大厦,其实只是一栋六层红砖构筑物,水泥抹缝,没有瓷砖,看起来充满年代感。
  
      “它让我想起三岔乡的供销社,只不过那边是平房。”
  
      “葛先生,它以前确实是供销社。”
  
      “时代在发展,有些记忆注定要留在照片中。”
  
      葛小天感叹一句,环顾车来人往的大街,还有遥遥在望的工体,“我在望京准备搞个商业区,咱海油劳苦功高,我捐一栋专用大厦,搬过去吧。”
  
      “葛先生,不好意思,我们……”
  
      “领导,我反正捐了,搬不搬是您的事,其它我管不着,您跟其他领导和员工商量吧。”
  
      海油主管面露苦笑,“我终于体会到于总的心情。”
  
      “哈哈……”
  
      葛小天大笑着,与多位面露笑容的领导,一起走进大厦。
  
      来到会议室,率先入场的天成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葛大老板专用套件。
  
      双方在之前已经有过多方面接触。
  
      比如海油无法大规模开采海油,改为卖化肥,研究太阳能,还玩起金融……
  
      这些业务与天成产业都能一一匹配。
  
      虽然阿穆尔用不到化肥,但上千座利民活动中心却是很好的销售渠道。
  
      太阳能,天成也在研究,依靠修士,连光电元件和石墨烯元件都融入电控设备中,完全可以与海油进行多方向合作和交流。
  
      金融自然无需多说,东山财经大学校长要比孙总监会玩,拿智能一卡通资金炒股,炒期货,加上其他教授负责的会计事务所业务,也能与海油建立合作。
  
      所以,在只剩下石油业务的时候,登门拜访,算不上突兀。
  
      甚至海油领导,也希望争取到天成这个吃油大户。
  
      等众人落座。
  
      葛小天针对双方现有合作,提出一些好想法,比如太阳能下乡,新能源旱厕改造沼气池,增加化肥分厂……
  
      这些东西,天成玩不了,但海油却可以,并且还能获得支持。
  
      聊完后,葛小天切换投影,亮出工程岛。
  
      “领导们,这是天成机械厂,从冰熊前毛熊第一机械厂引进,并研发的新一代深海施工设备。”
  
      “看块头,就偏向毛熊风格……具体参数为……”
  
      “它拥有深海勘探、深海钻井、深海施工……”
  
      “而针对咱们海油面临的八百米以下开采困难的问题,天成耗资五十亿研发电磁钻技术,并制造了深海冲击钻……”
  
      葛小天播放钳形机械臂作业流程。
  
      当吊着钢缆的钳子,夹住钢护筒,与连接电缆的冲击机深入海水,并下达一千米……
  
      全场领导忍不住直起腰。
  
      当下达一千两百米……
  
      领导们屏住呼吸。
  
      当下达一千五百米……
  
      领导们深吸一口气。
  
      当下达两千米……
  
      领导们全都站起身。
  
      当钢护筒插入海底泥沙,冲击机剖面图显示出工作原理……
  
      领导们目瞪口呆。
  
      “天成在高端设备研究方面从不吝啬,为了研究浮吊船,我们不惜花费五十亿,从荷国和意呆利引进万吨浮吊设备。为了建造地铁,我们不惜花费二十亿,从倭岛引进TBM盾构机和相关技术人员。为了磨砺造桥技术,我们不惜花费六十亿,自研龙门吊和造桥机……毫无例外,我们全都成功了!”
  
      “而我现在向领导们暂时的深海冲击钻,同样如此!”
  
      “并且,我们还有专属的海上平台搭建技术。”
  
      不等领导们回神,葛小天切换画面,显示出从GIS系统移植到模拟器的三维动画。
  
      “中小型平台,十天完工,仅需6~10亿红钞。大型、超大型平台,半个月完工,仅需60~90亿红钞。”
  
      “看起来与国际报价似乎没什么区别,但我们天成速度至上,就像仁川大桥,我们工期仅为国际承建企业的十分之一,报价却是对方十倍。”
  
      “而天成为海油提供的承建标准,工期是其它承建企业的十分之一,价格则是相同!”
  
      “想想啊领导们,时间就是金钱,缩短十分之九的时间,这期间能开采多少海油?能创造多少销售额和利润?”
  
      海油总管已经从深海冲击钻的震惊中回神,“如果真像葛先生所述,我们海油今后在深海搭建平台和安装开采设备的业务,可以交给天成。”
  
      其他领导毫无意见,纷纷点头。
  
      这就是一个新生企业的好处。
  
      全都为了发展,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和利益牵扯。
  
      当然,如果后续变了味道,葛小天还可以寻找四桶油,或者五桶油合作。
  
      “只不过……”
  
      海油总管话音一转,“葛先生,现在北美收紧,我们更是无法进行深海开采,恐怕短时间内,咱们的合作……”
  
      “没关系!”
  
      葛小天亮出鄂霍茨克海,“去年,我造船厂一名员工在楚科奇半岛闲逛的时候,偶然发现海底有油!”
  
      “……”
  
      海油领导们目光呆滞,你还能再扯点么?
  
      闲逛,发现海底有油?
  
      你家勘探人员是机器人,还是有透视眼?!
  
      葛小天也发现这个说有点扯,“不要误会,是勘探火山灰的时候。可能领导们不知道,我们天成拥有一系列特种水泥产品,为了寻找更好的熟料做研究,天成勘探人员的脚步,已经遍布整个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说完,再度扯会正题。
  
      “在鄂霍茨克海,我们发现了暂时难以估算的石油储备。”
  
      “这是个好地方,东侧有楚科奇半岛作为天然屏障,和冰熊远东的舰队进行护航,南有枯叶岛和冰熊远东海参崴舰队进行封锁,西侧是大陆和黑龙河畔阿穆尔共青城,海陆空大本营。”
  
      “发现石油后,天成驻冰熊办事处,与冰熊海部,以及西伯利亚石油公司达成共同开采协议。”
  
      “如此轻松,相信领导们也明白原因,冰熊开采不了,也没有千米以下开采技术。”
  
      “不过……”
  
      葛小天实话实说道:“我担心天成搭建好开采平台,毛子翻脸不认人,毕竟这是至少价值数千亿富兰克林的项目,没人愿意与他人分食。”
  
      “所以,我特此邀请海油加入该项目,作为天成代理人,或者替代天成,与冰熊合作。”
  
      海油领导对鄂霍茨克海拥有大量海油的事儿并不惊讶。
  
      毕竟西伯利亚石油存储量,往低了估算,也是母星第一。
  
      只是温度太低,无法开采。
  
      是的,无法开采,不是难以开采。
  
      盖因钻头下不去!
  
      如今有个大生意送上门,看天成似乎拿捏住冰熊的弱点……
  
      海油主管点点头,“不知天成报价多少?”
  
      “钱不钱的,现在不重要。”
  
      葛小天说着,打开黑龙省新能源补给站标记图,“领导们应该知道,天成机械厂拥有三大板块,一是分包给大刘机械厂的普通小汽车研发制造,包括三岔五菱系列。二是新能源汽车研发制造,包括天霸动霸tua系列。三是与大刘机械厂合作的农机产品,包括联合收割机、多功能挠地机、多功能采棉机、多功能垦荒机,以及众多工地专用机械。”
  
      “天成目前正在做一项利国利民的试点项目,就是开发东北农业,铺设农机和小汽车、新能源。”
  
      “预计在未来三到五年内,按照项目进度,黑龙省农机对燃油许久,将会突破五百万吨。”
  
      “那么,加上目前天成产业链需要的二十万吨,和未来两年高达百万吨对燃油的需求,不知海油能否供应的上?”
  
      “这……”
  
      海油主管皱皱眉,“恐怕不行。海油开采量确实大,但我们只保留一座油井,产量不超过百万吨。”
  
      “太少了!”
  
      葛小天摇摇头,“恐怕这几个项目,没法跟咱海油合作了,我只能找石油。”
  
      “???”
  
      海油主管微微一呆,瞬间明白,天成要的是燃油供应。
  
      没燃油供应,为什么要把那么多好项目拿出来?
  
      恐怕……
  
      是准备拿项目换燃油!
  
      眼看某人收拾摊子准备撤……
  
      海油主管和其他几位已经行动的领导,连忙将其拦住。
  
      “葛先生,产量低,咱总有办法提上来,合作么,咱先坐下来好好聊聊,凑巧,中午我在……贵宾大酒店备好酒宴。”
  
      “领导,您认为我缺那几口吃的么?我是愁燃油啊,看看我的项目,许多都停了,就连水利工程,都是于总盯着万老给予的压力,同意我使用烧重油的蒸汽机……”(万老管环境治理和华夏绿化。)
  
      葛小天说着,叹口气,“我难啊!”
  
      “……”
  
      海油主管看向在场领导们。
  
      其中一名咬咬牙,“采购新炼油设备,组建大型厂区!”
  
      “咱们资金不够啊!”
  
      “向上级贷款!”
  
      入职海油,担任销售部主管,一直没跟葛小天说话的老钱,等众人议论之后,一拍脑门,“其实,我有个好办法!”
  
      “嗯?”众人并不轻视这位东山石化老总……
  
      东山石化!
  
      天成也在东山!
  
      海油主管瞬间反应过来,“老钱,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想办法,联系石化旗下的东山炼厂,咱们把它们拿过来,对了,还有北河、南河,我也挺熟!”
  
      “不好办啊,这么一搞,咱们可就跟石化走向对立面……”
  
      老钱摇摇头,“主管,董事长,想想,我开展海油销售业务,是不是也在抢石油、石化的饭碗?其实咱们早就存在竞争,只不过咱们以前没那么大订单……现在,大生意来了,如果咱们再不趁机发展,恐怕就要被时代淘汰,说不定明天还会蹦出个海化、海油天燃气……咱们到时候干啥去?继续卖化肥?继续改造旱厕?咱是搞石油的,还是海油!这也太憋屈了吧?”
  
      “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