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建造狂魔 > 第579章 葛百亿的影响力、有人要搞事情

第579章 葛百亿的影响力、有人要搞事情

 推荐阅读:

  “这小子也真够狠的,每家索要五个亿,换作是我,都要考虑考虑会不会挨揍。”
  枣市新城的事,很快传到济府大院。
  于总了解完事情经过,忍不住为某人捏把汗,“帮我接东山军部,派一支特团,带武备过去保护他。”
  “领导,不至于吧?”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那群人费尽心思拿到楼盘,还没赚到钱就被某人黒去五个亿,我怕夜长梦多,被人先斩后奏。”
  秘书点点头,跑外厅连打数个电话,很快又满脸古怪的走回来,“领导,葛先生连夜跑京城去了。”
  “嗯?”
  于总微微一怔,随后笑出声,“是啊,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怕死,惹出大麻烦,还不得找靠山躲几天。”
  “军部那边?”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该安排还是要安排,我怕那群人丧心病狂,把枣市新城星月湾给轰隆隆了。”
  “好的领导”
  “对了,你拿天成带头投资的东山利民水利施工方案我瞧瞧,再尽快安排一次下乡视察,就在枣市、藤州、微县……”
  “明白!”
  ………………………
  植树节一过,气温迅速回暖。
  东山大地上,许多在家务农的汉子已经脱下厚重棉袄棉裤,换上稍微轻便的线衣线裤……
  胶东半岛,刘家屯。
  一大早,十几个汉子聚在村口议论纷纷。
  “村长,到底靠不靠谱?”
  “是啊村长,咱们村距离腰子河十几里,沿途又没其他村子,光靠咱们挖沟,何年何月才能通船?”
  被汉子们围在中间,衣着还算光鲜的中年男子挥挥手,“怎么?是天成不发工资,还是你家浇地想继续用井?又或者不愿干?”
  “不是,一天二十,管吃管住,还有新衣服,凑巧又闲着,谁不干谁傻蛋。”
  “那就少说话,多办事!村里的横幅,我白扯啦?那可是我自己掏腰包搞得!”
  “明白,大哥,俺们听你的!”
  “告诉你们啊,天成水利确实是我求来的,站在天成总部排了三天队!但是,我参加,却没要工资,我也不差这点钱,但咱村里差,就像你刘狗子,你特娘的平时都是卷烟抽,什么时候抽过大金鼎?”
  “嘿嘿,托天成福,预支一周工资,昨天刚买的,村长尝尝?”
  “去去去,只要你别给我跟在村里一样,跑人家施工队偷鸡摸狗,偷懒耍滑,跟个癞皮狗似的要这要那,丟咱村里人,我就谢天谢地了!”
  “不不不,我可不敢,自从刘大吊被他们抓去,我可老实了!前天还帮顾寡妇挑水来着。”
  “你特娘的给寡妇挑水,能挑出个鸟!我告诉,老实点,要不然……我亲自送你去鸟不拉屎!”
  “别别别,村长,大哥,咱可是堂兄弟。”
  “呵,我特么要被送去鸟不拉屎,别说堂兄弟,我亲弟弟都带上!”
  “……”
  “好了,瘸子,你快带头排好队形!我记得通知里说,今天要开工,八点还是九点来着,勾机就会到位。”
  “村长,来了!”
  吭哧吭哧……
  随着阵阵犹如火车开动的声音传来,一辆喷吐浓烟的钢铁巨兽,自远处山脚飞快跑来。
  “俺滴娘来,这是勾机?”
  “咋跟俺在其它工地见得不一样啊?”
  “这体型也太大了吧?”
  “少说话,多办事!”村长冷哼一声,带头跑去迎接。
  ……………………………
  进入机械时代后,蒸汽动力车依旧属于系统主力机械。
  只不过天成对蒸汽涡轮机的研究十分超前,污染较小,加上水利工程又是捐钱修建,以及暂时得不到解决的燃油问题,于总特批可以采用蒸汽系列工程车。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想致富,短时间内又无法大规模修路,就只能依靠水路弥补没有陆路的缺陷,顺便还能带动农业发展。
  所以,这个项目已经被归纳到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中。
  而第一批被暴的蒸汽系列工程车,依旧卡着天成现实科技树。
  也就是从倭岛获取的两百吨挖机技术。
  不过,蒸汽系列机械烧的是委托远洋集团从海参崴、阿穆尔采购的重油,以及从废弃机油中提炼的重质油,属于母星尚未全面推广的燃油资源,葛小天高瞻远瞩,为天成准备了十分庞大的存储量,足可支撑整个项目。
  两辆百吨蒸汽勾机、两辆大号推土机,以及三辆粗犷重卡来到刘家屯村口,也没熄火,直接跳下十数名壮汉。
  嗯,是壮汉。
  犹如满经验壮汉转职水手,满经验水手再转职浮吊船机械师,升级四级系统后,满经验壮汉也可以转为陆地机械师。
  但限制依旧有,由于系统不是电气时代,系统人员玩不了现实世界的重卡,只能操作与系统科技相等的蒸汽系列。
  “谁是刘建民,刘村长?”
  “我是我是!”
  全村汉子被钢铁巨兽所震撼,听到问话,有些紧张,而衣着光鲜的男子连忙举起手,“我是!”
  “根据预支工资的名单,分发工装,每人两套,加鞋子、安全帽,半小时后,穿戴整齐的上车,不合格者,今天休息,没工资,随后咱们前往施工地点,今天目标,一百米!”
  村长被壮汉铿锵有力,带有节奏感的讲话所影响,双腿一并,“是!长官!”
  “什么长官,喊我孔工,或老孔都行!”
  “是!”
  随着俩人交流,村里汉子已经从看到钢铁巨兽的震撼中回神,看到粗布麻衣,还贴着反光条的工装,再看看壮汉身上犹如军装般的制服……
  爱搞事的刘狗子顿时嘟囔道:“这也太偏心了吧,给我们这么丑的工装?”
  “你说啥?”不等壮汉解释,村长抬脚便踹,“我特么说了八百遍的少说话,多办事,你当耳旁风了?”
  “别打架!”
  壮汉老孔上前阻拦,“根据我们老板葛百亿的规定,外编人员确实是这种工装,因为大家不熟悉天成施工标准,必须穿戴醒目服装,避免你们乱跑,遭受机械伤害。不过,我们老板也说了,只要坚持到最后,坚持到胜利,坚持到通航,天成将会按照工分排名,择优录取编外人员加入天成,成为青铜级天成实习生,并发放标准工装。而没有被录取的外编人员,只要坚持到最后,也会获得此次水利工程的纪念版工装,很漂亮哦,按户发放,也就说,你家孩子、老婆,都会有!”
  “哗啦啦……”
  看村里汉子光是憨笑,村长连忙带头鼓掌。
  “好了,耽误十分钟,现在只剩下二十分钟换衣时间……”
  老孔话未说完,便看到村里汉子拿起粗布麻衣,找个墙角就开始更换。
  “小心着凉……”
  “孔工,别担心,习惯了,这群人大冬天都敢在院子洗澡。”
  “冬天在院子里洗澡?日子这么难?”老孔带任务而来,闻言打量刘家屯,“似乎,方圆三十里,只有你们一个村落。”
  “是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我这个在天成当过瓦工的人晓得一些外面的变化,村里汉子除了送娃娃去县里读书,几乎没出过远门,而妇女更是没啥见识……”
  村长看到一群被蒸汽机械吸引老的乡亲父老,声音都有些发颤,“就像员工手册里说的那样,我们再不主动跟外面接轨,恐怕整个世界都会忘掉我们。”
  “原来是天成员工!”老孔举起右手,握成拳头,行一个天成标准企业礼
  村长更激动了,同样行礼,“我这次放弃海外外派名额,并申请长假,就是打算给村里抢下水利项目。”
  “这个没问题,我会向企划部提交申请,根据村子情况,安排种植产业。另外,我还会向人事部提交说明,你的长假到此结束,欢迎归队!”
  “天成天成,与你同行!”
  …………………………
  “天成天成,与你同行!”
  东山大地上,荒野中,田地中,堤坝旁,无数村落外,回荡着清晰而又嘹亮的开工号子。
  而蔚蓝天空中,数百架航拍无人机清晰的记录下这一切。
  与此同时,华夏首部,有关水利的史诗级古装电影,开拍!
  名曰:大运河!
  “真是一场足可载入史册的超级工程。”
  于总脚踏烂泥,行走在藤州蟠龙河支流的岸边,看到数以万计,卖力搬运碎石渣土,清理河道的男男女女,还有来回奔波的庞然大物,感觉有点怪异的同时,又发出深深感叹。
  葛小天低估了自己在天成商会的影响力。
  一年过去,最先跟随天成出来闯荡的企业,无不是济市排名前五十的大型集团,哪怕昔日上不了台面的驴肉馆,现在都成连锁餐饮。
  在这种前提下,会长掏八十亿搞水利,后续还涉及航道、货运、种植、养殖……天成商会会员哪还坐的住,要么寻找村子合作,要么捐钱获取商会待遇。
  天成会员已经遍布东山,大大小小加起来数千家,大的掏上几百万,小的拿出几万块,凑吧凑吧就是几十亿。
  另外,葛小天也低估了葛百亿在东山的号召力。
  无数暂时没能加入天成商会,或者之前不打算加入天成商会的企业,眼看天成产业链即将跟随水利工程来一次脱胎换骨,全都有了新想法。
  还有就是,葛小天低估了上级'抓住机遇迎发展'的决心。
  本来就是南水北调,为了开发水利,现在有企业家带头捐钱,资金不缺,人力物力不缺,那还不得一次搞定?
  所以,没能揽下海外工程的三建、六建,以及位于南河的七建,纷纷加入该项目。
  轰轰烈烈的一次超级水利大会战!
  为此,东山电台、华夏电台、东山临近省份的电台,对此进行多地采景和报道。
  而各大报纸,尤其是华夏日报、民报,也给予各方面肯定和鼓舞,以及对某人和东山企业家的夸赞。
  直到这时,于总方才松口气,“我看谁还敢动他!”
  ………………………………
  而那个他……
  此刻正在京城李首富西苑老宅吃瓜。
  “还别说,无仔的就是甜!”
  李首富有些担忧,“转基因,没事吧?”
  “我自家培育的,又不是海外那些绝种基因,没问题。”
  李首富这才吸溜一口,“确实甜。”
  “我说老哥,你活的也太谨慎了吧?”
  “没办法,上年纪了,谁还不想多活些日子。”
  “啧啧……”
  “老弟,看你海外项目搞得不错,怎么样,之前咱聊过的事,考虑考虑?”
  “什么事?”
  “我在南洋的产业啊,我最近真感觉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上北美对咱华夏再次收紧,那边排hua严重,甚至打砸抢,我有点扛不住了。”
  “有这么严重?”
  “可不是么!”李首富摇摇头。
  葛小天认真思索一番,“南洋实在是太远了,我在建福的项目尚未开展,无法当做后勤和跳板,从你手里接过来,估计还不如留在你手里合适,毕竟我在那边没什么人脉关系。”
  “那我再抗一段时间。”
  “老哥,冒昧问一句,接盘需要多少资金?”
  李首富仔细想想,“我不瞒你,我在那边确实遇到困难,资产缩水,如果去掉其他人手里拥有的股份,再减去缩水的部分,转给外界怎么也要两百亿富兰克林,我一百五给你。”
  “……”
  不愧是混国际的!
  缩水后再去他人股份,还剩下一千两百亿红钞……
  葛小天摇摇头叹息,“恐怕我吃不下。”
  “没事,你可以分期付清,五年,十年,二十年都行,我如果不幸走了,就帮我照顾儿子。”
  “原来您是这个打算。”
  “年纪一大,想的就多,前段时间英格兰女王邀请我去做客,你说我能不明白什么意思?无非就是给他们投资点什么,撒点钱,真当我傻。”
  “香江那位跟您一个姓的,是不是去了?”
  “咦?这么隐秘的事,你都知道?”
  未来人都知道!
  葛小天在心中嘀咕一句,开口解释道:“我在香江有人。”
  “你可别去趟浑水。”
  “晓得,我有钱就捐了,要么修地铁,要么修水利,要么搞新能源,谁都知道我老葛很光棍,大不了不玩了,买个荒岛,钓钓鱼,老婆孩子过一生。”
  “呵呵!”
  李首富很明显不信,“坑沈志鹏五个亿好说,被你打再狠,有银座这个招牌,他都能依靠地铁赚回来,但李薇不行,在东山没根基,又被你和沈志鹏针对,拿出五个亿,卖掉楼盘能收回成本就已经很不错。”
  “他们能干嘛?揍我?就跟我怕他们似的!”
  “呵呵!”
  “能不能别这么笑?”
  “那你跑京城来干吗?!”
  “咱哥俩关系好啊,老铁了!”
  “……”
  “老哥啊,说件事,既然你打算长住京城,不如帮我个忙呗。”
  “能帮绝对帮。”
  “帮我运营新能源补给站。”
  “这事?”
  李首富都打算退隐了,很明显不想再掺合这种干系重大的项目,闻言有些迟疑。
  “你放心,你在南洋的项目,我保证两年内接盘,只要没啥大变化,不会低于一百五十亿富兰克林。”
  “你真是让我为难啊!”
  李首富没有急着点头,而是起身在遍布桃花的院子里踱步数圈,“这跟你在东山对阵华夏石化不一样。”
  “我明白,百分之十红利股。”
  “我还以为送我百分之十股份呢。”
  “这可是关系未来新能源的项目,必须全部抓在我手里。”
  “明白,开个玩笑。”
  李首富沉思片刻,“给我说说计划?”
  “我打算走海油路线。”
  “我去,还是老弟路子野!行,只要你能获得海油支持,我答应帮你抗住华夏石油和华夏石化方面的压力,当然,只限北河!”
  “还是老哥能量大,我以为只是京城呢,没想到是北河!”
  “百分之十红利股就算了,我不差这点钱,这样,你给我来个tua的终生免费养护服务,怎么样?”
  “那我还是给你红利股吧,百分之二十!”
  “免费养护!”
  “百分之三十!”
  “前期铺设能源补给站,这项目肯定亏损,你给我再多红利股,也只是一张合同,有个卵用?免费养护,要不然我就不干了。”
  “好好好,多大点事,您这么有钱,缺养护费么?”
  “呵,我专门问过,我这给tua养护一次,比民航客机大修一次都贵!”
  “正常,民航才几个引擎,而我的tua可是三个大的俩小的,还有稳定系统,新能源模式!再说,民航引擎防水防震吗?我这个都防爆,航天级!”
  “不都是个车吗,我又不开着它去太空!”
  “早晚会的,真的,相信我,记住咱俩今天的谈话!”
  “我信了你的鬼!”
  李首富说着,看看时间,下午五点,“今晚吃点啥?”
  “不了,我要去见我爷爷!”
  “……”
  …………………………
  爷爷不是葛小天相见就见,需要等到六点半。
  离开李首富西苑豪宅,帅渤领着跟其学习的宝强跑来迎接。
  前者还好,做了大半年董事长,养出老板范,除了帅头发的动作有点奇怪,其它都正常。
  但后者咧嘴一笑,再加个:“老板!”
  葛小天瞬间有种化身'李成功'角色的错觉,“你,能不能安静点!”
  宝强眉头一拧,“老板,我才说俩字!”
  “好吧!”
  葛小天拉开tua后背的SG,插入帅渤递过来的光盘,查看望京规划。
  “37栋楼!”
  “老板,有问题?”
  “问题很大!我问你,咱在望京的产业定位是什么?”
  “公寓,白领,商业,后期是照顾上班族,开启租赁模式。”
  “对啊,你把建筑搞这么密集,整的跟经济适用房似的,档次呢?”
  “老板,全产业都是您做的规划,这次让我来,没经验。”
  “推倒,重来,我只要三到五座,座,不是栋!三到五座地标性建筑物,如果天气好,无论京城机场,还是京城这边,站在高处就能望到我这几座建筑。”
  “超高层?”
  “咱现在是特级资质,怕啥?又不是京城,望京没什么限高,而咱的构筑技术……毫不客气的讲,建筑设计研究院做出多高图纸,只要合理,咱都能搞定!”
  “资金?”
  “我缺钱么?”
  “那我回去再跟设计研究院沟通沟通。”
  “想标新立异,就不要怕砸钱,早晚能赚回来。况且,你这是天成第一个主打全套智慧家居的新品牌,跟星月湾一样,搞祥县的时候,我没钱都敢砸,更何况现在咱不差钱?”
  “嗯!”帅渤重重点头。
  葛小天看向咧嘴憨笑的宝强,“学的怎么样?”
  “还得练。”
  “拍部电影吧,疯狂汪星人,去尼奥布拉斯,帅渤的剧本。”
  “我抗议!”
  葛小天话音一落,帅渤顿时不乐意了,“老板,这部电影必须我拍,我监制,我主演,甚至我可以自己投资。”
  “梦想?”
  “嗯!”
  葛小天仔细思索,看看望京项目进度,“也可以,凑巧放长假的小明星童影归来,可以接替你,三个月能不能搞定?”
  “可以可以,我改了剧本,不是之前那种幼稚剧情,而是很有深度,很有内涵,又纯粹的惹人发笑的故事,借助飞碟体育馆拍摄……只是,狗不好找。”
  “好找,有个妖,领着一群小妖帮你拍,就怕吓到你。”
  “???”
  葛小天没多解释,而是拿起新剧本翻一翻,“凑巧大憨也在尼奥布拉斯,很适合你这种人物稀少,以动物为主的电影,无论配音,还是角色扮演,都能担任。”
  “我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可以加几个熊星人,做汪星人的敌人!”
  “好点子!”
  这时,tua停在华夏会堂前。
  几位便衣和绿衣上前检查……
  “那我去看我爷爷了!”
  “……”
  ……………………………
  此次会见,有祝老,万老,以及三位陌生老爷子。
  这次应该算召见,早在揽下跨海工程的时候,葛小天就收到通知,只不过没日期。
  这次凑巧来了,那就大摇大摆走一趟……
  敢惹我?
  看我来哪了!
  葛小天当即取出新一代带有拍摄功能的智能一卡通,来上一张,再来上一张……
  绿衣没阻拦,应该没啥事。
  上传百晓通平台……
  葛小天没理会网友反应,快步迎上几位老人家。
  “爷爷好,爷爷好,爷爷好……”
  “真是好孩子!”一身板硬朗的陌生老者夸赞道。
  另外两名陌生老者纷纷点头。
  而祝老和万老却不以为然……
  那是你们没遇到事儿!
  万老指指座椅,“干嘛?跟我比身高?”
  “不敢不敢!”葛小天连忙坐下。
  “之前让你来,是打算咨询施工标准,现在都当做暂行条例发下去,已经没什么事。不过,有件事,我们想问问你。”
  “您说。”
  “那艘铁疙瘩,你能帮忙引渡回来?”
  葛小天知晓是哪艘,被土鸡国扣留两年,交了十亿富兰克林的那艘。
  像自家改造的那艘,完全没什么意义,交给华夏也是当做废铁,而被扣留的哪艘才有真技术,只是不知道被土鸡国拆掉多少。
  “我听说最近北美又收紧了。”
  “是啊,我们不方便出面,只能靠民企。”万老说完,看向三位陌生老者,“其实,这几位是海部领导。”
  “您好您好!”
  “无需客气,坐下说话。”
  葛小天拖动椅子,趁机思索。
  他压根不敢暴露跑到欧区东部,已经玩上轰隆隆和嘎啦啦,进入战役模式的农七九。
  所以,就要借助……
  可那边除了法國希尔顿集团,咱也没熟人。
  希尔顿肯定不愿掺合这事,也不会掺合……
  最重要的是,土鸡后面是北美。
  “我试试,但不能保证成功。”
  “有啥难处?”
  “没难处!”
  “真是好孩子!”最先开口的老者,再次感叹,并拿出一份文件,“郑和下西洋项目,我听说了,应该缺一套通行证。”
  “谢谢领导!”
  ………………………………
  离开华夏会堂已是深夜。
  聊到那么晚,肯定要吃饭,跟老者吃饭,肯定要喝点小酒……
  再说,葛小天不是小孩,而是修水利的华夏首富,足够引起重视。
  之后,tua驶入会堂旁边,大剧院西侧的四合院。
  自家在京城有了产业,肯定要搞个办事处。
  选一座比较大的院落,也可以办公居住两用。
  由于暂时没什么业务,办事处只有三名员工,一冠军剑士,两名总部外派经理。
  葛小天洗把脸,示意两名经理把整理好的海油资料送上来。
  不过他知道,准备再齐全,到时候也要随机应变。
  海油入市,可不是小事,而是两桶变三桶。
  “老板,我建议您先看看网上。”
  “怎么?是不是网友们被我的照片给震撼到了?”
  “不是,是……您看看再说吧。”
  “嗯?”
  葛小天仔细回忆,感觉最近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
  索性打开SG笔记本,进入百晓通论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前段时间的旧新闻,也就是KS集团董事长蹲铁窗。
  随后便是……
  KS集团董事长为天成拿下跨海大桥的黑幕……
  英格兰承建方明确表示:看到KS集团董事长与天成董事长密会。
  数家海外投资集团表示抗议和职责天成不守规矩!
  南云报社:天成,建筑业耻辱!
  “草,神特么耻辱,先把这家报社给我安排了!小爷拿工程可是全凭一张嘴!”
  “老板,海外那边,我怀疑是南棒子新董事长扛不住民间反对咱们承揽跨海工程的压力,故意搞出这种消息。”
  “这还是咱华夏的论坛像,恐怕南棒子那边已经闹翻天……”
  “那咱?”
  “我的八十万水军何在?连接翻译机,远征南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