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建造狂魔 > 第578章 葛小天的茶、地铁项目进行时

第578章 葛小天的茶、地铁项目进行时

 推荐阅读:

  沈志鹏被葛小天整的失眠。
  而李薇被沈志鹏整的更是失眠加难受。
  枣市新城通往西侧枣市火车站的道路只有一条,也就是当初葛小天向薛大领导讨要的那条煤渣路。
  虽然这条路被施工机械和运输车几乎碾成沟壑,天成也弃之不用改为航道运输,但它却是东山建联与海外投资集团的唯一后勤通道。
  并且,随着附近几条高速通车,煤渣路连接国道,再连接沂蒙山区华夏联合水泥厂,并沟通济市、济府、徐城等物料市场,其作用变得愈发重要。
  原本这条路从西侧延伸而来,先到东山建联工地南侧,再到海外投资集团工地南侧,谁都没考虑过会有人把道路截断。
  但前段时间,她与沈志鹏约定一起向南发展,以至于这条留在原地的煤渣路,就变成从东山建联工地中间穿过。
  沈志鹏忽然搞上一圈墙,别说海外投资集团的运输车,就连住在西边宿舍区的员工,都要绕行七八里才能抵达工地。
  再修一条?
  也不是不可以,但没有东山建联帮忙,就代表海外投资集团自掏腰包。
  并且,运输建材建料好说,随便修一条临时道路就可以,但连接社区,考虑到未来发展,肯定不能再修煤渣路,否则怎么吸引购房客户?
  本来这些事应该找枣市新城市政,可当初入驻新城项目,薛大领导只许诺一条一级公路,用于枣市新城连接西侧火车站附近的国道和枣市老城区。
  而这条新城主干道,却因为天成捐钱,交给大泰路桥。
  凭双方现在的关系,天成除非傻掉,才会给竞争对手通路。
  李薇翻来覆去折腾到清晨,闭眼睁眼,再次醒来同样是中午。
  坐在床头跟辰东海打电话商议许久,最终起床洗漱化妆。
  她要找那个黒老二聊聊!
  虽然双方是竞争关系,但辰董说了,拿出某些条件,事情总会有转机……
  ……………………………
  其实葛小天昨晚也失眠了。
  或许全鸽宴太补,或许被老沈气急败坏的模样笑岔气,也或许跟胖秀聊太久,这一觉直接睡到中午头。
  “老板,沈志鹏到访。”
  “就说我回老家了。”
  葛小天编辑一条昨晚因睡着,没能发送给李秀秀的笑话:
  “去年冬天,有俩北美佬去尼奥布拉斯旅游,误闯进野生森林,被一只黑熊追着跑,结果逃亡途中不小心撞翻毛子的帐篷,醉醺醺的毛子肯定不买账,于是追上去就是一顿暴打,事后,其他毛子问北美佬战斗力如何,该毛子说:前两个北美佬是真的弱,但后面那个穿皮衣的还算有两下子……”
  “哈哈哈,这是真事吗?”
  “你猜?”
  “我要去尼奥布拉斯旅游!”
  “也好,带五头小粉猪去熟悉熟悉,顺便建造古风文化产品需要的商铺。”
  “你不去啊?”
  “天太冷……”
  “嗯?”
  “不是,我太忙。”
  “你不是说枣市新城项目进入装配式施工环节后,很快就会竣工么?”
  “是啊,差不多能提前一个月,预计五一小长假开盘,但是,我要修地铁,哪怕今年完不成,也要做出点雏形,要不然怎么吸引客户?”
  “好吧……”
  聊上几句,葛小天起床洗漱,工程指挥部负责人再次跑来,“老板,沈志鹏还没走。”
  “不就是吃他几顿饭么,至于么!”
  是吃几顿饭的问题么?
  主管张张嘴,连忙将念头憋回去。
  活生生的前车之鉴实在是太多了,比如高松。
  那位天娱董事长已经在非洲呆了大半年,有人甚至怀疑自家老板把这事给忘了。
  他可不想被遗忘在珠峰,或者极地养鱼场……
  “老板,我把他劝走?”
  “算了,凑巧我要跟他聊聊徐城项目。”
  魏长丰投奔魔都商会,打算借助老沈扩展东山市场,如果天成给老沈点好处,比如卖给老沈一块徐城星月湾附近被自家早早买下的地皮,并允许老沈依靠天成配套设施发展银座,这就等于拿魔都商会的兵,攻魔都商会的城。
  而老沈的摊子铺得越大,资金周转就越艰难,等天成进入装配式施工,在进度上彻底甩开济府商盟,一期现房,二期预售,独吞首批移居枣市新城的居民,那老沈房子就有可能卖不出去。
  预期投资连本钱都无法回笼,济府商盟资金链就会断裂……
  对超级企业来说,资金链断裂,就代表无数麻烦,比如银行贷款。
  为了解决危机,老沈忍痛割肉,开始抛售资产……
  再一个就是,徐城星月湾被魔都商会下绊子,那边压根就没配套设施。
  当然,需要葛大老板找份托词,让老沈相信那边没问题。
  …………………………
  葛小天洗漱过后,赶往天成指挥部。
  走到门口,远远便看到走下越野皮卡的李薇。
  “李总?这是跑我这赶中午饭呐?”
  “葛先生,又见面了!”李薇这次要比之前热情许多。
  葛小天面带微笑,落落大方的与对方握握手,“里面请!”
  沈志鹏正坐在大厅内品茶,看到俩人走进来,似乎忘记昨天与李薇发生的不愉快,揶揄道:“怪不得现在才起床,原来……日上三竿!啧啧……葛老二,艳福不浅哟!”
  “去你的!”
  葛小天随手抓起一本杂志丢过去,“李总,请坐,这老东西,你可以选择无视!”
  李薇看俩人打闹,暗道果然,旋即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幽怨道:“两位都是业内前辈,既然关系这么好,何必合起伙来逢场作戏,欺负我这个弱女子。”
  “哈……”
  葛小天洒然一笑。
  自家人知晓自家事,双方关系好不好,问问沈志鹏就知道。
  当即转移话题:
  “李总,中午想吃什么?”
  “葛先生随意,我饭量小。”
  “那好,有请大师傅!”
  话音一落,五名壮汉抬着炉子饼子,和摊煎饼的老大爷,杀进大厅。
  李薇:“……”
  “话说,老人家的手艺真不错,是我这几年吃过的最好的菜煎饼!”沈志鹏由衷赞叹道。
  葛小天没理会这货,而是拉开抽屉,拆包天成为自家老板定制的茶叶,“来来来,尝尝我这上等母树大红袍!”
  “哦?好家伙,不愧是葛二黒,连军部接管,去年几十万一克,今年有价无市的大红袍都能搞到!”沈志鹏有些惊讶。
  李薇同样如此,“葛先生能量大着呢!”
  僧四登场,拿起茶具,开始展示绝活。
  净手、摆好器具、烫杯温壶、马龙入宫、洗茶冲泡、春风拂面、封壶分杯、玉液回壶、分壶、奉茶!
  整套动作令人眼花缭乱,又一气呵成。
  老沈:“……”
  李薇:“……”
  “喝啊!”葛小天捏起茶碗,闻香品茗。
  奇了怪哉,虽然茉莉花的味道很淡,但确实还是那个劣质味。
  难道……
  母树大红袍,确实如此?
  老沈看出大师有真本事,十分庄重的双手捧起茶碗,闻一闻,品一品,“好茶!”
  李薇饮下一口,双眼微眯,“是呢,这是一杯有韵味,有文化,充满艺术和生活气息的上等好茶!”
  葛小天微微一愣,再饮下一口,点点头,“好茶,好茶!”
  “葛先生,我看您抽屉里还有几份母树大红袍,不知能否割爱?”李薇谢过僧四的再次奉茶,情深意切的询问道。
  “不好办啊……”
  葛小天说到一半,悠然看到僧四疯狂打眼神,那意思似乎是:卖啊!全卖了!
  ???
  自家啥时候这么牛掰了?
  竟然连母树大红袍都不限量?
  “葛先生,我买,去年二十一万一克,今年有价无市,我出五十万,买两克。”
  “一包一克,两包,也好!”
  虽然葛小天不明白自家从哪搞得母树大红袍,但他却一点都不喜欢喝。
  至于招待领导,领导自己带茶,比如于总、祝老、副董事长。
  所以,母树大红袍留着除了发霉,基本没啥用。
  (当初茶楼老板只拍了两克,全用在首次招待九所的宴会中。而葛小天的母树大红袍……其实就是劣质茉莉花,只不过道一等人知道这事后,主动把事压下来,继续忽悠自家老板。而葛小天两个时空都没喝过母树大红袍,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证实这是好茶,哪怕自己喝着难喝,也不由得相信这就是真•母树大红袍。)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两克母树大红袍卖出百万高价。
  当然,葛小天还是亏了,因为军部接管母树后,外界已经炒到两百万/克。
  李薇买去干嘛?
  肯定是送礼啊,比如南云食指、以及许多没露面的大佬。
  罪过罪过!
  葛小天收好银行卡,示意僧四去开发票……
  假的?
  不,他相信是真的!
  包括品茶的李薇和沈志鹏也是如此。
  估计收到礼的人,同样如此……
  葛小天刚要开口聊点别的,蓦然看到沈志鹏的手已经伸向抽屉,连忙将其拦下,“你走开!”
  “别那么小气嘛,送我一包!”
  “拿钱!”
  “没有!”
  …………………………………
  片刻之后。
  撤去茶具,摆上菜煎饼。
  葛小天一边吹热气,一边看向文质彬彬撕扯吃的李薇,“李总,不知今天到访,有何事相谈?”
  后者看一眼沈志鹏,“葛先生跟沈总关系这么好,难道不知道我的来意?”
  葛小天跟沈志鹏的关系就差互相biubiubiu,不过,他倒是知道柏琳墙的事,“路啊?”
  “葛先生,辰董愿意以去年的采购价,与天成签订一年燃油供需合同,还望葛先生能将捐建的新城主干道,连接海外投资集团的片区。”
  听到这,沈志鹏啃菜煎饼的动作一顿,顿感不妙。
  修一条路花不了多少钱,撑死两个亿,他之所以砸五个亿修高速下道口,主要还是为了连接地铁项目,和堵死李薇后路。
  如今李薇找到葛小天,如果后者同意,那他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
  不过,接下来葛小天的回答,却令沈志鹏松了口气。
  “抱歉李总,我对燃油供需合同不感兴趣。”
  “您在各地的项目,全都燃油告急……”
  “不劳李总操心,我只有解决办法。”
  李薇叹口气,暗道只能自己修了,先修临时道路用于运输,然后等大泰路桥修好主干道,再铺设连接前者的柏油路。
  可这样一来,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时,葛小天忽然站起身,提提裤子。
  “李总,我有个大宝贝,不知你想不想瞧瞧?”
  看其动作,李薇瞥一眼坐在旁边的沈志鹏,俏脸一红,“葛先生,咱可以晚上么?”
  “嗯?”
  葛小天满脸懵逼,晚上去看TBM盾构机?
  虽然地下黑咕隆咚,白天晚上没什么区别,但项目刚开始,TBM盾构机还没完全钻进地底,白天要比晚上看得震撼。
  沈志鹏担心计划,没注意俩人聊啥。
  李薇看葛小天发愣,抓起小包就向外走,“我回去准备准备。”
  “???”
  看TBM盾构机而已,你准备个球?
  拍下来?
  “咳咳,李总,没事,不用准备,咱现在就过去。”
  “啊?”
  葛小天拿起安全帽,穿上胶靴,又让人送来一套小号防具,“走吧。”
  李薇仿佛明白什么,脸色更红了。
  沈志鹏看俩人要离开,连忙追上来,“干嘛去?”
  “看大宝贝!”
  “嗯?”
  老沈没乱想,他可是知道天成工地上处处都是宝贝,要不然他也不会三天两头往这跑。
  并且,他还真学去不少方便施工的小法们。
  比如塔吊上砖模架,一次一垛,无需工人操作,叉车送,塔吊自卸,只要看过,回去就能造。
  比如散装水泥运输车,无需人工搬运,直接用管子吹进,或打进搅拌站,远比袋装水泥更便捷,更安全,更环保,还能节省编织袋……
  现在听到葛老二又要亮宝贝,沈志鹏撒丫子就往外跑,比李薇都积极。
  …………………………
  有李薇在,葛小天没法跟老沈聊徐城项目,不过,有老沈在,忽悠李薇就容易许多。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不对啊!
  沈志鹏的敌人是我和李薇。
  我的敌人是沈志鹏和李薇。
  李薇的敌人是我和沈志鹏……
  嘿,玩三国呢?
  葛小天回头瞧瞧不说话的俩人,感觉还挺有意思。
  而乘车转过北部山脉西麓,李薇看到巨大无比的龙门吊,和摆在道路两旁养护的隧道瓦片,脸色瞬间变了。
  “葛先生,这……这是地铁?”
  “李总见识不凡,竟然知道隧道瓦片。”
  “不是,葛先生,您在这修地铁?”李薇的声音都走调了。
  葛小天虚压右手,示意对方坐稳,“修个地铁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沈志鹏知晓地铁的事儿,一点都不惊讶,反而有些担心他堵死海外投资集团社区的计划。
  看葛老二这意思,似乎打算也卖给李薇高架下道口……
  '那我五个亿,和修建柏琳墙的费用,岂不是白花了?'
  '这还不如当初暂时放下恩怨,跟李薇联合在一起,各出一半资金,共同修下道口呢!'
  '这么说……特么的,葛老二竟然要赚两份五个亿!'
  几乎同时,李薇也明白这个道理,猛地看向沈志鹏,“你俩不是一伙的?”
  “谁跟他一伙的!”老沈现在连掐死葛小天的心都有了。
  “那你……”
  “我……”
  “咳咳!”
  葛小天咳嗽一声,狠狠搂住同坐越野车后排的沈志鹏,“李总,我俩是一伙的!”
  “你走开!高架下道口的合同,作废!”
  “老沈啊,签订合同时,你担心我坑你,提出的要求和注意事项极其苛刻,并列出各种违约金,总额高达十个亿,这可是双方责任制,我违约,我要掏钱,你违约,你也要掏天成因承担责任产生的项目违约金,同样十个亿。”
  沈志鹏微微一呆,旋即想到什么,跟李薇对视一眼,眼神一亮。
  “是啊,你两家可以共用一个高架下道口,但两座双子桥是我的,高架桥在蟠龙河的南岸,地铁却在蟠龙河的北岸,距离你们两家社区足足五里地……你说,如果禁止公交,甚至禁止机动车上桥,或者……修桥要钱啊,要贷款,贷款怎么还?不如交给枣市路政搞个过桥费?这可不犯法!”
  “葛老二,你的心,真黒!”
  “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让你们俩家,一家一个下道口,地铁是我的,想用就掏钱!”
  “……”
  老沈怒极而笑,“够直接!”
  商议中,皮卡进入地铁工地,缓缓停靠。
  眼看俩人又要打起来,李薇担心殃及池鱼,慌忙跳下车。
  然而,还未站稳,面对一大群壮汉的凶恶目光,恍惚中脑海里蹦出珠峰俩字,又犹如惊吓过度的兔子,慌忙蹿进车。
  葛小天:“……”
  沈志鹏:“……”
  “沈总,李总,是修,还是拿违约金,又或者打官司,咱今天把这事定下来。”葛小天知道李薇抽烟,也不避讳,点上一支,拇指搓动食指,示意俩人麻溜的。
  “葛先生,我需要打个电话。”李薇只是代言人,根本做不了主。
  “嗯,好好想想,这可是地铁,目前是单线开工,需要一年开通,但如果双线施工,或者多点施工……速度可就快了!”
  葛小天推开车门,踏上地铁工地。
  李薇还未下车打电话,看其离开,面向后座,苦笑道:“沈总,何必呢?”
  沈志鹏已经打算很李薇撕破脸,冷哼走下车,“先管好你自己吧,咱这事没完!”
  ……………………………
  修地铁,耗时耗力耗钱。
  这不只是因为机械贵,铁轨贵,设备贵,机车贵,还有施工。
  TBM盾构机,简单形容就像一根带有橡皮擦的铅笔。
  铅笔沉入基坑,横躺在土中,橡皮在前方旋转,先把隧道路线上的泥土磨碎,然后将三分之二的渣土挤压到通道四周,再将三分之一的渣土通过内部运送带,运到地面。
  当然,如果是岩层,可能需要全部运出,而如果是松软土质,恐怕要重塑土层。
  铅笔顶端的橡皮擦,每前进三十公分,或者三十五公分,需要停止前行,依靠搬运到内部的瓦片,为刚刚挤压的泥土,搭建O型管道。
  这三十公分或三十五公分的距离,算上搭建通道,整个过程需要一个小时。
  另外还有防水、防渗、检查、调试……
  加上前期勘探、测绘、技术分析、施工方案探讨……
  这就造成单公里隧道的造价居高不下,哪怕天成依靠系统,每公里也要投资五千万。
  当然,与大都市动则三四亿,多则十数亿相比,这已经便宜到极致。
  投资如此巨大,不给老沈和李薇要钱,葛小天感觉有点说不过去。
  在盾构机内部视察一番,与五名地下工作者聊聊,葛小天爬出基坑,找到倭岛新干线技术团队。
  对方已经为天成培养两百名地下工程技术员和轨道工程技术员,下一批则是五百名电气工程技术员。
  嗯,很全面。
  本来没这么多人,但谁让咱有忍者呢?
  缺啥打个电话,很快就有人帮忙寻找,并办理正式手续,安排需要的技术人员直飞济府……
  “葛先生,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
  “修好就回家!”
  葛小天联系自家职业中专,今年招生即将开始,不如再开设一套有关地铁建造和地铁运营的科目……
  ………………………………
  3月17号。
  虽然李薇请薛大领导出面协商,也请来辰东海,甚至南云食指都亲自打电话给葛小天,但面对天成的强势,李薇最终拿走与沈志鹏一模一样的高架下道口合同。
  这也代表着三家斗争告一段落。
  下一次,恐怕就是开盘。
  由于老沈怒火上头,暂时没法谈徐城项目。
  葛小天就拿出挂历算算日子,分别联系葛峰同志和自家亲二叔。
  自家在黑龙省有根基,乡镇加油站改造计划进度飞快。
  但另外两省,因为没有后勤保障,谈的快,施工却十分缓慢。
  葛小天思考许久,联系葛峰同志的财务处,拿到报表和黑龙省百家新能源补给站的信息,决定前往京城,尽快搞定燃油。
  要不然,枣市新城这边,也要熄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