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建造狂魔 > 第573章 会见老沈

第573章 会见老沈

 推荐阅读:

  大过年的葛老二跑自家工地,这简直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收到消息,沈志鹏心急如焚,直接乘坐迷二六空降枣市新城工地,来不及换上胶靴,直奔项目管理处。
  刚冲进大厅,一股菜煎饼的香气扑鼻而来。
  真特么会吃!
  沈志鹏凑到会客室门窗下瞧一瞧,依稀能看到一位老大爷正守着炉子鼓捣面饼,而某个无良老二,则是坐在一旁,双手捧竹板夹着的菜煎饼,一边吹热气,一边啃的正带劲。
  哐当!
  沈志鹏抬脚踹开屋门,“葛老二,过份了啊,这是我公司!”
  “哟,老沈,来来来,尝尝新出炉的纯正菜煎饼,我专门让人到藤州请的老师傅。”
  “我不饿,你有事说事,别搞这么多弯弯道道。”
  “肯定有事,等我吃完咱再聊。既然你不饿,那就看着。”
  “……”
  眼前这货无事不登三宝殿,凑巧前两天见到辰东海,说不定与那有关……
  沈志鹏沉默稍许,平复心情,自顾自的拿起两片竹板,夹起一份菜煎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到一旁,闻一闻,咬一口,口感清脆,回味无穷……
  看对方模样,葛小天微微一笑,没再多说,专心对付手中的菜煎饼。
  他从未小看过沈志鹏。
  天成商会与济府商盟对阵大半年,现在依旧是五五开。
  这源于济府商盟在东山根深蒂固,霸占了城市资源,而天成发展宗旨一直是乡镇。
  即便天成搞出东山十五城,老沈也见招拆招,弄了个东山二十六座商城。
  如果仅仅统计商业零售,在过去的一年里,天成看似很牛掰,星月湾产业链轰动华夏,利民活动中心高达千座,但济府商盟也不差,凭借近百座银座商场,吸收大都市优质客户,再趁机推出的一路通,将营业额提升到稳压天成商会一头的高度。
  而在基建领域,仅算东山,东山建联也不差,依托银座商城打造商业社区,房地产营业额几乎与天成持平。
  当然,东山建联的利润比不上天成,仅有自家一半。
  但如此也能说明,老沈赚了不少钱。
  像拿迷二六和奢侈品tua坑沈文,拿地下银座倒手再买给老沈,这些只不过是他俩个人之间的小打小闹。
  01年华夏经济腾飞,大趋势影响下,各个企业,包括富豪榜的资产,全都翻了十数倍。
  据情报部和内线统计,济府商盟市值突破一百五十亿,东山建联总资产过三十亿。
  老沈跟天成对阵,还能跟上时代脚步,足可看出这丫的头脑有多灵活。
  现在双方在东山的实力相差无几,如果进行一场商业会战,恐怕要波及大半个中原。
  而对东山市场虎视眈眈的不只是魏长丰、魔都商会,还有西山、北河、江北等地新崛起的零售企业。
  东山物价暴跌,周围邻省的商家肯定会大肆囤货。
  东山物价暴涨,周围邻省的商家又会大肆倾销。
  无论两家谁赢谁输,等尘埃落定,局面或许还不如现在。
  所以……
  他这次找老沈的目的,是打算一次搞定。
  吃完菜煎饼,葛小天呡一口从真•大师那里顺来的苦丁茶,看向沈志鹏。
  “我锦绣川赛车项目,是你搞的鬼吧?”
  “你说呢?”
  “举报有理,我这次认了,咱明人不说暗话,我不找你茬,此事就此别过。咱们聊点别的……”
  “什么?”
  “济府商盟加上东山建联,打包卖给我,两百亿,怎么样?”
  “???”
  沈志鹏有点懵,“你认真的?”
  “是啊,我有钱!”
  “……”
  “能用钱解决的事,何必再费时费力费脑子?也好让我留出精力对付魔都商会!”
  “想法很不错,可惜……两百亿?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怎么不说把天成商会两百亿卖给我?”
  “我卖,你有钱么?”
  “……”
  “老沈,我知道你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再次被我抓到把柄,早早补齐一路通资金缺口。但你要知道,天成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现在布局已经完成,如果实行坚壁清野战略,你的产业链很快就会断掉原料补给。到时候,各个厂家无法继续生产,你的商场商城无货可卖,一个季度,济府商盟就能把去年利润赔进去,到时候再收购,或许连二十亿都不值。”
  “你就不怕我跟魏长丰联合,借助广区、江南、江北的货源?”
  “今天跟你谈收购,那明天我也能跟魏长丰好好聊聊。不怕告诉你,我在海外赚了八百亿……”
  “……”
  沈志鹏深吸一口气,却差点被嘴边的韭菜叶子呛到,剧烈咳嗽一番,“你特么真有钱!”
  “怎么样,考虑考虑?卖给我,你从此做个富家翁,凑巧我在青港搞了去一大片海景房,六折卖你几套。”
  “抱歉,我现在斗志昂扬,不想退休。”
  “斗志昂扬?啧啧,我怎么听说某人雄心勃勃收购易趣网,准备搞网购,却被北美eBay截胡,竹篮打水一场空,被气的大病一场,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
  沈志鹏没好气的敲敲桌面,“谁告诉你我被气病的?我特么割了个阑尾!”
  “割阑尾?去青山中医院啊,保你一天就能下床走路!”
  “呵,记得有个叫七条的小保安跑天成广场装死,被你们急救车送进青山中医院,最后那家伙出来,吓得天天跑医院做检查……如果我跟他一样去了青山中医院,鬼知道你们给我割的是哪个部位。”
  “……”
  葛小天张张嘴,感觉这特么没法解释,当即再次重复老话题,“老沈,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开玩笑,收购的事,你仔细考虑考虑?”
  “你就死了那份心吧,就算我沈志鹏亏成穷光蛋,也不会把企业卖给你葛老二!”
  “好吧!”
  葛小天摇头叹息,看来真要坚壁清野了!
  另外,他又在心中默算老沈的自助餐厅数量,感觉应该能容纳负责东山十五城二期县级项目的壮汉们。
  不行,还得通知下去,不能吃晚上那顿,必须中午,否则食物不够……
  要不,再跟老沈签个包场合同?
  先吃上几天,如果对方敢关门,自家再拿包场合同继续吃……
  哪怕打官司,天成也不怕。
  算了,坚壁清野,吃到倒闭,再加上新城星月湾,三维打击之下,老沈别特么跳楼了……
  对方破产不算啥,如果死了,上面怎么看他葛小天?
  打商战逼死一位超级企业家?
  而另一边。
  沈志鹏拒绝被收购后,眼看葛小天俩眼滴溜溜乱转,总感觉这货在憋什么坏水,思索片刻,决定转移仇恨,“其实,这两天我也打算找你聊聊。”
  “哦?”
  沈志鹏没立刻开口,踱步到窗前,拉开半掩的帘子,凑着夕阳余晖,指向东南侧一大片盖到六七层的商品楼,“你应该认识一名叫李薇的海外投资代理人。”
  葛小天瞬间明白老沈什么意思,“你是说,她找你谈过枣市新城项目?”
  “不,她看上的是星月湾,只不过后来,应该是你拒绝了,她又找到尔海集团、鲁齐置业、鲁N集团等几个开发商,不知用什么手段,令对方以超低价转让了这些建到一半的项目。”
  “这么说,现在枣市新城,就剩下你,我,她,三个开发商了?”
  “可以这么说。”
  “有意思!”
  葛小天同样走到窗前,“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却闯进来……”
  “我怎么感觉你话里有话?”
  “明人不说暗话,我给你在规划图上划拉划拉……”
  葛小天也不怕老沈知道东山南大门变向的后果,基础搞完,高楼并起,这已经成为定局。
  而看到南北走向,本应该横穿自家社区的双向八车道,在南四湖徐城地界改为东西走向,直通东山南大门上方,变成高架桥……
  老沈惊的茶杯都掉了,“卧槽!怪不得你当初跟薛大领导谈项目,说要赠送大马路,原来打的是这主意?”
  “不是,我当时是真心想捐路、捐地标,只是昨晚我考虑如何应对你的时候,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冒出这个念头。”
  “……”
  枣市新城规划,肯定不能乱改。
  但如果有企业愿意捐一条价值五六亿的柏油大路,谁会拒绝?
  况且有人搅局,薛大领导他们肯定也很难受,十有八九会同意市区主干道变向。
  如此一来,东山建联在枣市新城的项目,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当然,东山建联是薛大领导等人引进,肯定会帮忙解决危机,比如安排一个高架下道口。
  但路是天成的项目,这个下道口会修到哪,就像跑青山中医院割阑尾,鬼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沈志鹏面无表情的坐到一旁,思索对策。
  “老沈,其实事情很好解决,把你的企业卖给我,啥都不用愁。”
  沈志鹏沉默十数分钟,最终还是摇摇头,手拍桌面,仰天长叹……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曲作罢,沈志鹏看向葛小天:“今晚,我请你喝酒!”
  “……”
  这特么大彻大悟了,还是咋滴?
  葛小天有点迷……
  ……………………
  不多时,依旧是会客室。
  摊煎饼的老爷子被壮汉连人带车抬到星月湾,继续鼓捣之前烧煤球,现在煤球烧光,改为烧木炭的炉子……
  这半年,老爷子无需再愁生意好不好。
  估计竣工后,还能在星月湾买套小户型,又或者买套十几平方的门头店……
  如果枣市新城发展好,说不定二十年后,老爷子也是位隐形富豪。
  而腾出会客室,老沈通知东山建联食堂,整了五样小菜,水煮花生、芥末凉藕、醋溜豆芽、酸甜海带丝、葱拌咸菜疙瘩,随后又抱来一箱兰陵二曲。
  “能不能别这么抠?你一个身价百亿的大老板,请我吃这么素?”
  “这是意境!”老沈也没拿杯子,直接一人一瓶。
  “你是打算把我喝死,趁机解除危机?”
  “不就是一条路么,我给你钱,你帮我修个下道口。”
  “咱俩是竞争对手。”
  “是啊,但有第三者入局,作为东山企业家,怎么也要一致对外吧?”
  “哦?李薇跟你有过节?”
  “她没有,辰东海有。”
  葛小天微微思索,恍然大悟,“你父亲的事?”
  “他一到沈家大院,我就知道没啥好事,今天上午,我就把老宅挂了出去。”
  “……”
  葛小天拿起一出现筷子,挑粒花生米,思绪却飞快转动。
  如同老沈所述,如果辰东海支持李薇进入枣市新城,或者进入东山,对天成和济府商盟来说,都不是好事。
  因为李薇根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企业家,其身后的因素十分复杂。
  不过,对付对方,天成和济府商盟也没必要联合,只是调整部分运营方案,一致对外。
  “你打算怎么做?”
  “我啊?”
  沈志鹏闷口白酒,吧唧吧唧嘴,“说句心里话,我跟你不一样,你目光远大,你还年轻,但我都快五十了,儿子又不争气,我再怎么老骥伏枥,也没那个精气神去志在千里,我现在只想留在东山,守住一份基业,如你所说,造福一片大地……”
  葛小天一口酒还没下肚,听到这几句话差点喷出来……
  如果换成陈峰,他信!
  那老家伙除了魏长丰这个心结,几乎无欲无求,只是想要游戏人间……
  但沈志鹏……
  钟潇潇创建的网络公司,暗中收购易趣网,因北美eBay介入,折戟。
  济府商盟暗中支持三联家电进入南河,收购即将破产的上市公司,打算借壳上市,因龙天和卫华介入,折戟。
  东山建联收购陈峰的商品建工,重组十几个部门,已经杀进北河……
  这也是葛小天鼓励小明星童影,说帅渤下一步负责北河项目的原因。
  此外,老沈已经与魏长丰联合,准备围攻豪哥在南河的天豪集团。
  综上所述,老沈又说这样的话……
  这特么是用小爷的套路,反忽悠小爷啊!
  葛小天重重点头,“唉,老沈啊,确实,你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所以,帮我搞个高架下道口,再在农村包围城市的计划中,给我的商会留条活路,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正式达成和解,也让我老有所依。”
  “行!”
  你特么去死吧!
  葛小天举起酒瓶,与老沈碰碰瓶嘴,呷一口老酒,“那咱谈谈下道口的建造费用。”
  “多少?”
  “五个亿。”
  “这么贵?”
  “高架造价在那放着,单公里2—3个亿。如果设置一下一上两个口,势必要调整全线,下面还要铺设专用道、十字路口,加上隔音设施,预警设施,排水设施,防雷设施……五个亿,友情价,一点都不坑。”
  “那下道口必须建造在我说的位置。”
  “没问题。”
  “迷二六都买了,我也不差这点钱,但我需要专业团队进行核算评估。”
  “随意。”
  金桥银路,高架桥是桥,不是路。
  五个亿两个下道口,小贵,但天成拥有海外施工经验,和超高技术水准,以及独有的质量标准,任何一个专业机构,都会考虑到这些因素,往高了估。
  更何况,造高架桥的,几乎都在准备考天成中专……
  这可是葛老师的项目!
  而谈妥建造下道口的意向,葛小天也明白老沈不可能真的去对付李薇,对方只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打算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因此,他没再询问老沈如何对付李薇,反正这俩都得完。
  下道口?
  天成又不是必须修高架,只是连通双子桥而已。
  到时候给老沈修一条上去转一圈,然后再下来的O型高架桥,说不定还能成为本地特色。
  五个亿,足够了。
  天成出五个亿修路,老沈出五个亿修高架,双方再次打平。
  当然,具体方案肯定要给,圆盘道么,哪个城市没有?
  一场朴素至极的酒宴很快结束,葛小天返回自家工地。
  而在他离开一个小时后,老沈穿戴整洁,摸黑前往尔海工程部。
  不,现在这里已经被枣市海外投资集团接手。
  “沈总,又见面了!”
  大厅内,李薇起身迎接。
  沈志鹏与其客套一番,拿出葛小天手画的道路图,“李总,不知您怎么看?”
  “这是?”
  “您刚刚接手,可能不知道,枣市新城的路由天成捐建,如果天成坚持改道,薛大领导那边肯定也会同意,但对咱们来说……”
  “再修一条?”
  “再修一条,想连接西侧的国道、火车站、微县……至少五个亿,还无法连接天成星月湾,你要知道,是天成入驻枣市新城,我才决定加大这边投资,想要共享星月湾配套设施。如果不连接星月湾,那咱的房价肯定会削掉三分之一。”
  “这么说,沈总是打算连接天成的高架项目?”
  “是的,所以,在跟天成谈之前,先跟李总打声招呼,毕竟下道口连接的是咱两家项目,费用不可能只让我一家出吧?”
  ………………………
  东山南大门之上。
  葛小天嚼着口香糖,手持长筒状夜视望远镜,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果然,站的高,看的远!”
  道四有些不明白,“老板,您这次找沈志鹏到底是为了什么?”
  “先谈收购,谈不拢,那就往死里坑!主干道调整,是肯定的事,稍后薛大领导那边就会发出通告。李薇闯进来,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所以,就给老沈整了个下道口,老沈不傻,肯定会找李薇要钱,而后者为了社区价值考虑,也肯定会给,不管给多给少,那都是钱,等高架修好,却没达到预期效果,你说李薇会恨谁?”
  “恨你。”
  “……”
  葛小天吐掉口香糖,“老沈希望咱跟李薇打起来,而我却是想把他俩一块揍,就这么简单。”
  “……”
  “其实,这件事的主要原因,还是他们对星月湾配套设施期望太高,有时候,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如果他俩抛开星月湾,合力搞开发,绝对不会走到现在这种场面。”
  “老板,恐怕……你最后说的这些,要成真了!”道四取下耳机,播放录音。
  李薇的声音悠悠传来:“沈总,为什么一定要依靠星月湾配套设施呢?咱们完全可以拖着枣市新城往南跑……我对天成有过深入了解,如果咱按照姓葛的思路走,恐怕都要被坑,不如你我合资修条路,一起在外搞发展。”
  “……”
  葛小天愕然,旋即莞尔一笑,“这女人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