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洋魔法师 > 307

307

 推荐阅读:
    便在邪君长吁短叹之时,海提斯却是从地上坐了起,看着包围自己的三张亲切脸孔,海提斯突然嘿嘿地笑了起,自他出闯荡以,还是第一次绽放这会心的笑容,
  
      从光、暗、音三人身上,他感受到了,那久违的同伴之谊,
  
      分宗事件了结后,海提斯便跟随邪君等人回到了相思崖。经此一役,海提斯算是从心底认同了荒古宗的人员。在这个宗门之中,他感受到了那久违的温暖。
  
      ……
  
      相思崖,终年被迷雾所笼罩。每时每刻都在呼呼刮起的狂风,萧瑟的意味,令人忍不住心颤。便在此时,那陡峭的悬崖边上,一名少年正顶着狂风,一步一个脚印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
  
      “嘿——”那名少年一步紧接着一步,坚定地挥舞着手中长剑,就连身边何时多出了三人也未曾在意。
  
      “光,看来小海的强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啊!就凭他的这份勤奋,恐怕我们都无法与之相比吧?”见着在狂风中修炼的海提斯,音苦笑了一声,兀自低喃道。
  
      “这小子,修炼起来简直就像个疯子。”光望了一眼海提斯,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
  
      他们没理由不感到震惊,从那分宗回来,不过才三天时间,但这三天时间,海提斯除了吃饭之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了修炼当中。甚至有时候,他连饭都顾不上吃,只是一个劲地修炼着。
  
      在这期间,就连邪君见到海提斯的这副摸样,都是忍不住暗叹。海提斯的所做所为,将他这绝世邪君都给镇住了。这天下,勤奋的人他见过不少,但诸如海提斯这样,修炼起来不要命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小海,先停一下吧!宗主他有事找你!”光见着海提斯并没有停手的趋势,当即大声吼道。闻言,海提斯的身子稍稍一顿,随后手中长剑一晃,收剑而立。
  
      “光,宗主有何事找我?”海提斯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去了就知道!”光微微笑了笑,低声回答道。见状,海提斯点了点头,刚欲告辞离去,却见暗突然一步走出,低声道:“小海,若有机会,我希望能与你一战!”
  
      “额——”海提斯顿时愣住,却见暗隐藏在黑袍的目光褶褶发光,透出一股惊人的战意。
  
      “恩,我明白了,暗!有机会的话,我也希望能与你一战。”海提斯点了点头,对三人拱了拱手,随后径直朝邪君的房间掠去。看着海提斯那越来越远的背影,光、暗、音三人尽皆沉默了下来,眼中神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站住,这里是宗主寝宫,请留步!”当海提斯来到邪君房门外时,一名护卫却是对他吆喝起来。闻言,海提斯微微瞥了一眼那护卫,却见他五大三粗的,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感。便在海提斯刚想开口说话时,房内却忽然传出了一道话语。
  
      “让他进来吧,是我叫他来的。”听到这话,那名护卫神色一怔,随后讪讪地退到了一边,不再言语。见状,海提斯则没有再停留下去,在听到邪君话语后,便缓步地绕过了那名护卫,向着房间走了进去。
  
      当踏进邪君房间的瞬间,海提斯的脑中一片平静,只感到自己心中的念头也清晰了许多,思考起来圆润无比,没有丝毫的阻塞,整个人也仿佛变轻了。
  
      “这是?”海提斯疑惑地低喃道。
  
      “察觉到了吗?那是一种特殊的香味,有提神静心的作用。来,到我身边坐下,我有点事想和你说说。”邪君那不咸不淡的话语骤然响起,却是令海提斯一愣。
  
      “宗主找我,有何事?”海提斯来到邪君面前,缓缓地拉过一条椅子,小心地坐下。
  
      “那个,小兄弟,我能否冒昧地问一句,你修炼是为了什么?”邪君为海提斯斟上一杯茶,低声问道。闻言,海提斯神情一怔,却是突然沉默了下来。
  
      为了什么?这样日日夜夜不眠不休的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仅仅是为了变得更强,仅仅是为了修炼到巅峰,亦或是为了无敌于世间,称王称霸?这些,是海提斯想要的吗?
  
      “前辈,我知道你想要表达的意思,你是想让我认清本心吗?多谢挂念,我自己的心,我很清楚!”
  
      “我修炼,从来就不是为了称王称霸,亦不是为了成就巅峰的荣耀,我并没有那么大的理想。从修炼至今,刚开始是为了自己不受他人的欺凌,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之后则是为了——守护!”
  
      “我希望,身边之人不会受到伤害,我要变得更强,因为我受不了失去身边人的那种痛苦。”说到这里,海提斯一把抓起眼前的茶杯,一饮而尽。听完海提斯所言,邪君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意,低声道:“看来,是我多心了啊!”
  
      “小兄弟,我不知道日后你会变成什么样,但我希望,你能够永永远远地记住今天这番话,莫忘初心!”邪君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脸色凝重地对海提斯说道。
  
      不知是不是受到邪君影响,他的脸色也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在邪君那灼灼目光注视下,海提斯狠狠地点了点头,道:“前辈放心,我海提斯说到做到,不管日后实力可以达到何等地步,定当不忘初心。”
  
      “呼——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老实说,当你的异象现世之时,我的内心就一直揣揣不安,真的很害怕,你会和上古时期的凶魔一般,屠戮天下。”邪君这话一出,海提斯的脸色顿时一变。
  
      “前辈,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何止是有隐情,简直可以说是预言……”邪君的脸上顿时出现一抹苦笑,继续说道:“小兄弟,你应该听说过占星师吧?”
  
      “嗯,我的一名同伴,就是占星师。”
  
      “呵呵,真是难得啊!在如今的修炼界,竟然还有占星师的存在,我还以为,在上古一战后,占星师早就绝迹了呢?”邪君的嘴角不断抽动,语气似乎有点自嘲,以及一丝悲伤?
  
      “还请前辈为我解惑?”海提斯小心地问道。
  
      “上古时期,这个大陆曾经有一段最黑暗的历史。那一场战斗,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那是在一个宁静祥和的晚上,夜空突然浮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巨大黑洞……”
  
      “黑洞?”听到这里,海提斯的心头一跳。
  
      “没错,就是黑洞!刚开始,大陆的一干强者并不是太在意那黑洞,毕竟大陆辽阔,奇诡之事层出不穷。但就是这份不在意,却令我们大陆,差点毁于一旦。”
  
      “巨大的黑洞,没有什么能量波动。可不知道是在哪一天,其中竟然涌出了无数的怪物。那些怪物,最弱小的一只,甚至都可以和现在的我一较高下。”
  
      邪君说到这的时候,海提斯猛地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最弱小的一只,都能和邪君一较高低?这不是开玩笑吧!见到海提斯那惊骇欲绝的表情,邪君抽动了下嘴角,继续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在夸大其实?”
  
      闻言,海提斯并未答话,但他脸上的表情,却认同了邪君所说的话,夸大其实,这一定是夸大其实,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怪物?如果真是这样,那这片大陆,应该早就不复存在了啊?
  
      “或许你认为现在的我很强大,但放在上古时期,我这样的实力,就是最底层的修炼者。”邪君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会海提斯的震惊,继续往下说道。
  
      “那一场战斗,诸多大能者云集,最后亦不能将其毁灭干净。我方至强者,引雷境三十重的大能,与那怪物首领拼了个两败俱伤,最后双方都不知所踪。”
  
      “那一场战斗,一连持续了整整三年。三年之内,战场上寸草不生。无数强者陨落,与怪物的血液融合在一起,硬生生形成了如今的大凶之地——神泣。”
  
      ……
  
      听完邪君所言,海提斯的心头久久不能平静。不过,他的心中还存有一丝疑惑。这些事,和他有什么关系?毕竟,都是一些陈年往事,邪君找他来,该不会仅仅为了告诉他一些上古秘辛吧?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这些话,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似乎是察觉到海提斯的想法,邪君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闻言,海提斯悚然沉默,静待下文。
  
      “真要没联系,我就不会和你说这些了!这之间,由于那一场战斗并未把那群怪物彻底灭杀,所以有人专门请大陆上最德高望重的占星师,占卜了一卦。”
  
      “卦象显示,在未来的某一天,大陆浩劫必将再度来临。而一切的导火索,便是黑洞漩涡异象,再现尘寰……”说到这里,邪君深深地望了一眼海提斯。
  
      “说起来,你的样子和那些怪物也着实有点相像,尤其是你那一双,宛若红宝石般的血色瞳孔。”说到这里,邪君突然凑到了海提斯的眼前,令海提斯吓了一大跳。
  
      “咕——”海提斯深深地吞咽了口口水,满脸煞白地对邪君说道:“前辈,你……你不要吓我啊!”见状,邪君的嘴角动了动,随后举起桌上的茶杯,微微啐了一口。
  
      “小兄弟,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希望我们不会是站在对立面的敌人,而是战友,你说呢?”邪君放下杯子,意味深长地说道。闻言,海提斯将手轻轻放在了桌上,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之中。
  
      “前辈,那怪物,你们称它为什么?”
  
      “凶——魔!”
  
      简短的两个字,却令海提斯浑身巨震,随后那一双血瞳中,骤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仇恨。便在此刻,只见海提斯豁然起身,双手撑在桌上,直视邪君,一字一顿地爆吼出声。
  
      “前辈放心,我与凶魔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与他们同流合污。那些杂碎,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他们全部杀光,杀绝,一个不留!”
  
      见到情绪突然这么大波动的海提斯,邪君顿时愣在了原地.海提斯他,这是什么情况?
  
      “你难道,已经见过凶魔?”邪君皱了皱眉,低声问道。
  
      “岂止是见过,我还和他们交过手呢?那帮家伙,灭了我大宗虚元,我绝对饶不了他们!”海提斯瞪着双眼,一副苦大仇深的摸样。
  
      “凶魔现世,看来大陆又要陷入多事之秋了啊!”邪君眉头紧蹙,兀自低喃道。闻言,双方尽皆沉默了下来。片刻后,邪君视线一顿,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看我这记性。我找你来,除了提醒你注意外,还有一件事。”邪君低声笑道。
  
      “前辈请讲?”
  
      “在几天前的战斗过程中,我发觉你已经能剑气出体,但却姿势僵硬,无法做到行云流水的地步。不过因为我并不是用剑之人,对这也不是很清楚。”
  
      “请前辈指点迷津,这些日子我也发现了不足。不用元力,单靠修武的剑气,实在难以控制。本来我以为,只要我勤加苦练,一定可以熟能生巧,但却发现自己完全摸不着修炼的方向。”海提斯急声说道。
  
      “我本人并不是用剑之人,所以无法指点你,不过若你真的一心想学剑,我可以推荐你去一处地方?”邪君摸了摸下巴,沉吟了一会儿,随后轻声说道。
  
      “什么地方?”
  
      “相思崖心,三分洞内。”
  
      听完邪君所言,海提斯的眉头骤然紧锁。那里是什么地方?邪君推荐的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教导自己吗?
  
      似乎是察觉到海提斯的疑惑,邪君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低声轻语道:“何不去试试看?”
  
      闻言,海提斯神情一怔,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海提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眼中划过一道坚定的目光。见状,邪君的嘴角掀起一丝弧度。他知道,海提斯已然做出了决定。
  
      “这是个变强的契机,绝不该错过!”想到这,海提斯深深地朝邪君一鞠躬,随后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跑去。
  
      ……
  
      从邪君房间出来后,海提斯没有半点停留,一路小跑着来到相思崖边。望着眼前的险峻悬崖,海提斯忍不住猛吸了好几口气。
  
      “这崖心,真的有三分洞存在吗?不管了,试试看吧!若是没有的话,就全当修行了,就这么办!”海提斯咬了咬牙,随后一点点往悬崖底下爬去。
  
      刚开始的时候,海提斯信心满满。以他看来,凭自己元神境二变,修武四阶的实力,区区一个悬崖肯定不在话下。但直到真正去做,才发现那究竟有多困难。
  
      暂且不提耳际呼呼的狂风,就算是一般的岩壁,在后期也是令海提斯感到棘手不已。
  
      “没想到,攀爬悬崖这么困难?”
  
      海提斯咬着牙,双手紧紧地捏住眼前的石壁。由于相思崖异常高耸,所以到达崖心也是艰难万分。可以说,若是修为不到天元境御空飞行的地步,到达崖心几乎不太可能。可海提斯,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