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物也修仙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天海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天海

 推荐阅读:

  荒禁城内,有两人在这城主府内落座,品茶论道。
  风魔,天海!
  北荒两大至尊,曾经更是为仇人,不知多少次争斗,如今却在此心平气和。
  “风魔,你这老不死的什么时候入轮回?天云神树本是我幻云宗之物,已经被天云宗强占了百万年。”天海是一名儒雅中年,噙着淡淡笑容,望着那五尺老头。
  风魔淡淡一瞥,“你也知道那叫做天云神树,要我说,幻云宗也别老僵着了,早点认祖归宗,我还能指点你一二。”
  天海手指微颤,淡笑道:“老不死的,你都快死了,嘴还这么毒!”
  “认祖归宗,就算认祖归宗,也是你风魔认我为祖,天云认幻云为宗。”
  风魔也不在意,咧嘴笑道:“谁为祖,谁为宗暂且不谈,要不然,咱们两个老家伙现在就把天云宗与幻云宗合并,老子我倒想看看,谁做主?”
  天海冷哼一声,修真者终归是强者为尊,就算天云宗与幻云宗合并,估计也是风魔做主,天云宗风魔这五个字,可是镇压了十大星域数万载,近乎没有哪个至尊愿意与这个老混蛋为敌。
  这家伙本身便是混账,两万年前不过是因为弟子争斗,这老家伙直接跨越星空杀向了另一大三品宗门,拆了人家的山门,毁了数百座山岳,若非十大星域四五位至尊相劝,阻拦,这老家伙就砸了人家的传承之地。
  “你这老不死的少在这里吹嘘,距离十万年大限,你还剩多少你我都清楚,天云宗青黄不接,李玄道那小子更是不成器,待你坐化后,我倒看看,天云宗灭,还是不灭!”
  “莫说是我幻云宗,十大星域的那些大宗便足以覆灭天云宗了,你也莫要说我天海落井下石,天云神树,天云幻云本就同根同源,我总不能看到天云宗的传承,神木被他人夺去。”
  天海冷笑着,一针见血,天云宗的困境十大星域尽知,多少大宗此刻不愿招惹风魔,便是为了等风魔大限而死。
  天海还想说什么,讥讽几句,骤然,风魔的脸色变了。
  虚空如山,他身遭桌椅,乃至整个院子悄无声息便被震为齑粉,随后化为虚无。
  天海心中骤震,神色警惕的望着风魔,暗暗以为风魔被他讥讽的恼羞成怒,要动手了。
  以风魔的实力,揍他一顿还没什么太大压力,最重要的是,以风魔过往的行事风格,这老家伙绝对能做得出来。
  就在天海以为风魔要动手时,风魔身前的虚空骤然震颤,化作齑粉,露出其中黑暗,风魔理都不曾理会天海,直接入其中。
  直至风魔身影消失,城主府才恢复平静,天海望着周围的平地,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老不死的,抽风了?”天海轻喃一声,望着之前被风魔震碎的虚空,眼中泛起疑惑,“看摸样,似乎去了荒土禁地。”
  ……
  禁地荒山连绵,褐岩化虚无。
  秦轩身裹在黑龙之中,那老者赫然已经在此动手,只见他手中浮现出一把墨色染着星芒的锤,伴随着老者祭炼出此物,一锤之下,虚空都被震为虚无,与此同时,秦轩身后的虚空便破碎,只见那星芒万丈的锤子赫然落在了魔龙上。
  轰!
  又是数里之地破碎成齑粉,秦轩借此之力,更是直接跨越了十数里之地。
  “仅仅一点至尊念印记,便能挡我墨星锤,风魔!”老者脸色阴沉,心中不再平静。
  他望着秦轩离去的方向,知道秦轩打算做什么。
  “便是你逃到那一处,依旧要死!”老者脚下一踏,带着那少年跨越虚空,出现在秦轩身后,手中墨星锤再次轰击。
  秦轩如若流星飞出十数里,他在至尊念印记之中安然无恙,任凭四周大地裂开,震灭成虚无,他却依旧稳如泰山。
  偶尔,秦轩余光会掠过那不断前进的星河宗至尊。
  大乘至尊啊,想他前世,仙凰遗迹,天云宗大劫这等盛事方能看到几位,如今,他不过是入禁地淬炼神识,竟然也能遭遇到至尊杀劫。
  秦轩心中微微泛起波澜,幻天至尊,幻云宗天海至尊,雾家三大至尊,再加上这星河宗至尊,他才入修真界之中不超过半年,便遭遇到近乎六大至尊,而且每一至尊都想他死。
  即便秦轩,也不由自嘲一声,想他前世,这些至尊连敌他一掌的实力都不曾有,如今却追杀的他落荒而逃。
  又是一击重锤砸来,秦轩动金鹏身,借冲击之力,再次向远方逃去。
  足足三锤,秦轩身上那至尊念印记近乎沦为虚无,萦绕在秦轩身后。
  “小子,看这次,你如何逃?”老者至尊声音从天地之中传来,秦轩更是猛然踏步,他立于一座荒山之上,神色冰冷。
  在他脚下,一座足有千丈的怪山,老者早已经出现在他身前,虚空凝固,封锁他所有退路。
  秦轩淡淡的望着那老者,“你杀不得我!”
  他身上,有纹络亮起,每一条纹络之中,都仿佛隐藏着无数细密的符文,如隔绝一切。
  秦轩手指微点,赫然点入脚下之山。
  “找死!”星河宗至尊眼中展露出杀机,他不知秦轩要做什么,有何底气,但他决不允许再出什么变故,若风魔真杀来,对于他而言也是天大的麻烦。
  霎那间,至尊念化作浩瀚星光,每一道光芒有足以洞穿一切,秦轩身上那微弱的至尊念印记在这一刻赫然爆碎,有星芒冲入他识海之中,湮灭在帝念内,但至尊念早已经可如实物,一念裂山川,秦轩的七窍赫然间便有血溢出。
  那墨星锤在这一刻更是赫然轰落,秦轩迎面这必死杀局,却不由轻轻一笑。
  “我说过,你杀不得我!”
  他七窍染血,却依旧不曾有半分畏惧,就在那墨星锤直接落下,仅仅是威压,秦轩周身便有脆响,不知多少骨裂,若这一锤落下,可以想象。
  轰隆隆!
  就在这时,秦轩脚下的山岳动了,一声怒吼如震乾坤,裂天地,光是这怒吼声,便将那墨星锤的威压冲击成虚无,便是秦轩在这怒吼声之中动印决,护住七窍周身。
  只见秦轩脚下,千丈山岳赫然化作一尊巨人,巨人只是抬手,便拍飞了那墨星锤,在那星河宗至尊面露震骇之时,秦轩却浑身染血的露出笑容。
  “这家伙愚笨了些,毕竟石头所化,我倒想看看,接下来,是谁逃?”秦轩的声音淡漠响起,他擦拭着身上血迹,就盘坐在这千丈石人的头顶,望着这身下千丈山岳所化巨人。
  北荒禁地九大守护生灵之一,裂星石魔!
  千丈巨人,近乎三千多米高,身躯就仿佛是一座座山岳演化而成。
  在这三千多米的高度,八尺男儿就如同蚂蚁一样。
  裂星石魔一双眸子如若死寂恒星,注视着星河宗至尊与那少年。
  “怎么可能!裂星石魔沉睡了数十万载,区区一介化神,竟然能让裂星石魔从岁月沉睡之中醒来!”老者脸色惨白,心中起滔天巨浪。
  在那裂星石魔苏醒的那一刻,他四周天地就仿佛是凝固了一般,方圆万里的大地上重力近乎翻增了百万倍,便是合道大能在这万里内,也寸步难行。
  骤然,裂星石魔发出一声怒吼,声音如摧天地,前方连绵山峦赫然间便爆碎,被这声浪震灭成漫天碎石。
  与此同时,裂星石魔也动手了,他挥舞着数百丈的手臂,向那星河宗至尊拍去,就仿佛是在手拍蚊虫。
  那星河宗至尊猛然爆喝,他直接要裂空而行。
  “虫子,死!”
  自那可吞山河的巨口之中缓缓浮现出三字,一双石眸落在那星河宗至尊之上。
  虚空裂开,旋即,整片虚空都垮塌了,形成乱流,使得那星河宗刚刚踏入进去的脚步当即折返,满面冷汗。
  “老朽并非有意惊扰禁地生灵!”星河宗至尊开口,他望向那遮天石手,体内至尊力席卷而出,伴随着老者至尊念动,无量星光凝聚,从他身躯之中腾起,一道道星光如若星矛,可破碎山河,可洞穿日月。
  一道道星光冲天而起,足有数千,冲向了那遮天石手。
  轰!
  只是一声轰鸣,遮天石手上石屑纷飞,被洞穿的千疮百孔,如若破碎,巨石如流星坠落,甚至有数十丈大小。
  还不待这些巨石落下,天地再次犹若凝固,那些巨石竟然从天地之中折返回那遮天石手之中,裂痕消弭,裂星石魔的眼眸都不曾转动一下,手掌便再次落下。
  这一次,那星河宗至尊面色骤变,他双眸如星辰,双手凝印决,只见他手掌之中赫然浮现出一颗星辰。
  “起!”老者大喝,手中星辰赫然腾空。
  随后,那手掌大的星辰便腾空而起,足足化作数百丈大小的星辰,与那遮天石手相撼。
  轰!
  星辰破碎,被石手彻底震裂,星辰化作虚无,势不可挡的拍在了那欲逃走的老者身上。
  天地之中,有虹芒掠过,那老者在这石手拍落下,如化作流星,足足飞出了千里。
  “哇!”
  恐怖巨力如裂群山,老者纵然以至尊力护住周身,依旧难以抵挡如此巨力,体内气血近乎被震的暴乱,浑身欲裂,喷出一大口鲜血。
  “师父!”少年脸上同样白如纸张,他满是惶恐的望着远处那千丈石人,毛骨悚然。
  他师父可是至尊啊!
  一介生灵,仅仅是一掌,便伤了一位至尊?
  “瑜儿,走!”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炽烈的怒意,猛然卷袖,脚下如有星芒浮现,在其身后化作双翼,直接破空而行。
  速度之快,眨眼间便在这百万倍重力之下飞出数十里,上百里,近乎是动用了全力。
  千丈石人怒吼着,便要踏步追击。
  秦轩坐在这千丈石人身上,缓缓闭眸,动阵法护住身躯,任凭身下那千丈石人驰骋,大步奔跑,裂星石魔苏醒后身遭万里内重力高达百万倍,但石魔周围却是重力轻上不知多少倍,一步跃起便跨越数十里大地,踏碎山岳,留下巨大足印。
  秦轩闭眸运转万古长青诀疗伤,自巍然不动如山,恢复着身躯内的伤势。
  最后那一刻,纵然身下这裂山石魔为他挡住了那墨星锤,但仅仅是余威,也让秦轩不得不遭受重创。
  这便是至尊,真正的至尊。
  若非他有帝念固守识海,那星河宗至尊仅仅是一念便可杀他。
  北荒禁地内,裂星石魔追击着,星河宗至尊更是疯狂逃窜,冲向远处,但不论他逃到何地,裂星石魔皆知晓他们一老一少的所在。
  每一次遇到,便是一掌,毫无章法,直来直去。
  便是如此,那星河宗至尊也足足喷了七八次鲜血,老脸近乎惨无人色。
  少年在老者相护之中安然无恙,但他却是有些绝望。
  这千丈石人太恐怖了,继续下去,他们迟早会被追击至死。
  老者动背后散发着星辰光芒的双翼,再次承受裂星石魔一掌飞快逃离。
  他似乎察觉到了少年心思,缓缓道:“大可放心,九大守护生灵皆有领地,相互之间也不可贸入,只要我们逃到其余守护生灵的地域,便可得一丝生机!”
  老者手中浮现出一枚丹药,其中有三道纹络,玄妙异常,宝光照耀天地,但老者毫不迟疑,直接送入口中。
  随后,他手中再次凝聚,身躯之上有青筋浮现。
  “开!”伴随着他一声怒吼,只见他背后星辰双翼仿佛引动天上大日,方圆万里内的阳气尽数汇聚在他背后。
  呼呼!
  老者眼眸之中血丝弥漫,在他身后,一双炽烈如火,形态如玉的双翼再次浮现。
  少年在一旁更是露出惊喜,知道老者动用的是何种神通。
  天星翼!
  凝聚周天星辰,借天地万道化作双翼,甚至可遨游星穹,在星河宗内也是至高神通。
  他师父所动用的,更是这天星翼第二重,玉阳翼!
  四翼浮现,大地震颤着,远处裂星石魔的身影已经浮现。
  轰!
  老者四翼猛然一震,速度竟然足足翻增一倍多,双翼震颤之中,人仿佛消失了,在数百里之外方有一点影子,更有星光、红芒一瞬,不见老者身影,光芒便泯去。
  不过是十多息的时间,光芒闪烁之中,老者近乎甩开了裂星石魔万里,身遭那百万倍重力消失,随后,老者回头看了一眼裂星石魔所在的方向。
  轰!
  天星翼震颤,他身影骤然消失,一瞬万里,直接出现在了其余守护生灵的领地之中。
  ……
  北荒禁地内,有脚掌遮天落下,轰隆隆……有山脉被踩断,裂星石魔一双眼眸之中近乎散发出无尽怒意。
  “生气!”
  它巨口之中吐出两字,立足在原地,似乎知晓追不上那星河宗至尊。
  随后,裂星石魔如孩子般,足足踢碎了近百座山岳泄愤,伴随着一声巨大轰鸣,他双腿盘起,坐在了地上。
  它一双眸子转动,忽然,它抬手,直接向头顶抓去。
  “虫子!”。
  两字似乎在指秦轩,手掌落下,更是……
  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