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千纸鹤 十八

番外:千纸鹤 十八

 推荐阅读:

  “bia叽!”
  懵懵的凤千寻掉到陆北羽怀里,大眼睛里闪烁着伤心和疑惑……
  我他嗷都舔鸟了!还放下尊严抱你大腿!你咋就一点都不领我情的嘛!?
  还是说被墨水涂过我的魅力就没得了!?
  凤千寻难过地往陆北羽怀里缩了缩。
  唔……算辽,至少还有个和皇无极一样身上暖暖的家伙。
  但是看小苍云那能够杀鸟的眼神……
  “好啦,小苍云恰糖。”
  陆北羽为了化解这尴尬的气氛,从口袋拿出一枚糖直接塞进小苍云嘴里,堵住它接下来的话。
  “唔。诺,给你一颗。”
  看到凤千寻怪可怜的,眼巴巴地望着,于心不忍的他悄悄给这厮嘴里喂了颗糖。
  “嘎叽嘎叽”糖被咬碎的声音同时响起。
  “!好甜!!!我靠我爱辽……”
  凤千寻头上的毛瞬间立了起来。
  我特么这糖有毒!
  “那啥,我先走了哈,毕竟会长他还在等我。”
  大概是害怕小苍云又一次莫名其妙找茬给自己来一顿揍,凤千寻连忙拍拍翅膀,跳入黑夜,悬停了片刻向对方告了个别,“嗖”地一声化作黑夜中的鬼魅,闪身飞入星光之中。
  “天色不早了,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送走天工公会的鹦鹉,陆北羽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拜月今晚要走了。我是来给他送别的。”
  凌晓春目光黯淡,看上去很是难过。
  经这么一提醒,他才想起来大白狗昨天的话。
  “吱呀——”
  凤千寻飞走不久后,木屋的们忽然打开,其中露出拜月硕大的狼头。
  此时这头巨狼已经没有了装作家狗的温和,飘逸的狼毛随风舞动着,显得异常俊俏。
  小苍云吓得直接钻进了陆北羽的衣服里,只敢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小姐,你,真的不走么?”
  拜月轻轻漫步到草坪上,复杂地最后问了一句。
  凌晓春摇了摇头。
  “那您多保重……这几天要小心——拜月……先走了……”
  答案彻底确立,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两人一眼。
  陆北羽能够清晰地看见他眼中刻画着几个特别显眼的字。
  照顾好她。
  “啥,大狗狗你要走了?”
  小苍云发现气氛不对,仔细琢磨几人话语,恍然醒悟。
  “是的哦。小毛团,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啊,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临走之前,拜月眨了眨眼,狡猾地盯着小苍云的脑袋。
  “唔……还是……算了吧?”
  鹦鹉主动脑补了一下如果自己跟去的生活……
  咕啾啾!我不要我不要!没有糖吃没有小哥哥养还得成天被狗摸的生活肯定不会幸福!
  “可惜了啊,本以为路上还能找个毛球聊聊天。”
  拜月哈哈一笑,彻底转头:
  “小心喽。”
  话落,凌晓春连忙揪着陆北羽退到了门口。
  月光之下,白雾升腾,白狼的身形骤然拔高,拔高,很快就超过了二楼木屋的顶部。
  红色的宝石镶嵌于他的眉心,毛发间金纹交织,那一丛飘逸的狼鬃迎风飘舞不止,垂落他那有力的后背之上。
  “谢谢小姐多年来的关爱……再见了——”
  拜月回眸一笑,前爪猛一撑地,轻松跃起,踩在了酒馆的围墙之上。
  借助这垫脚石一般的墙壁,拜月在空中舒展着矫健的身姿,扑向远方的残月。
  巨狼脚下有一丝云雾一闪而过,使他能够做到踏空而行,在墙院上空一圈一圈地奔跑上升。
  点点白色的妖力星火从他的身上洒下,如雨一般,笼罩了下方观望的两人。
  “嗷呜——呜——”
  送完最后的礼物,拜月仰天长啸一声,引来深夜小巷中一阵狼狗的狂嚎。
  在月光下,在星河里,在送走王者的悲吟声中,白狼朝海的方向踏空而去,渐渐缩成星空里一枚最耀眼的星……
  等到星光尽数消散于掌心,再回头时,已不见那狼的身影。
  小苍云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摊开翅膀,看着羽毛上一点久聚不散的星光,竟是一阵失神……
  “说起来……不久后的那个危机能让拜月如此凝重……让我不禁有些心慌。”
  凌晓春轻声喃喃了一句。
  “唔?城里很安全,不用那么紧张的。”
  陆北羽凑了上去,把头上的小苍云推了推,然后一把给人家抱了起来:
  “再说还有我咧。”
  “唔唔唔唔我知道了嗷。”
  “走吧走吧,回去睡觉,都老晚了,明天小心起不来~”
  “好滴~”
  【光速靠近,扛起就跑jpg.】
  ……
  天工。
  “笃笃笃笃!”
  凤千寻叩了叩住宿区的门。
  里面的人似乎睡得不深,没过几秒,房间内的等亮起,阳台上的门便打了开来。
  “千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皇无极一头疏散的长发从耳畔垂落,身上的黄袍微有不整,显然是一副刚起来的模样。
  凤千寻没说什么,而是“咻”地一声钻进他的黄袍里,在衣领处露出半个脑袋。
  嘤嘤嘤,他嗷的,小苍云你得意个啥,没得小姐姐我也有小哥哥!
  “最近那个旅馆工程,你也听说过吧?”
  当然,闹归闹,正事还是得办的。
  “怎么,出事了?”
  掩上门扉,皇无极眉头一挑。
  “唔,也不算大事吧,但令鹦鹉很不爽。”
  凤千寻翅膀抱在胸前,一副哀愁之色,把苍云和两大公会的建筑针锋说了一遍:
  “不晓得是不是我们公会太久没有显威了,这厮仗着自己有点本事,自己失策,居然对着我们这群建筑师发火,而且还在背地里偷偷摸摸骂我们,说什么总有一天要收购我们天工,让我们在他脚下谄媚奉承。”
  报信使是没错,但到了这和凤笙歌一样披着憨厚外表其实心黑得很的凤千寻身上,添油加醋只是小事一桩。
  “收购天工?”
  此时的皇无极虽无平常的严肃与傲然,可依旧拥有着一种放荡之俊:
  “放这大话的人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待明天工程结束,再看看这厮的反应。”
  “好嘞!”
  凤千寻答应道,眼睛里有一种名为狡诈的东西在闪烁。
  这点小神情当然逃不过他的眼。
  他自然猜着凤千寻是夸大了,就是不去揭穿。
  没有谁会无缘无故诬陷一个人的,除非脑子和精神思想上可能有问题。
  能让它这样述说,那雇主原话也没好到哪去。
  新迁过来开业,初生牛犊不畏虎可以理解,不过可不能成为赦免的原因。
  否则,没点手段和威严的天工,早就被淹没在大大小小的公会群里了……
  “内个,打扰你睡觉了……不好意思哈……”
  寂静片刻后,凤千寻好像这才记起来这位速建师还在赛后修养期,于是话不多说,扑棱着翅膀从他的衣袍下飞了出去。
  “没事。”
  皇无极理了理敞开的衣襟。
  不过,正当某鹦鹉准备从门缝里溜出去的时候,一个稀奇古怪的想法混入了它的脑海……
  “咳咳咳……”
  “?”
  “那个……无极啊~千寻想恰糖~~~”
  皇无极【惊愕】:……,???
  凤千寻:话不多说,我也想要一个像小苍云它家建筑师一样嘚鸟奴啊啊啊啊啊……
  ……
  清晨。
  忙活了大半个晚上又熬了两天夜的陆北羽此刻依旧睡着,背对窗口,边上还缩了一个翠翠的小毛球,轻轻打着鼾声。
  “吱呀——”
  门悄悄开了一条缝,露出后面的三双眼睛。
  “那个,偷看别人睡觉不好吧幺幺……”
  “啪唧!”
  “你懂啥,咱们只是来看看他醒了没,好准备回去给会长交差。”
  “嘘!幺幺姐小声点啦!”
  接着一阵细微的骚动响了响。
  睡得昏昏沉沉的某人只觉得有人帮他扯了扯一角落在地上的被子,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
  “啾啾啾!压压压压……唔唔唔唔……”
  然后身下有个软软的玩意儿被抽了出去。
  “痛痛痛痛……”
  “小苍云别吵啦!走走走走我们先回公会报告,等他醒了再回来好了——”
  ……
  早上……
  “小苍云,这里有几封信,麻烦你帮忙送到那些家伙家里。”
  ……
  中午……
  “幺幺幺幺幺幺幺幺幺幺幺幺你要去哪嗷~~~”
  “啊呦,你话怎么这么多!”
  ……
  下午。
  “滴答滴答滴答——”
  边上放着的钟表依旧在自顾自地转着。
  等到阳光变得柔和了一点后,陆北羽才掀开被子,懒懒地坐了起来,揉揉眼睛。
  一片朦胧之中,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柜台,想要把表拿走,没想到摸着了一个纸质的小东西。
  熟悉的手感……
  俨然又是一只千纸鹤。
  照常洗脸漱口用水抚平头上翘起的头发后,陆北羽翻了翻纸鹤的翅膀。
  “我们先回公会结算去啦~睡醒后记得回来哦~”
  看着看着,他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
  傍晚。
  “平顶房顶的话,建起来应该不是很麻烦。”
  取下凌晓春留在墙上没有收回的图纸,他仔细地看了看上面的标注。
  照例草稿本,照例写写画画。
  “再加上题字……羊毛估计不够诶……要不再向雇主要点???”
  ……
  对面的工程也结束了,开业时间比秦天涯晚了一个晚上。
  因为豹城酒店本来就不多,这地皮又比较靠近城门,还是新开业一星期内住宿费打折,所以光是昨天一晚上,就差不多有二十来个人进来住宿。
  这可把秦天涯高兴坏了。
  毕竟人家被压迫了十年多,还是头一次扬眉吐气。
  当然,那边那位叶独孤接下盖完章的合同之后,整个人都显得阴沉沉的。
  “速度没对面快……创新没对面好……有够糟糕的。”
  看了看还没有提字的酒店楼顶,也算是他的一家分店了。
  可看着对面那玩意,叶独孤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鬼知道这群小心眼的建筑师听了昨天的嘴误会怎么样,还是赶紧想个办法把秦天涯弄垮,回虎城去吧。
  “豹城,可真是一点也不安宁。简直让人难受。”
  放下手里的笔纸,他负着双手,走出了房间。
  “小心眼?”
  门合上之后,凤千寻便飞了下来,抓在窗框上,倒立着凝视其中的一切,默默嗤笑一声:
  “建筑师是你这种把失策愤怒发泄到别人身上,自认为高别人一等的玩意可以侮辱的?
  “让本鹦鹉想想,该怎么给会长歪曲歪曲这事儿呢?”
  ……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这期间,秦天涯还算混的风生水起,至少手头上的资金渐渐地能够靠近这一个月的大新建筑占用税了。
  至于苍云呢,一众建筑师也没闲着,该出城接单的出城,该在豹城游走的游走,该学习的学习。
  那几位顶级速建嘛……
  因为陆北羽这三天都没回来,不知跑哪儿去了,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洛忆霖就干脆直接搬走了他家里的一堆书,晚上缩在被窝里看,白天勾搭正在放假的上官幺幺……
  凌晓春则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家里,折着千纸鹤,偶尔帮忙画画图纸,钓钓鱼,赚点小快。
  无处可去的小苍云只能每日送信,巡视豹城找陆北羽的身影,然后再去陪凌晓春唠唠嗑,吃点糖。
  这一日。
  “啾啾啾,晓春晓春,你在画什么呀~”
  忙完手头事项的小苍云日常跑来凌晓春这儿要糖吃。
  “唔……我在——”
  凌晓春失神了片刻,毛笔滞停,放到了一边。
  拿起长长的白纸,轻轻一吹,干涸了墨迹,散发了清香。
  “这个是,大白狗嘛?”
  小苍云歪着脑袋,眼睛里闪过一阵异光:
  “话说那天晚上,他真的很帅诶。”
  “嗯,拜月他其实是狼啦,而且是狼群中的大妖哦,可以化形呢。”
  她微微一笑,想起了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
  爹爹还在的那一段时间,他的身份就是门前的大白狗,背着她到处乱跑。
  爹爹走了之后,他的身份就是一个远门的哥哥,陪在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替她揍那些不知好歹的毛头小子。
  离别虽然痛苦,但总有再见之时。
  更何况……别人的心里也装着一个家呢。
  “对了,北羽他今天回公会了么?”
  放下画纸,凌晓春把话题牵扯到了另一件事上。
  “没有。”
  小苍云满脸失落:
  “这个懒虫就像突然失踪了一样,我这几天每天飞一个区域,都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不久前几人还专门跑到秦天涯这儿问过他的行踪,结果这位雇主也是稀里糊涂,只说了一句:
  “不知道诶,只是他离开之前还拜托我买点羊毛来着,结果去了趟贸易区,没有找到卖羊毛的,他就自己走了。”
  这一走就是三天三夜不归公会不归家???
  现在苍云公会会长都有点要急疯的前奏,差点贴张寻人启事出去了。
  那些分散在外的建筑师也是受命一边工作一边打听……结果连个消息都没得。
  “是么……”
  凌晓春担心地望了望远方:
  “希望应该只是有点儿事情吧……”
  ……
  再来说说陆北羽本人……
  为了筹划自己的小秘密,这位速建师单纯的就是满世界找羊毛。
  苍云公会的黑白羊毛都给他搬空了,能染的也染掉了,没想到还是不够。
  于是向秦天涯询问无果,自己又走了一趟贸易区毫无收获之后,他成功地把目光放到了距离这儿最近的天工公会上。
  那天上午……
  “啊呀呀,是什么风把你们苍云公会吹来了啊?”
  凤笙歌坐在桌子边,一边抄录最近的出账入账记录,一边很是惊讶地问道。
  “噫,其实我这次来也不是代表公会,而是个人有点事儿啦~”
  陆北羽愣了片刻,小心翼翼道。
  “什么!个人的事!?”
  哪知凤笙歌和自家会长一个德性,动不动就突然拍案而起,吓得陆北羽感受到了自己那一颗小心脏可怜的颤抖……
  “呃……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没保证没问题!小老弟我和你讲,苍云那地方终究是限不住你滴,你绝非池中之物!要来就来咱们天工!你看看这屋顶,它又圆又高,你看看这装饰,它又细致又华丽,你看看……”
  “我……”
  “打住,听我说完,关键是咱们这里的建筑师一个个热情的很!”
  话落,天工的六位顶级速建顿时跑来了四个。
  “姐姐给你放烟花~”
  “哥哥带你参观天工哦~”
  “来来来小老弟,咱们一起去浪啊——”
  “你们太急了啦,都把人家吓着了……”
  一脸懵逼的陆北羽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唾沫横飞,心里惊吓*2……
  “等下,我只是……”
  “唉,北羽啊,我懂你。”
  凤笙歌一脸沧桑地把手搭到他的肩上,语重心长:
  “我知道苍玖云那玩意抠门得要死,工资少得要命,还硬生生把你绑公会上不准你跳槽,但是捏,咱们天工可不怕他,打官司就更不怕了!
  “来来来咱们来盖个章,签个字,你就是咱们的同胞了,改天我们就打上苍云讨个说法。而且,会长我会用千百倍的关心来补偿那家伙亏待你滴!”
  “biu~”
  “啪啪啪啪!”
  话落,边上的一群建筑师纷纷鼓掌呐喊。
  只是其中好像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其中某位扬言要给陆北羽放烟花的女生速建手里一滑,烟花落地……
  “啪啪啪!”
  于是烟花直接炸了整个一楼……
  于是烟火糊了周围的建筑师们一脸……
  于是恰好听到动静刚出来肩上歇着凤千寻的皇无极……。
  凤千寻:无极……你的头发……着着着……
  皇无极【往上瞥了一眼还是一脸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