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某也来数三声

第二百八十三章 某也来数三声

 推荐阅读:

  鲁山大校场。
  郭璞坐在自己帐中的主位之上,不时吹开茶碗中漂浮着的碎沫,随后悠闲的喝上一口。
  至于帐中一干鲁山大小世家家主脸上复杂的表情,他完全就是视而不见。当然他并不是不在乎他们,恰恰相反,他是太在乎,所有才装作不在乎。
  坐于两旁的世家家主,不停用表情交流着。还不时望一望端坐在那里的陈家家主陈宾。
  一个时辰之前,他们接到了郭璞的传讯,因为有公文,加之关系到鲁山安危,倒也没有人敢于怠慢。
  只是当他们一进大帐,却是被告知自己等人中有奸细,鉴于此,所有人不得离开,并且还要派人上城墙协助防守。
  很多人自然是不满,这感情是把自己这些人暂时禁锢于此,当成人质了啊!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陈宾。
  不过陈宾这里,因为有陈晓带回那些消息,他比起其他世家知道更多的内幕消息。所以虽然他看到了那些有意无意的暗示,但依旧是视而不见。
  这让整个大帐之中更是显得有些诡异。如同一个火药桶,又如同一天中最黑的黎明。
  “报……!”
  郭璞放下空了的茶碗,看了看秦正派给自己的亲卫。
  “城头现今如何了?王将军可已经安排妥当?”
  “禀报郭从事,城头已经安排妥当,鲁山城四面分别安排的两个都,近千人的守卫。城中也已经进入管制,没有郭从事的手令,任何人不得四处走动。”
  郭璞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世家家主。
  “诸位,还是那句话。今鲁山被围,受王刺史信任,由郭某主持防守。事关重大,事急从权,得罪之处还请诸位多多包涵。待贼寇退去,璞自当负荆请罪,也必然会上报王刺史诸位之功绩。”
  郭璞说完还挥了挥衣袖,朝着众人拱了拱手。
  “郭县令严重了。”
  陈宾这一会到是没有再沉默,反而是起身躬身还了一礼。
  一见陈宾如此,其他人也是纷纷开口。到是一下子让营中氛围轻松了一点。
  陈宾却是没有理会,接着说道,“鲁山亦是我等之鲁山,郭县令又有守土之责,我等良善之人,又岂会不识好歹。”
  好似在考虑,又好似不好说,陈宾这一次到是等了好一会才问道。
  “只是……,只是不知道郭县令可否具体说一下安排计划,我等也好更好的配合!”
  “哈哈哈哈!陈家主客气了。具体计划某不好透露太多,不是不相信诸君。只是城中如今还有贼寇耳目,这隔墙有耳,我等不得不防啊!
  不过诸君也请放心,璞相信贼寇很快就该退走了。不瞒诸君,王县尉可是某家主公麾下数一数二的勇猛之士,不提打破贼寇,守住鲁山以待援军之事,必然是万无一失。”
  郭璞说了一大推,最后又是画饼,又是承诺,最后不知道是他自己好奇还是为了满足其他人,转头问亲兵道。
  “对了,如今贼寇可曾攻城,王将军何在啊??”
  亲卫有些犹豫,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郭从事,贼寇到是还没有进攻,不过王将军……,王将军出城斗将去了!”
  “嗯!斗将……!”
  郭璞心里一惊,他明明记得自己跟王山说安心守城就好了!心里直呼王山莽撞,但自己可不能喷自己人,更何况看到那些苍白无力的表情之时。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勇猛之人,那王将军带了多少人出了啊?”
  “启禀郭从事,王将军是只身出城的,没有带任何人……!”
  “哦!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带?”
  郭璞听完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圆有点大,自己又怎么补得过来哦!
  “额……!一个人……!一个人好呀!不管是进是退都方便至极。”
  他现在后悔谈论这个话题了,可惜了话题自己选的,那即使跪着也要坚持到底。
  “去吧,如果有新的信息,速速来报?”
  “诺……!”
  ……
  鲁山城外,王山坐在马上。
  “哈哈哈哈,看样子贼寇就是贼寇,无胆之辈,既然不敢应战,那就速速退去吧!尔等放心,本将……!”
  王山正待再调戏调戏贼寇,就见从对面阵中打马跑出一人。
  “来将休走,给某留下头来……!”
  王山话也不说了,咧嘴一笑。
  这不由得他不笑,毕竟他这也算是略有收获了。当然,若是能把这“勇士”干掉,说是心想事成也不错。
  定睛望去,只见来人到是生的一副好模样。手提一根熟铁棍,身穿一件鎏金玄铁甲,即使是骑在马上,也看得出其身材高大,体格壮硕。满脸的络腮胡更是将来将装点的威猛雄壮。
  不过王山看着对方吊在战马两侧的两条大长腿,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好笑。顿时有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还不由自主的踩了踩脚下的木质马镫。
  “看样子,应该是莽夫一个……!嘿嘿,这个好,某就喜欢莽……!”
  王山心里对来敌马上做了一个初步评估。左手扶了一下头盔边缘,调整了一下眼睛的位置。
  “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之后,王山大声朝来将喝道,“好,如尔所言,本将大好头颅在此,这便给你送过去,你可要接好了!”
  右手紧了紧手上的长矛,双脚一磕马腹。左手一扯缰绳,嘴里大喝一声,“驾……!”
  ……
  黄林望着自己麾下的第一猛将,心里的气愤之情稍稍缓解了不少。他对自己麾下的这位,那是信心十足。
  他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自己靠着他赢得胜利。好像上一次破鲁山县,就是此人一个回合就砍下了县尉的脑袋。
  原本还担心出差错,多考虑了一下,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有听说过什么王山。
  而那装备,除了看着有些粗长的矛,其他东西都是最普通不过。特别是甲胄,连定制铁甲都没有,竟然是普通士卒的那种制式筒袖铠。
  黄林笃定这王山不是一个想当官想疯了的疯子,就是鲁山里那些个世家大族特意推出来拖延时间的傻子。
  不过对于他而言,不管是傻子还是疯子都无所谓。或者说王山说的那些,他黄林更是无所谓。
  他是个大度的人,无须和一个将死之人置气。他更是老行伍,又岂是小小的激将法能撼动的人物。
  所以他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后,便派出了自己的大杀器。准备来一个将计就计,借那个傻子的头颅,杀鸡儆猴,敲开鲁山城防。
  这一点,王山和黄林到是想到一块去了。
  ……
  “当……!”
  一矛一棍在空中划过一左一右的两条弧线,随即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敲击。
  王山这一击并没有使用长矛刺击,反而是迎着长棍挥了一记横扫。八分的力气让他有些吃亏。
  虽说他的铁矛加粗加长了,可是比起儿臂粗的熟铁棍,分量还是轻了不少。二来,他也是想先摸一摸对方的底细。
  战场之上,两方对弈,相互试探底细是常规操作。与对方洋洋得意的表情相比,王山面色如常,不过右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几下。
  ……
  “好……!”
  黄林刚刚看的很清楚,那什么王山手中的长矛,差一点就被己方抽飞了出去。嘴里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高兴的大喝。
  “哈哈哈哈,一个小小的县尉,也敢跳出来送死。如此本大都督倒要看看,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无胆之辈。
  哼!若是不逃,刚好杀了忌旗。看样子,今晚在鲁山过夜到是水到渠成之事了啊!”
  “哈哈哈哈……!来来来,听某也来给了数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