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赵染

第二百三十七章 赵染

 推荐阅读:

  朝阳初生,满眼望去,天地间一片金光闪闪,充满了活力与朝气。
  洛阳以西函谷关上,赵染站在城楼之上,望着远处的被涂上了一层金色颜色的丘陵平地,却是越发的感觉无奈和萧条。
  他此刻感觉自己就如同是一个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的老人,虽然还没有死,但也只剩一口气在胸口撑着。
  没有将来,没有以后,他的前途和命运,如同已经是钉在板上的铁钉,又如同是画在纸上的图画,一目了然,一览无余。
  总结起来他此刻的生活就是混吃和等死,他的人生已经毫无发展的可能。
  要说这赵染,也是弓马娴熟,家学渊源,祖籍常山真定,是蜀汉行领军赵统之子。
  赵统之名,名声不显。但“白马银枪”赵云赵子龙,估计后世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可谓是家喻户晓。
  而赵染就是赵统的儿子,赵云的孙。
  只可惜,如今的赵染也只是一个破落户。虽说有一个牛13的爷爷,但在如今的大晋士族看来,他也就是一个武夫罢了。
  想享受祖上蒙阴,跻身大晋士族,那是不存在的。就连许多从曹魏之时延续下来的士族都已经降了等级,哪里还能轮到他这蜀汉降将之子。
  至于说对蜀汉的安抚,要知道连蜀汉的投降之君刘禅,都只封了一个安乐县公,而且也都已经死了几十年。更何况是他赵染。
  幸亏他赵染祖上确实有真功夫传下,凭着一身武勇,在南阳王司马模麾下,十几年下来,倒也勉强赚了一个牙门将军之职。
  说到这牙门将军,原本到是刘备首创,于长坂坡之战后授予赵云。
  单是这样看来,赵染这也算是孙承爷业。但只可惜这牙门将军,在他爷爷赵云任职时,是刘备为了表示与赵云的亲近,更是为了褒奖赵云在长坂坡救阿斗之功绩。
  常伴左右不说,还要参赞军谋,代主公统领亲兵,可谓是近臣加护卫于一体。
  而且若有大军征伐时,牙门将军留守中央,护卫主公左右。若是由主公亲自征伐时,牙门将军则要负责统领亲兵随主公作战,或是护卫,或是尖刀。怎么着也算得上,是主公手上倚仗臂膀。
  因此,牙门将军的任职者,不仅要具备过人的勇武,还要有出色的军事谋略,非文武双全的人不能担任。
  历史上刘备麾下,也就赵云和魏延二人曾担任此职。在东吴和曹魏两处,亦设置此职,但不曾有人担任。
  所以那牙门将军倒也稀罕。
  可到了如今司马模这里,牙门将军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杂号将军,甚至成了一个“看门狗”的别称。
  别说与主公亲近了,就是想要捞一点功劳,都没有这个机会。唯一的作用,乖乖的守着大门,再定期给主公送上一点收缴上来的过路费就完事了。
  这让赵染又如何不气恼!如何不无奈!
  他如今可不年轻,早已过而立之年,但却是家室全无!以往是想建功立业之后,再来好好考虑子嗣之问题,毕竟他赵染也是有本事的人。
  可如今十几二十年过去了,他也就只是一个杂号将军,五品而已,高不成低不就。
  即不想看别人的面色,又不愿自己平白失了身份,也就一直没有好好的谋一份亲事,不过在军中到也逍遥自在。
  “唉!”
  一声长长的叹息自赵染嘴里呼了出来。
  “将军,何故长叹!”突然一个声音从赵染身后传了过来。
  转头望去,赵染收拢了一下自己无奈的心情,也是大声笑骂道。
  “好你个陈猛虎,耳朵到是挺厉害,这么远你都听得到!怎么着,这大好时光,你刚好又不用值守,平日里都是在酒肆中浪荡,本将喊都喊不来。今日又怎的到城头找某这半百老头啦?可是想陪某活动活动筋骨,切磋一二啊?”
  来人唤做陈安,绰号陈猛虎,原本是一山贼,两年前司马模初到长安之时,此人带人侵袭司马模辎重之时,被赵染带人拿下。
  自此两人也是不打不相识,结成了好友。
  据说此人勇武过人,有传闻此人亦如古之恶来之称的典韦“逐虎过涧”,至于是真是假,到是无人亲眼所见。
  不过此人确实还是有些勇武,双手有那么一膀子力气,打起仗来势如猛虎,倒也有一个陈猛虎的绰号。
  另外陈安因为作战之时,喜欢左手持七尺大刀,右手拿丈八蛇矛,故也有“左关右张”之说。
  听着感觉是厉害非常,但事实上,这家伙也就是力气大一点罢了,平日里欺负欺负那些普通士卒或者是一般的山贼之流。
  但如果真的对上厉害之人,那就是靶子。区别就在于是“拳靶”,还是“箭靶”。
  陈安一听赵染说切磋之语,立马就是讪讪一笑。他可不愿意和赵染活动筋骨,一来他也不是什么好武之人,战阵之上,能过得去那就成了。
  二来就算他想活动筋骨,他也不想与赵染活动。他是靠力气,赵染是靠技巧。一场斗将下来,武器根本就碰不到不说,自己往往被打的要死。那哪里是切磋,完全就是找虐。
  不过他历来脸皮厚,又是懂得变通之人,不然当初也不会直接便投降了事。马上就是一阵恭维之语,自然的很,很明显这些话陈安是嘴顺的很。
  “将军武艺高强,末将自感不敌!不过若是平时,末将倒也愿意讨教一二,不过今日前来,却是另有要事!”
  “哦,陈老虎有何要事,不会是想于本将借钱喝酒吧!若是这样,尔不说也罢!上次汝借的钱还没有还呢?先还了之前的陈账再说!”
  陈安心中一片大汗,有心想要嘴硬一下,但手里没钱,他确实硬不起来。大又打不过,还又还不起,也是难受的很!
  “末将这有一个消息,故特意来寻将军,想用此消息抵那所欠之资,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陈安说到这里,还貌似憨厚的咧嘴一笑。这也就是一个玩笑话,当然赵染说要他还钱之语,也是一样。就是朋友之间的调笑罢了!
  “哦,什么消息?先说来听听?若是有用,本将还可以再给汝一些酒资!”
  赵染到是没有太过诧异,毕竟那陈安只要一有时间,就喜欢窝在那酒肆之中,听到些最新消息也是实数平常。
  陈安先是看了一眼赵染,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直接说道,“将军,之前那奉思公为孝怀皇帝的刘渊,前不久称帝了!”
  思公,即刘禅。263年,魏将邓艾从阴平入,克绵竹,杀诸葛瞻父子,刘禅投降。蜀汉灭亡后,刘禅及一些蜀汉大臣被迁往洛阳居住,受封为安乐公,后在洛阳去世。享年64岁。谥号思公。
  “刘渊……!称帝了……!”
  赵染听到这个消息,虽说心里之前就有些准备,毕竟称了王,称帝也是很有可能的。不过没想到刘渊会这么快而已,到也还是被震惊了一下。
  作为蜀汉降将之后,虽然对蜀汉没有大多感情,但在亡父的耳濡目染之下,对蜀汉的相关历史也是知道不少。
  “刘渊此时称帝,意欲何为?烈帝好像也是在称王第四年之时称帝,他这是在学汉烈帝吗?……”
  赵染正一边在心里计较刘渊称帝之事,另一边陈安却是靠了过去,轻声在赵染耳边说道。
  “文翰兄,那刘渊虽说是匈奴人,但此刻却是尊汉室,文翰兄是为汉将,何不弃晋投汉,为算是为故主,如此也算得上是忠肝义胆!”
  顿了顿,看着赵染有些皱眉的表情,又是说道。
  “更何况,文翰兄,当世之英雄,却被困在这小小函谷关中,领着1500人的牙门将军,想那北宫纯和秦正,两个不知从何处窜出的无名小辈,如今却是一个个风生水起,好不威风,这让小弟都为你不值。”
  看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陈安,赵染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半晌之后,沉声开口道,“猛虎此言差矣,想某赵氏,自大父始,便以忠义传家。”
  “更何况那刘渊还是匈奴异族!弃晋投汉之事,万万不可!以后猛虎休要再提!这里有一金,猛虎可拿去,待本将巡视之后,便去寻汝!”
  陈安还待再劝,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报……!“
  ”启禀将军,护匈奴中郎将率部返回洛阳,已到关外,通关文书齐整,可否开关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