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只有危,没有机

第二百二十二章 只有危,没有机

 推荐阅读:

  平阳郡治,平阳县。
  秦正站在县内的校场之内,看着场中已经聚拢好了的所以士卒,就昨晚之前,对于发生在路述身上的事情,或者发生的救援他毫无所知。
  绛县的陈远和马贵,临汾的苏果和马贵,或者是恰好碰到路述的杨采儿,都只是觉得路述作为援军,如若不对其救援,道义上实在是说不过去。
  而刘聪同样是如此想的,这才对路述围而不攻。就是把路述作为诱饵,钓鱼而已。
  但作为后世之人,秦正可一点都不会这样认为。放着好好的城不守,跑去与对方的骑兵野战。这不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吗?
  这情节要是放在电影和电视剧中,估计早就被秦正骂死了。
  直到收到马贵那边快马而至的急报,秦正眼都急红了。但他却是无法责怪马贵等人。自己的这些部下,担着生命危险去救援,也是为了他秦正的名声。
  毕竟路述可也是应他秦正的求援而至,若是此时不闻不问,估计以后他秦正就只能自己一个人玩了。而且此刻,马贵等也早已经出发,就算他下令让他们收兵,也已经是做不到。
  不过他此刻是越发的后悔北上救援杨氏了。层层固守的战术,发展到如今已经是支离破碎。这也让他愈发的觉得这世道艰难。
  “特么的,老子的穿越之旅怎么特么的就这么难呢?”
  心里暗暗的吐槽,嘴上却是大声喝道,“传令,随某出兵……!”
  ……
  杨县之外。
  碧空如洗,大雁南飞。
  刘渊站在大阵之中,透过城外的高大土丘,看着城头慌乱的守军。嘴角不由得挂起了阵阵笑意。
  已经在杨县拖了足足一月有余,实在是让他有些不耐。不过过了今日,所有的事情都会跨入新的篇章。
  之后的事情,他自然也是有了计划,不过那都是后话。还是先把眼前的杨县先拿下方为正事。
  “永明啊!计划进行时如何了?”
  刘渊一边看着城头因为自己突然从城东转移到了城南,而混乱不堪的情景。一边随口问这身边的刘曜。
  刘曜也甚是得意,特别是看到身旁几个“兄弟”那妒忌的眼神,他心里更是舒畅异常。
  这一次自己可是大大的露了几回脸,不仅率先攻破了一个县城,收获了粮草辎重,又率兵挡住了援兵的骚扰。
  更加重要的是,献上了一个攻破杨县的妙计。这可比当初刘渊准备驱赶大晋百姓攻城有用的多。
  再看其他几人,哪里有什么作为,每天就是跟着父王在身后,无所事事,简直就是废物。
  “父王,永明之计虽说精妙。但儿臣思来想去,总是觉得有些不妥。不然还是从长计议为好,毕竟若是万一有变,我等也可……!”
  刘渊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他有些皱眉。
  刘裕当然也发现了父王的不虞,但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么多百姓,因为刘曜的一个计策而送命。
  他虽然是匈奴人,但却从小读儒家经典长大。对孔孟这两位圣人的仁义之道,他也是甚为推崇。
  之前父王只是让那么百姓挖地道也就罢了。虽有损伤,但战争有些伤亡也是在所难免。但此刻却是要将那些百姓统统拿去攻城,以为前驱,却是有些让他不忍。
  要说刘裕也算是刘渊几个儿子里的另类。身为匈奴人,却不像刘渊,刘和,刘聪或者刘曜那般。只是把儒学做为一个工具,他是真把儒学当成一个学问在做。
  历史上性情上也是甚为温和,提倡亲民为仁。后来因冒死劝谏其兄刘聪减少杀戮和善待臣民,被北汉王刘聪所杀。
  刘渊还没有说话,刘渊的另一个儿子刘隆就开口道。
  “王兄此言差矣!永明之计,何止是精妙,依王弟看来,实在是万无一失。更何况,还有父王在此。父王都觉得可行,为何王兄会觉得不妥?难道王兄对父王没有信心?”
  刘渊一听,眉头皱的更紧。先前的刘裕在他看来,只是有些妇人之仁而已。但此刻的刘隆,简直就是小人之心。他这话可是有些诛心之论。说是挑拨离间一点都不过分。
  心里重重叹了口气,“唉!”见刘裕脸上一阵慌乱,准备反驳。他更加是烦闷,嘴里喝了一声,“行了,此时孤已然有了决断,尔等无需多言。”
  看向刘曜,直接下命道,“永明还是带部去警戒,以防那一伙贼兵前来骚扰。”
  又看向刘欢乐道,“汝带人去土丘之上,压制城头的弓箭手。再出了差池,孤饶不了你……!”
  刘欢乐是一脸苦涩,但却是无奈,上次在平阳县之外,被秦正2000大军,打的他5000人马溃不成军,最后只剩下3000人逃了回来。
  一战就丢了2000人马,刘渊当时可是心疼的厉害。就要下令杀了他祭旗,不过在诸位大臣劝谏下,最后打了刘欢乐50军棍。
  这次的任务,也是为了让他戴罪立功。更何况,此时城里可是有一个神箭手,其他人去了,万一不能效死,必定会对攻城造成影响。
  刘欢乐当然也知道,但他没有拒绝的权利。就像刘渊说的,此次若再出了差池,他肯定是有死无生。其他人再求情都没有了借口。
  只能一抱拳,大声应道,“诺,请大王放心。此次若再出差池,不用大王杀某,必定是某已然战死!末将这就去准备……!”
  看着转身离去的刘欢乐,刘渊微微点了点头。刘欢乐怎么说也是他麾下一员宿将,能力也是毋容置疑。
  上次应该也是一次偶然,太过于大意了。至于那大败刘欢乐的家伙,他也并不觉得有多厉害。没见刘曜如今把那人已经是压的死死的了吗?
  分别安排了刘曜和刘欢乐,刘渊又一次转头看向了城头。
  “哼!杨雄啊杨雄,汝这个老匹夫,真以为孤不杀你,这一次孤要将汝等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暗暗在心里说完之后,刘渊一拔手中宝剑,右手往城头一举,大声吼道,“传令,第一梯队举盾掩护,让民夫上前填土,后退者,杀无赦!攻破城池,大索三日,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