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二百零三章 如此英豪,可惜!

第二百零三章 如此英豪,可惜!

 推荐阅读:

  平阳郡杨县城东。随着匈奴刘渊的一声令下。整个庞大的军阵,开始动了起来。人过一万,无边无际。特别还是骑兵,更加显得是庞大异常。
  刘曜在整个军阵的最前方。两米二如熊一般的身躯,骑在马上,犹如是顽童骑了一匹木马,双腿几乎都要踩到地上。过膝的双手,紧握一根碗口粗的狼牙棒。
  雪白的长眉,如刀似剑,直插云霄,眼睛中泛着一阵赤光。稀疏的胡须髯,不过百余根,却足足有五尺长。看起来哪里像一个人,更像是一尊魔神。
  刘曜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此刻只想把杨县中,所有的人统统杀掉。他心中有一股火,有一股气,需要燃烧,需要释放,憋的他也是难受异常。
  这些人不仅侮辱了他敬爱的养父。还用的是他刘曜之前的招数。简直是叔可忍,曜不可忍。
  钢牙紧咬,心中暗骂,“可恶的蝼蚁,某刘曜一定要把汝等碾成粉末……!”
  他死死盯着城头的李吾,见李吾不时就会指着自己这边哈哈大笑。怒吼一声,一夹马腹,跑到城外一箭之地处,仰天长啸。
  满脸狰狞的朝着城内大喝道,“城中那晋人小儿,可敢出来与汝阿翁决一死战。看某不斩了尔之首级……!”
  李吾看着城下的刘曜,心肝都在暗暗颤抖。
  暗道,“这出来的是人吗?他阿母的竟然长成这样,吓死个人!”
  但此刻他好不容易才提起了杨氏的士气,此时不管如何不能失了锐气。心中虽然有些不安,但在城头,不用面对面肉搏,李吾倒也不怕。
  输人不输阵,站在城头,左手握弓,右手撑在女墙之上。大声朝城下也喊道。
  “城外的匈奴野狗,是不是肚子饿了,没有屎吃了。想要主人某赏你一泡吗?可惜汝这野狗的嘴巴太臭,某实在不愿意喂汝这条白眼狼。汝还是滚回去吃牛屎马尿吧!”
  李吾一说完,听到这话的士卒都是一愣。刘曜之前可把他们吓得够呛。看到他出来,有些士卒连大气都不敢喘。
  但此刻,所有人都是觉得解气,比之前更解气了!竟然还有人可以把这个魔神一般的男人,直接说成是一条吃屎喝尿的野狗。
  不由得让他们再看城下刘曜之时,都不是那么恐怖了。在一旁一个个都是哈哈大笑。
  刘曜原本就赤红的眼睛,瞬间充血,额头青筋直冒。
  “啊!”的一声长啸,肺都要炸了。他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狠毒恶心之言语。
  “汝那懦夫,蝼蚁,臭虫……!速速出来受死,某一定要将汝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怜的刘曜,骂人的话除了这些,竟然找不出其他言语。看样子汉语没有过八级,有些词尽矣!
  李吾却仿佛是抓住了刘曜的痛脚,继续刺激道,“吃屎的匈奴野狗,这里没有屎尿喂汝,滚吧!”说完还看了看身旁的守军,好似要跟他们交代屎尿不要喂刘曜一般。
  “汝去死吧!”
  刘曜见李吾竟然敢背过头去,心中大怒的同时,又是一喜。手中狼牙棒往地上一插。抽出身后的射雕弓,“嗖”的一箭,就射向了李吾。
  “将军小心!”
  身旁一个持盾亲卫,一步跨出,挡住了射来的羽箭。“当”的一声,金鸣交击之声传遍了城头。引得本来就关注
  “嗡嗡嗡嗡”,插在盾牌上的黑色羽箭还在剧烈的颤抖。盾牌已经洞穿,仔细打量,竟然是一只全钢的箭矢。
  杨雄脸色惨白。刚刚实在是太危险了,对方竟然在一箭之地外,从城下一箭射来,这么远的距离,比起一般弓箭,足足多了三分之一的距离。
  而且看箭支的飞行速度极快,就是更远一些都有可能。直到李吾的亲卫挡住了偷袭,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迅速的往后退了退,缩到了一面矮墙之下。还在那里庆幸不已,又是后怕不已。之前实在是太大意了,还以为距离够远。却不想原来一直站在鬼门关上。
  李吾在亲卫提醒之时,就反应了过来。不过也是心有余悸!
  “这可是铁盾啊!平日里,普通刀剑甚至都不能切出口子。”
  顿了会,心中又是暗道,“幸亏有主公麾下亲卫护卫,不然自己这次又要死定了。”
  大声喝道,“匈奴野狗就是野狗,竟然偷袭!来而不往非礼也!汝也吃某一箭!”
  “嗖”的一箭,从上往下,一道白光从他手中的大弓中飞出,直指刘曜。
  刘曜见自己偷袭的一箭竟然被一个亲卫给挡住,有些郁闷不已。如今又见李吾朝他射来一箭,不怒反笑。
  “班门弄斧,蝼蚁一般的狗东西,竟然还敢朝某射箭。”
  “当!”
  刘曜右手一把便拔起身边插着的狼牙棒,压的战马一阵哀鸣。紧接着随意一挥,仿佛是拍开一直讨厌的苍蝇一般,一棒就把飞来的箭矢,扫落在地。
  李吾见刘曜用狼牙棒扫落了自己射出的一箭,心中震惊之时,又有些惋惜,暗道。
  “格箭?没想到那人那般高大,竟然还能有如此之快的动作!实在是难得,可惜为何生在匈奴当中呢?不过汝也就如此,某主公比起汝等蛮夷可是不知厉害了多少……!”
  嘴里又是大喝一声,“匈奴野狗,不要着急,在吃某一记!”
  只见李吾从自己的箭囊中一次性拔出了三根箭矢,用五根手指夹好。连续三次拉弦,
  “嗖、嗖、嗖”,三根箭矢,分别便朝刘曜的头、胸、腹三处要害射了过去。
  又是大喝一声道,“这次看你还怎么挡!”
  刘曜这就有点骑虎难下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对方一个小小的县尉,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射术。
  “三星连珠!三星连珠又如何!”
  “当、哒!”
  三根箭矢速度也很快。刘曜右手狼牙棒又是一挥,紧接着左手的射雕弓,也是一挥。眼见最后射向腹部的那根实在是不好格挡,干脆一勒战马的缰绳。
  一声战马悲鸣。刘曜胯下的那匹战马,终于如愿以偿的躺倒在了地上。刘曜因为腿长,直接便站在了一旁。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刚刚的对阵,却是惊显异常。大口的喘了两口粗气。刘曜倒是有了些敬佩。
  看着城头正手持长弓的李吾,刘曜终于不再称呼蝼蚁。李吾用实力赢得了尊重和看好。
  毕竟刘曜也时常被人称之为神射,他也一直引以为傲。但他多是只能一根百发百中。
  “不想杨县,竟然还有如此英豪,可惜却是身在晋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