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去了哪里

第一百九十二章 去了哪里

 推荐阅读:

  秦正坐在吕梁山中一处山谷盆地。正仔细的看着摆在面前青石上的一块简易地图。
  这方简易地图是薄骏所献。这家伙当初为了躲避青狼羌的追捕,没有少在北屈和蒲子两县之间活动。对两县的地形,到是异常的熟悉。
  李能站在一旁,看着秦正的眉头一会松一会皱,不时还会拿手,在地图上量来量去。
  而在地图的旁边,放了四块石子。李能估计应该是代表主公麾下的四只骑兵。
  此刻在地图上已经摆下了三块小石子。最后一颗一直被主公攥在手里,不知会摆在何处。
  李能对此只能表示很无奈,他可没有这能耐,主公都要思考半天的事情,他可不敢瞎说。一直在旁边也不敢插嘴。
  正在无聊间,突然听秦正开口朝他问道,“上次我等救下子中之时,是汝审问的那些俘虏吧?”
  李能一听这,有些纳闷,但还是照实回答答,“主公,上次的俘虏,确实是由末将审问。有什么问题吗?”
  秦正没有理会,又是问道,“据汝所说,上次救援李吾时逮到的那些胡人都是蒲子县陆逐部把他们召集起来去攻打平阳县吧!”
  李能使劲点了点头,“主公,千真万确,末将分开亲自审问过。某可是见过苏长吏审问,照葫芦画瓢,某还是懂得。”
  秦正听到此处,开始转过身去,踱起步来,嘴里喃喃自语道。
  “如此说来,那些胡人却是是蒲子来的无疑,此时已经过问六七天,不知平阳如何了?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快就被攻陷!毕竟是守城。而且也早有提醒。那些胡人陆逐部又没有攻城器械,就算是强攻也不可能这么快攻下。”
  “主公……!”李能正想说点什么,却见秦正根本没有理他,还在那里自言自语,终于知道主公又开始忘我了。
  他作为亲兵还是经常看到这般情况的,只能继续在一旁听着。
  “怕就怕……!”
  “如今……!”
  “万一倒戈……!”
  ……
  看着自己主公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李能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
  也是自言自语说道,“也不知道子中等人如今到哪里?”
  ……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阴暗的天空,犹如一个大大的罩子,盖在了无垠的大地之上。
  平阳郡蒲子县以南60里处,蒲子山下,绿草茵茵,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河从当中流过。
  秋高马肥,无数的羊群散落在绿草地上,犹如一朵朵白云,落到了地上。一些鲜卑族牧民打着呼哨,骑着马不停的穿梭其中,在羊群或者牛群不停的巡视着。
  不时还有一阵阵高亢嘹亮的歌声传入天际,飞向远方,这一切都如在画中,让人心旷神怡。
  陆逐清怀里抱着一只洁白的小家伙,坐在一处凸起的小山包之上。一匹白色的骏马,在旁边悠闲的吃着地上肥美的青草。不时甩一下它的大尾巴,打上一个响鼻,显得也是惬意非常。
  突然陆逐清好似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原来是远处两只发情的公羊,正在那里为了争夺配偶而使劲角抵。一次又一次,动作强劲有力,不依不饶,韧性十足。
  引得坐在那里的陆逐清,咯咯直笑,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传入山包下护卫的耳中,引得他们不时转头观望部落中,这朵最美丽娇嫩的鲜花。
  她坐在那里看了很久,看到最后,都不知道是在看公羊打架,还是在想她心中的那只“公羊”。只见她脸上一阵发红。明亮的眸子里,仿佛都要溢出水来。
  陆逐清是陆逐延的妹妹,自她父母死后,哥哥就成了她全部的寄托。而且从小也一直崇拜陆逐延。
  在她心中,她阿干是除了她阿耶之外,天底下最勇猛的战士。部落里最强壮的公牛,她阿干都可以徒手摔倒,她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可以打败他阿干。
  不过虽然她一直都是这样认为,可陆逐清还是担心不已。哪怕她一再告诉自己,她阿干很厉害。
  陆逐清突然嘴角一动,转头看了看南方的草原,喃喃的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阿干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突然,陆逐清感觉地面有一些震动,刚刚还有些郁闷的俏脸上,两道弯弯的眉毛,一下子就活了起来。
  “蹭”的一下就从地面站了起来,站在山包上使劲垫着脚尖。仰着头,伸长了脖子往南望去。
  “咦,怎么不像是阿干的部队……?”
  陆逐清能发现的情况,护卫也能发现,他们可不像陆逐清这般,还要看半天,只一瞬间,就分辨出了来人并不是自己部落的骑兵,马上就骑马跑了上来,对着陆逐清焦急的大声喊道。
  “公主,快跑,不是部落的骑兵,应该是来抢掠的贼人!”
  这一声大喊,把陆逐清彻底喊清醒了。她很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她在部落中也看到不少陆逐部从别处抢来的女子。完全就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很多人不到30就死了。她可不想落到这般田地。
  直接一把丢下了怀中抱着的小羊,陆逐清迅速跑到自己的坐骑旁,一个跳跃,敏捷的就翻上了马背。
  一声娇喝,白马打一个响鼻,前蹄一踏,后蹄一蹬,四蹄翻飞,如箭一般的迅速朝着部落方向“哒哒哒”的跑了过去。
  作为草原民族,部落之间相互掠夺人口财货是常有的事。只是因为近些年陆逐部比较强大,所以只有他们去抢别人,而没有人敢抢他。
  这一次的突然袭击,让所有陆逐部的人,都显得有些猝不及防。刚刚还是一副宁静而祥和的画面,也仿佛一下就被撕裂了一般。
  牛马羊群到处跑的乱七。所有的牧民,一些还在那里想极力收拢牲口,一些则是当机立断直接也是朝部落逃去。
  ……
  李吾骑在战马上,整个人兴奋莫名,把自己的坐骑驾的飞快,带着部下,如一团黑云一般,卷了过去。
  手上的弓箭,一箭接一箭,“咻咻咻”的就飞了出去。
  “啊……!”一个正在收拢羊群的牧民被一箭射穿了胸膛,还没有倒地,“噗”的一声,脖子上又中了一根。
  这一次连惨叫声都已经发不出来,“啪”的一声就掉到了地上。把如茵的绿草地,染的通红,似翡翠玛瑙。
  李吾他们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越过了刚刚陆逐清所处的山包。也很快就看到了在前面快速逃跑的众人。
  一声大喝,“驾……!”
  李吾双腿又是使劲一夹马腹,把战马的最后一丝潜力都压榨了出来。
  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逃跑的身影,心里说道,“快!再快一点!可不能让他们跑了,好不容易摸到这里,要是在自己这里功亏一篑,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个先锋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