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该杀吗?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该杀吗?

 推荐阅读:

  夕阳西下,远处的天空中,挂满了层层叠叠的晚霞,红的似火,红的刺眼。
  青狼羌老营外,秦正骑在马上。面色阴沉。虽然他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青狼羌大小部落加起来近3000人。被他当场斩杀了几百,俘虏了1000多。
  紧接着携大胜之势,又逼降了青狼羌老营。但如今却是一点高兴的心思都没有。
  他刚刚晓有兴致的在青狼羌老营内转了转。便再也没有了胜利之后的喜悦,也没有了收获无数辎重俘虏的兴奋。心中只剩下了无尽的愤怒和冲天的杀意。
  在营中,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数的奴隶如同猪羊一般,直接与牲口一起被关在牛羊圈当中。
  衣不遮体,骨瘦如柴。脏得已经看不出长相。一看到人过来,不是麻木就是躲闪,眼神不是空洞一片,就是害怕异常。
  而前几天从北屈县掳虐的百姓,都被用一些粗重的木枷锁着,身上的衣裳很多也已经破破烂烂,但凡好一些的衣服一件都看不见。很多人的肩脖处,因为木枷带着的时间太长,已经鲜血淋漓。
  在一个广场之上还有几个架子,上面除了几具已经风干了的尸体。还有几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人挂在上面。应该就是这次从北屈县掳来的俘虏。
  有男有女,有少年,却无老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征,不仅身上鞭痕累累,后背之上,还有一个烫烙的痕迹,一个模糊的狼形印记。
  第一时间,所有的奴隶就都被秦正放了出来,除去了木枷。可惜挂在木架上的几人,放下来之后,却只有一个小姑娘还剩了最后半口气。
  另外,在清理青狼羌缴获之时,在一个单独的羊圈中,还发现了一个被绑的结结实实、奄奄一息的胡人。不过此时秦正也没有心情八卦,直接把他丢在了一边。
  秦正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晚霞,很美!特别是那一抹抹红色,但却让他的心更加沉重。配上没有一丝风的空气,让他觉得无比的窒息,已经压的他有些喘不上气来。
  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跟金翼说道,“金翼,让赫连达兰把所有的俘虏都带过来!去集合所有青狼羌族民。某有些事要处理。”
  顿了一下,又对李能说道,“另外,等所有被青狼羌掳来的百姓,吃了东西,也把他们带到此处吧!”
  ……
  拓拔青此刻不仅名字里有青,脸色同样也很青。他此刻正蹲在所有俘虏的最前面,但一双眼睛却还会不时,凶狠的瞪着骑着马上的秦正。
  他很不服气,觉得自己输得冤枉。如果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那个骑在马上到家伙,哪里这么容易就可以把他扫落马下。
  而且那个家伙完全不讲道义,不仅用诡计打败了自己,就连主动投降,却还这般对待自己。
  按照他阿翁的说辞,这些晋人不都是会对投降的胡人和颜悦色,大加笼络吗?不说封赏,起码不应该把自己等人痛打一顿不是。
  他虽然瞪的隐蔽,却挡不住秦正脑子里有一个妲己,早就发现了他这个表面老实,背后阴狠的家伙。
  秦正原本就因为在青狼羌老营中,那些奴隶的凄惨模样,很不开心。此时又在妲己的提醒下,见到这么个口蜜腹剑、白眼狼一般家伙,更是心烦。
  秦正瞥了一眼拓拔青,对跟着身边的李能说道,“把那个家伙给某直接挂上去,让他也感受一下挂在上面的感觉。”
  李能顺着秦正的目光看了看拓拔青,低声说道,“诺……!”
  招呼了几个亲卫,大步走到俘虏那边,直接一把抓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拓拔青,提起头发就拖到木架之下。
  随手扯过木架之上的一根黝黑的绳索,套在了拓拔青的脖子上,不顾他的挣扎,“嗤”的一声就收紧了绳索,然后直接就把他吊在了空中。
  有几个拓拔青的亲卫还想挣扎施救,直接就被李能等人,用刀背一阵狂抽。然后也是一人一个木架,吊了起来。
  看着几个在空中不停扭曲身体,双腿乱蹬的人。所有人都眼神都不由得一怔。
  秦正面无表情,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开始。他心中的猛兽已经出笼,还需要更多的鲜血和杀戮才能把他喂饱。
  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众人,眼神中其中既有愤怒,也有害怕。当然也还有大仇得报的欣慰和欢喜。
  秦正在拓拔青不停的蹬腿中,缓缓开始开了口,沉声说道,“某,大晋平阳郡太守,鹰扬将军,阳亭侯秦正。今日来汝等青狼羌老营,有二个目的。”
  “其一,接回某治下的百姓。这一点,某深感惭愧。作为一个太守,不能护佑一方百姓。作为一个将军,不能保境安民。某做的远远不够。”
  对着挤在一堆的前青狼羌奴隶们,就是深深的一鞠躬。这一鞠躬,吓坏了很多人,包括刚刚还说奴隶的百姓。但马上他们就又反应过来,自己真的得救了。很多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复杂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秦正直起身子,接着又道,“诸位稍等片刻,很快我等就能一起回家。之后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直接找秦某就好。”
  不待所有人情绪平复,秦正又开始说道,“其二,惩治乱某治下县乡安宁的乱贼。”
  “汝等青狼羌人,生活在大晋的土地上,朝廷让汝在此修养生息,汝等却不知感恩,还要霍乱乡里,肆意妄为,屠戮百姓。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但却还是一咬牙,大声吼道,“来人,给某,将青狼羌一众青壮全部斩杀。筑成京观,以儆效尤!”
  这一下,让所有人更是一愣。青狼羌中人,更是疯狂。男女老少,暴怒者有之,祈求者有之,准备反抗者也有之。
  可惜却是徒劳。早已在一旁警戒的秦正麾下,端起手中的弩弓,对着堆在一起的几百青狼羌青壮就是一通乱射。
  如此近的距离,手无寸铁,又无片甲遮身,结局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李能等人毫无顾忌,之后五人一组,有条不紊的又进行了第二轮补刀。只要发现还有动弹的,直接就是几刀下去。
  一时间,惨叫连连,血流满地。
  青狼羌剩余的族民傻了,其他部族的俘虏傻了,就连被秦正救出的百姓也傻了。
  凶残的胡人他们见过,就比如此时吊在木架之上的拓拔青,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残的晋人。
  秦正强迫自己压下心中的不适,装作一副凶狠的模样,又冷冷的说道,“从今天起,青狼羌族民,全部划拨为某之奴隶。青狼羌……除名!”
  “有胆敢再自称青狼者,皆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