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给某死去

第一百七十六章 给某死去

 推荐阅读:

  “什长,那些人想干嘛?”一个躲在营门后阴影处的秦正亲卫营士卒,低声问了问身边的伍长。
  “鬼鬼祟祟,看不出来吗?果然不出将军所料,这些人真的不安好心。”什长随口答着。
  同时捅了捅身边的一个士卒命令道,“去,赶紧通知都伯大人……。”
  “诺……!”随后那个士卒先是小心的后退了两步,然后迅速往营中跑去。
  什长则是死死的盯着外面那些不断靠近的不明人士,嘴角泛起一丝狞笑,“上弦,弩箭准备,只要敢越过火堆,就给某射死他们。”
  ……
  牟黄看着自己这边的先头部队已经越来越接近营地。但对面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疑惑的同时又是一阵大喜。
  心中暗暗想到,“秦正这个竖子,看样子真是乳臭未干,少不更事。到了别人的地盘,竟然还可以这般大意。连警戒之人都不安排,真把自己当平阳太守了啊!这次某就让汝死无葬身之地。哼!如过不是那1000匹战马,某便一把火,直接让你等灰飞烟灭!”
  “啊……!”的一声。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打断了牟黄的臆想。走在最前方一个的一个兵卒,惨叫一声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只见他滚了一下,便不再动弹。胸口之上豁然插着一支弩箭。
  惨叫声凄厉异常,在黑夜里传出了老远,特别尖锐,犹如鬼啸。把正在往里面悄悄移动的士卒,全部吓得趴在了地上。
  牟黄也是吓了一跳,心道,“还真是狡猾,竟然装作没有没有守卫的样子,却是早就埋伏在这里等着某上钩。”
  黑暗中虽然什么都看不清楚,但牟黄知道此刻既然已经撕破了脸。恶从胆边生,此刻自己是硬着头皮也要上了。不是他死就是己完。好歹也有1000人马,两个打一个,胜算还是很大的。
  也不在隐蔽,跳了出来大声叫嚷道,“对方有埋伏,看样子早就对我等有所图谋。”
  “秦正贼子,居心叵测,牟氏与汝势不两立。所有人,给某冲进去,赏金翻倍。”
  “杀敌一个者,赏十金,杀秦正者,赏2000金。给某杀啊……!”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牟黄的这一嗓子,不仅消除了牟氏家兵刚刚被发现的慌张,反而是在这一番重赏之下,原本就身无长物的家伙们,兴奋的嗷嗷大叫。
  红着眼睛,举着武器,欢天喜地的就往营地这边冲去,一个个仿佛急着去捡金子一般。
  原本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这一刻竟然涨到了六。可惜还是只能欺负欺负老百姓。
  对于秦正的亲卫营,如今他们乱糟糟往里冲,一丝阵型都没有的样子,让赶来的都伯,直接是冷笑连连。
  “所有人,朝着营门口。听某口令,五段连射!”
  “一……!”
  “二……!”
  “三……!”
  ……
  乌合之众,对上精锐之师,营门口的火堆,做了最直观的见证。同时牟黄也看了个一清二楚。
  从营门口的黑暗中,不断射出一波波的箭雨,把冲向营门口己方私兵,接二连三的射翻在了地上。
  还有一些倒在火堆之上的倒霉鬼,直接变成一个人形火炬,惨叫着在场中,跑来跑去。这种死法,比那些被一箭射死的家伙,痛苦的太多。
  幸亏如今还是秋天,穿的衣服不多,只是烧了一会,火焰就随之熄灭。到是让那些倒霉鬼,无需忍受变成黑炭和灰飞烟灭的下场。
  牟黄此时有一些后悔了。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次是踢到了铁板。他很想转身逃跑,但心里却又还有那么一丝期待,不停的告诉他,也许再坚持一下就可以突破对方的箭雨。到时候杀入营去,砍了秦正的脑袋,就万事大吉。
  一边组织自己这方的弓箭手,不停的往里面抛射。一边如同疯子一般,不停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大喊大叫的让后面的人继续进攻。遇到迟疑不前的,直接就是一刀砍下,凶狠的模样,倒也无人敢捋虎须。
  ……
  秦正看着外面如同儿戏一般的攻击,他不由得诧异,这领军的将领难道是傻子吗?添油战术就算了,没有阵势也算了。难道就只能从营门口火堆边一个位置进攻吗?哪怕稍微绕一下也好啊。
  光线那么亮,怕别人看不清楚不好射击吗?此刻外面牟氏私兵,已经倒的是满地都是,横七竖八围在火堆边。而且这些弓箭手又是搞什么,好像是在射他们自己人啊!
  秦正已经不准备和这些人玩过家家的游戏。死那么远,他连灵魂力量都捡不到,这得是多么大浪费!
  大吼一声,“随某冲锋……!”
  ……
  “隆隆……!”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秦正带着亲卫骑兵,从营门口冲了出去。人如龙,马如虎,气势如虹!
  战马几个纵越就跨过了数十米的距离。特别是秦正如今马术已经更加精湛,人马合一之下,速度更是惊人。
  一声大喝,双手挥舞着手上的丈二双刃矛,一记横扫千军,便扫飞了七八个。胯下穿上了马甲的战马,也甚是凶悍,横冲直撞,又咬又踢。
  一些比较凶悍的牟氏私兵,拼死刺向了战马。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这个道理在步卒对上骑兵之时,常有的事,所有步卒训练都会提到这个最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可惜只能听到“当……!”的一声,不管是刀是矛,完全刺不进去。被厚实的马甲,直接就挡在了表面。反而是因为战马的冲击力,被直接撞飞,或者踏死当场。当然马背上的骑士,也不会客气,左砍右劈,又刺又挑。
  牟黄看着在人群中砍瓜切菜,无一合之敌的秦正,眼睛里除了恐惧,还有愤恨。临汾完了,自己也完了,没想到秦正竟然如此勇武。
  心中大骂道,“汝个竖子,想让某死,某也不会让汝好过。给某死去……!”
  拿过旁边弓箭手的弓箭,对着秦正就拉弓瞄准。
  “主人,您十点钟方向,有人朝您射箭,请注意躲闪。”
  秦正正杀的爽快,突然妲己的声音在脑海中传来。顺着声音提示的方向看去。只见身穿一套铁甲的临汾县尉牟黄,正朝他一箭射来。
  秦正心里一惊,赶紧伏低了身子。只感觉一根贴着自己的头盔就飞了过去。
  不知道是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还是因为妲己又给自己开了什么新技能。突然间觉得周围的东西一下子就慢了许多,甚至都能够看到箭矢射来的轨迹。
  来不及多想,秦正甚至连标枪都已经忘记。本能的双脚一夹马腹,大黑马嘶吼一声,驮着他调转方向就朝牟黄冲去。
  秦正眼睛却一直注意着牟黄。挥舞着手上的丈二双刃矛,又扫又挑,掀翻了一路的牟氏私兵。
  最后侧着身子又躲过了一根暗箭后,一夹马腹,大黑马直接跃出二三丈,朝着牟黄大喝一声,“给某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