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辽之之计

第一百六十二章 辽之之计

 推荐阅读:

  平阳绛县,县衙后厅。
  陈远一袭宽大白衣,头戴高冠,衣袖飘飘,只见他虽然眼眶有些黑,但精神头却是亢奋异常,说话的状态中,显示了一种强大的自信。
  经过一晚上的冥思苦想,他终于想到了可以帮秦正尽快解决问题的关键之举。
  一大早便异常认真的穿上了汉服,来请见秦正。比之以往不知正式了多少,就连行礼也是更加端正和严谨。
  他这个样子,搞得秦正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对待,只能也是跟着认认真真的对待了起来。此刻也是穿着一身官服,端坐与主位之上,认真的听陈远说着。
  此刻陈远站在大堂中央,对着秦正等人侃侃而谈。
  “主公,孟子有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孙膑兵法中也有提到‘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这两位先贤都有提到这天时、地利、人和,可见三者之重要。”
  转了一个方向,继续道,“同时,远个人也非常认同亚圣‘人和为最’的想法。依远之见,人和之说与亚圣‘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更是有一举同工之妙。”
  顿了顿,突然问道,“远之前也常在思量,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为何?”
  秦正到是知道一点,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是表现自己的时候,还是听听陈远这个自己最为看好的谋士如何说好了。装作一点不知道的问道,“辽之知道是为何?烦请说来听听,让我等诸君解此疑惑!”
  陈远好似得到了莫大的鼓励,自己苦思一夜的东西,在这里说出来,感觉是如此的意气风发。也是越说越兴奋,有一种叫成就感的东西,在胸中越积越多,脸上更是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光芒。
  要不怎么说,有时候人才也是需要培养的,不断给他提供实践的土壤,添加称之为信心的养料,自然就是茁壮成长。
  此时陈远的状态正是如此,被认可和尊重,让他兴奋的手舞足蹈,口若悬河。
  更加激昂的说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为何?实乃因大秦,百姓苦不堪言,徭役赋税繁重,这才有陈胜吴广登高一呼,应者从云。至大汉建立天下,从高皇帝至文景,称之为盛世,又为何?那是因大汉初年轻赋税徭役,百姓安康。而大汉至灵帝为何又开始战乱四起?还是因百姓困苦,身无片缕遮身,嘴无口食饱腹。这才又让妖道张角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蛊惑了民心。”
  说道这里,陈远环视了一周,见众人仿佛都是若有所思,嘴角也是微微一笑,朗声继续说道,“无数昏君、暴君身败名裂,亡国灭家。不难看出,把百姓安顿好了,让其有衣穿,有饭吃,则天下太平。远昨日思虑良久,如今主公也必须从人和入手,只要我等得道多助,只要我等有百姓支持,想我中原大地百姓数以百万计,再大的困难又有何惧之有。”
  陈远说的激情澎湃,斗志昂扬。秦正等听着也是心情激荡,士气高昂。但这些秦正他更想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是真的!
  开门见山,直接问道,“辽之之言,发人深思。正听闻后,有如醍醐灌顶。但人和之势,我等又该如何去实现呢?”
  陈远早已做了腹案,此时也是等候多时。见秦正主动提及,已经做了那么多的铺垫,此时自然是和盘托出。
  “主公此问,远已有想法。如今主公身为平阳郡行太守,也已经算是有了一个安身立命之地。这也算得上主公之一利。但平阳郡归属司州,由朝廷直接管控,所以就算主公把平阳各县全部压服,也是无益。最后免不得也是给他人做嫁衣。故依远之见,主公无需理会太多。只需利用行太守之身份,争取民心,传播仁义就好。”
  秦正有些听明白了,陈远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做好人!
  陈远看着眼神炙热的秦正,继续道,“主公,如今世家当道,大晋历来也善待世家,但对百姓却是刻薄。据远所知,平阳郡一共十二县。平阳县是郡府,另外还有杨、端氏、永安、蒲子、襄陵、绛、濩泽、临汾、北屈、皮氏这十一个县城。”
  “如今这些除了如今主公掌控的绛县,其余都被各县本地世家掌控,县中土地几乎都归世家所有。百姓没有多少土地,不能产出粮食,也只能依附世家,才能生活。”
  “而兵户之家,因为朝廷的兵民分户制度,兵户不能转民户,缴纳的赋税也更高,很多县中兵户已经只接卖身为奴。”
  “但兵户之事,是大晋自始就有的国策,不能妄动,但分地之事,却历来有之,武帝之时就有占地之说,只是到了惠帝之时,才慢慢被世家巧取豪夺。如今绛县世家已近全无,主公何不从绛县开始,只需让平阳百姓知道主公在绛县主持分地,必然可以大有收获。既能传播主公之名声,提高名望。也能吸引别处之民,来绛县安居,减少各地世家的实力,一来二去,彼消自长,一举数得。”
  秦正一听陈远此言,不由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打土豪分土地吗?大名鼎鼎的土地改革自己竟然忘记了。
  确实,自己如今身为平阳郡太守,虽然是暂时的,但也是实打实的一郡之长。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分地之事,合情合理,关心百姓疾苦,分内之事。
  更何况绛县如今世家已经寥寥无几,在这里搞这些也不会有多大阻力。反而要是自己在这里分了地,百姓自然对自己是感恩戴德。
  如果以后哪个不长眼的上任之后,要废除自己的命令,收回百姓手中之地,怕是不简单了。如果搞得怨声载道,自己还又可以收一波好人卡。
  如果没有人来接任,百姓有了自己的土地,肯定是会努力耕种,届时自己收税也有的地方收。要知道土地在世家手里,自己可是一点税都收不上来。
  想到这里,已经是好处多多。大声命令道,“辽之之言,甚合我意。这样,传本太守命令,即刻统计绛县所有土地。有主之地,限十日内持凭证过来办理。十日之后,按无主之地全部分掉。”
  “所有百姓,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分汉胡,只需到绛县县衙登记,遵纪守法,即可分地50苗。”
  “嗯,就这样!辽之,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