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一百六十一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推荐阅读:

  对于预感之类,别说古代人,即使在后世人,也有很多人相信,通常说的“第六感”或者“直觉”就是这个说法的直接提现。当然流传最广的还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一套。
  而在古代更是一种高深的学问,而不是想后世很多人觉得那是迷信。但是究竟是迷信或是科学谁又说的准呢?
  在春秋战国之时诞生的阴阳家,相信万事万物上至宇宙,中至国家,下至个人,都是相生相克,宇宙阴阳消长,国有五德终始,人有否极泰来。
  西汉武帝之时,儒家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直接让刘彻把儒家推上了神。包括史记等很多名著也受到影响。大晋之时,郭璞整理归纳创造了风水学,一直盛行到了现代,甚至到了网文世代,那些盗墓和寻宝更是让人津津乐道。
  这些东西是神秘的,又是新奇的。人们对未知总是即恐惧又好奇,但不管如何,靠这些东西养活了无数的人。从帝王到贫民,百上千万的人为他买单。
  如此之下,见秦正这么认真的说出“恐我等难逃此劫”,所有人都心情一下子沉重了不少。
  陈远更是不敢不当回事。语气沉重的开口道,“请恕远多言,主公可否跟远说的更具体一些,也好让远能试试看能否推断出更多东西,以便我等能化解此劫。”
  秦正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自己麾下所有文武,都一脸沉重的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一般,不由得也是一怔。
  但此刻总不能告诉他们,刚刚自己那样说是糊弄他们而已,其实只是觉得一些事情都可以更快一点。所以也只能继续顺着话题说下去,不过想到马上就会到的五胡乱华。秦正的心情沉重也沉重了起来。
  沉声说道,“正时常做梦,梦到天上的云全是红色,地上铺满了枯骨,自己骑在马上,在天地中乱砍乱杀,仿佛在于整个天地做战一般。有一个声音从天上不停的跟正说,炎黄的灾难就要降临,亡族灭种,苍天倾覆。枯骨被当成柴烧,头颅堆砌于天高。炎黄的女子将被当成羔羊,男子将全部变成大地的养料。”
  这是秦正第一次对别人说出马上要来临的大灾难,这样的梦他也确实做过,但这样的话一说出来,却让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秦正的描述实在是太恐怖了。牛三等人握紧了双拳,他又一次想到了发生在并州的景象,可不就是如秦正刚刚所言。
  他也有发现一些端倪,但却没有想到会如此严重。此时越想越觉得恐怖,越想越觉得惊悚。
  ……
  清风徐徐,杨柳依依。
  绛水边的草地之上,陈远坐在地上,双手往后撑在地上,惬意的伸直着双腿,一只光脚丫伸到了清澈的河中。
  感受着微风拂过面庞,水流捎过脚背,小鱼儿咬着自己的脚趾头,陈远感到无比的惬意。嘴角弯出了一道翘起的弧线。
  “咯咯咯”的欢笑声不停的传入他的耳中,不远处自己的妻儿正在草地上追逐打闹。一会是妻追儿,一会是儿追妻,追上之后还一阵的挠痒痒。看着陈远也感觉身上一阵骚动。嘴角的笑意也是越来越浓。他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和幸福,就因为有他们这一大一小两个精灵。
  突然一阵尖叫声传来,陈远睁眼就看见碧玉蓝天已经变成了赤红一片,远处的绛山更是燃起了大火。自己的妻儿竟然陷入了一片桃林之中。
  那些桃花鲜艳异常,如火似血,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大地,而且还在向自己这边快速延伸。桃树林迅速把他掩埋在其中,桃树上结满了硕大的桃子。陈远仔细一看,那些分明是一个个似桃子一般的人头。
  这一下陈远哪里还坐的住,赶紧收回自己的脚,一低头却发现清澈的河水也已经是鲜红一片。
  顾不得多想,慌忙的向妻儿跑去,一把就抓住了妻的手,抱起自己的儿就拼命往回跑。陈远跑了许久,但却并没有出汗,这让他更绝诧异。自己可不是如主公或者牛三那样的武将,平日里重活都不干,哪里跑的了如此之久。
  正疑惑不解之时,突然感觉手上抓着的柔夷,变得硬邦邦,还一阵发冷。低头一看,自己哪里抓的是娇妻的手,而是一具骷髅爪。而在不远处却有着一团火,火上架着一个烤肉架,随着穿肉的铁棍不停的转动,他愕然看见,那被烤着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妻儿。
  “啊……。”的一声惨叫,陈远满头大汗的坐起了身来。发现自己的妻陈周氏正不停的呼喊着自己。此时一看自己醒了,不由得一阵大喜。
  “夫君,你是做噩梦了吧?你看你满头大汗,快擦擦,可别得了风寒。”
  说着就准备起身给自己拿毛巾擦汗。陈远直接一把拉住了妻的手,这一刻他一分也不愿意松开。
  看着自己身怀六甲已快生产的妻,陈远温柔的一笑,拍了拍陈周氏的手,低声说道,“无妨,你也快生产了,可不要累着,某自己去拿就好。赶紧休息吧!某去外面站一会。”
  “嗯,那你也早点休息……”。
  陈远再次拍了拍妻的手,起身替她掖了掖被子,轻声便出来卧房。
  看着天上耀眼的星空,陈远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主公给他说的那些梦中景象,又一次回荡在了他的脑中,他不想相信,但又不敢不信。
  万一主公的梦境成了事实,他简直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的惨景。到了那一天,怕是曹操所说“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也不能比那万一。
  陈远嘴里喃喃道,“如果按照主公所预感的那样,女子变成了羊羔,那不就是任人宰割。男子变成大地的养料,不就是让人全部杀光。这不就是亡族灭种了吗?那也将是所有炎黄子孙的悲哀,中原大地的悲剧。炎黄的灾难……,亡族灭种……,苍天倾覆……。”
  “不行,绝对不行,华夏从远古至今,祖先靠双手双脚,历经了多少磨难才让这一片土地有了如今的辉煌,如若梦境成真,天下大乱,那必是天下百姓的灾难,哀嚎遍地,血流成河,白骨皑皑。我等又岂能眼睁睁看着中原沦落,华夏覆灭?!”
  陈远紧攥双拳,嘴巴抿成了一条线。眼睛睁睁的看着璀璨星空,下定决心。
  “吾辈定不能让这一切发生,救天下之大任,虽千万人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