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

第一百三十六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

 推荐阅读:

  送走郭璞,秦正把玩着手中的茶碗,陷入了沉思。虽然他刚刚对郭璞说的是豪气干云,但那是装出来唬人的样子。
  毕竟他也算的上是一个领导者了。需要给跟随他的人一种希望,才能激起麾下之人必胜的勇气勇气和信心。领导者就是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领导者就是要去解决别人不能解决的问题。
  如果作为领导一遇到事情就惊慌失措,大喊大叫,或者推卸责任,别人还怎么跟他混。
  幸亏一直以来,秦正所有的决定都还算靠谱,他的故作镇定,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高深莫测,成了胸有成竹。这就好比一个成功人士说的话,自然很容易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一样。
  不知道在哪里听到过这么一句话。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秦正是深以为然。他在刚刚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现在剩下的就是做最好的准备。
  他一条一条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问题都罗列了出来。
  首先当然是针对郭璞所说的平阳郡情报。
  按秦正的想法,这个情报问题就像是玩游戏开地图,两眼一抹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所以这个问题必须抓紧。
  看洛阳那边的动作如此迅速,如此看来,那些人可能也是担心自己知道了平阳郡的真实情况。这才急匆匆的赶来,并要求即刻出发。
  其次则是如果真如郭璞所言,平阳是那般情况,自己还要不要去?
  不去肯定就是是违抗军令,直接就会获罪。虽说自己一直对大晋朝廷不甚在意,但如果跳出去单干,一旦没有了大义,很多事情也不好办。
  但是如果去了,粮草又该如何解决。那里长年战乱,治下百姓估计自己都吃不饱,这个时候还去找他们征粮,估计讨不到好处。而且就算是征到了粮,又能征多少,又能征几回,这样也维持不了多久,不是长久之计。
  自己现在顶着一个行太守的名头,万一搞出了民变,那可就是官逼民反。估计背后给自己设计了这个大坑的阴险小人。虽然自己不知道是谁在捣鬼,但绝对相信对方不会放过如此好泼脏水的机会。
  都不需要再去织罗其他一些勿须有的罪名,仅仅一个官逼民反,霍乱地方的罪名,直接就可以给自己发来十二道催命金牌。
  再说回来,自己也不可能对那些穷苦大众下刀子。那样的话,又和那些个乱华的胡人有何区别。他最多是一个愤青,不是一个混蛋。
  其三则是补充兵力的问题。他现在加上所有的人,包括后勤和奴隶,只有3000多。先不论这3000人马中后勤部的战斗力,和奴隶的忠诚度,以3000对十几万,领头都不够,完全就是去送死。说是螳臂挡车那是一点都不夸张。
  这些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呢?
  杨采儿跪坐在一旁,对秦正和郭璞的谈话她是全程听在耳中。因为郭璞在河东一带虽不算家喻户晓,但有关于他的传奇故事,倒也听说过一点。对郭璞善于占仆的事情,自然更是知之甚多。
  现在听到郭璞对秦正此次北上平阳郡竟然是大凶之兆,不由得眉头紧皱,面露忧色。
  刚刚看秦正在谈话之时还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但此刻郭璞一走,却马上陷入了沉思,眉头紧皱,这不禁让她也紧张起来。
  犹豫了半天,看秦正终于放下了手中把玩的茶碗,赶紧上前又添了一碗茶,支支吾吾的问道,“将军,此次北上难道真如郭先生所言,是大凶之兆吗?”
  秦正从思考中回过神来,自然也已经有了一些打算。听到杨采儿说大凶之兆,眼睛不由得就扫了一眼杨采儿的胸前。
  嘴角一翘,眯着眼睛一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样子,嘀咕道,“是啊,果然好大的胸……。”
  杨采儿却是没有听清楚,但眼睛却是把秦正的动作看的是清清楚楚,不由得脸上通红一片,娇嗔道,“将军,你在说什么?奴婢没有听清楚。哎呀,都什么时候,你能不能跟奴婢说说,您是否有何打算的?”
  “这个嘛,现在还不能说。到是有一个问题要问问你。刚刚你也听到了,此去平阳凶多吉少,你……,还要跟着去吗?”
  “将军,奴婢自然是跟着去啊!奴婢早已经发誓,今生今世,做牛做马,都要报将军救命之恩,要报将军替我父母,替杨家村死难相邻报仇之情。所以不管你到哪里,奴婢都要跟着将军你。”杨采儿急忙答到。
  秦正听得是眼睛直翻,这让他有些不可思议!
  他在后世之时,那会几乎所有人扶跌倒的老太太都不敢扶,救人也不敢救,就怕被人讹上。
  甚至他还听说,一个大学生为了救落水儿童,自己淹死了。但被救之人和被救之人的家属最后连面都不敢露。
  这一会竟然有一个女子,因为自己顺手救了她,又顺手帮她报了仇,就要给自己做牛做马。看样子还准备生死相随的样子,还真是让他有些不习惯。
  “你这个小娘子,不要老是奴婢奴婢的称呼自己,秦某可没有把你当奴婢。这样,你要跟着我也可以。但必须听我的命令,先说好不管是什么命令都要听,你可答应。”
  杨采儿闻听此言,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秦正瞄向自己胸口的眼睛,脸上又是一红,但过了一会,还是唯唯诺诺的低声说道,“杨采儿愿意听从将军的命令,任何命令都听。”
  秦正呵呵一笑,“那行,有你这句话就行。现在我就命令你,好好待在张家村。”
  不待杨采儿说话,秦正直接继续对着她说道,“此去平阳,战事连连,带一个女子实在是不方便。何况军营之中,如果作为将军的我,还要女子服侍,又怎么样带兵打仗。战阵之上,只有战士,没有侍女。你好好的在张家村待着,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再通知你过去。”
  杨采儿听到这里,更急了,“可是,将军……。”
  秦正又是打断道,“诶,你刚刚还答应我一定会听我的任何命令,这才是第一个命令你就不听了?”
  杨采儿看着秦正认真的表情,最后只能眼泪汪汪,双手使劲捏着自己的衫裙,低着头轻声呜咽道,“奴婢……,听从将军的命令。”
  “行了,别哭了,来擦擦眼泪,不然你一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去吧,准备准备,我等会就让人送你回去,我也准备要出发了。”
  “诺……”。
  看着杨采儿转身离去的背影,秦正还有些遗憾,多好的女孩子,温柔体贴,身材好,又会服侍人。
  “唉,也不知道以后便宜了哪个猪。唉,算了,自己没有这个命啊!”
  先是一阵叹息,然后大声朝帐外喊道,“李能,派人通知所有百将以上的军官前来议事。另外,把葛先生和郭燚也叫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