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见面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见面

 推荐阅读:

  垣县城头,单英又一次站在那里,不知为何,他今天的眼皮一直在跳,跳的他心慌意乱,跳的他心绪不宁。
  夕阳照的他的影子在前方的地面上拖得老长。看到自己变形的影子,原本应该很平常的事情,但今天却不知道为何,让他突然想起了自己部落一直流传的那首歌。
  太阳自东方升起,带来幽鬼的冰冷,大地在燃烧,祖先的之灵在哭泣,男人的头颅被割下,女人心肝皆破伤,当伏下身子聆听,上天后世之声音,一切还正长……
  不知道是怀念,还是感伤。单英嘴里不停喃喃细语着,这首以前阿妈在世时唱过的歌谣。明亮的眼睛,不时扫视远方的王屋太行。最后都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单英正在感叹之时,突然一条长长的黑线,出现在了眼中。他很清楚的记得,上次这个方向出现人影的时候还是三天以前,这一次又会是什么人呢?
  ……
  秦正骑在战马上,右手边是勒进,勒进的右手边是李能。身后跟着一千“骑兵”,长长的车队跟在后面。车上高高隆起,堆满了干草和粮秣。
  车轮滚动,马蹄轰轰,整个队伍无一人说话。配上身后的黑影,如同从王屋山走出的一群山鬼幽灵。
  秦正最终还是没有杀那1000匈奴俘虏。正当他要下令放箭之时,勒进看出了端倪,那一刻勒进放下自己的所有尊严,五体投地的趴伏于地,真诚的祈求秦正接纳并饶恕他们的罪行。
  秦正挣扎良久,最后心中的天使又一次占据了上风。当然,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也未尝不可,他心中的恶魔就是这样劝导他的,可惜的是,目前他还办不到。
  也许他还没有亲眼看到胡人肆虐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也许他的良知让他不敢放肆。也许到了地狱那时,他心中的恶魔会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勒进此时心中复杂无比,原本以为自己根本不会害怕死亡,可能因为是心灰意冷之时给的希望,并不觉得那有多珍贵,直到别人突然要拿走时,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想死。
  秦正的那双眼睛,勒进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也绝对不会看错。那一刻的冰冷、无情,如一把利箭直插在灵魂最深处。勒进在很多杀人如麻的人那里,都看过那样的眼神。看待他们如同看待猪狗的屠夫。
  当然如果秦正只是想杀一人或一部分人,他也不至于如此害怕,他自己就杀过不少。最令他心悸的是,那个恶魔竟然想杀了他们所有的人。
  原本以为自己是狼,最后发现自己只是一只羊。原本以为大晋是一块肥美的牛肉,最后发现那块肉是铁做的。
  此刻虽然骑马走在最前面,勒进却早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意气风发。反而有一些拘谨和小心,时不时就想放慢速度。
  秦正看着勒进的小动作,低声在旁说道,“不要紧张,我说话算话,只要你听话,不仅不会杀你,你的族人也很安全。你要是把事情搞砸了,大不了,垣县我不要了,你们都要死。以后还有更多的匈奴人会死,我不会再相信你们,更加不会再怜悯你们。好好表现,坐直就好,拿出以前的气势来。”
  勒进太阳穴突突一跳,悄悄给自己提了提劲,低声回答道,“诺,主人,勒进遵命。”不过话却说的好似一只鹌鹑。
  秦正一看,直接低声呵斥道,“你是勒进,中护军将军勒准的从弟,辎重队主将,不要把自己搞的那样没出息,直起身来。”
  ……
  望山跑死马,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到了垣县城下。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城门外,这次没有派人上前,刚好停在200步一箭之地的位置。
  单英看着外面的这支骑兵,一路走的很慢,很安静,除了车轮和马蹄声,没有一个人说话。全副武装,有些地方却是血迹斑斑,看样子经过一次惨烈的厮杀,很明显,他们属于胜利者。
  目光阴冷,如狼似虎,仿佛随时准备扑向他的敌人,下一刻直接用弯刀砍断对方的脖子。
  战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单英认识,正是勒进。在城墙上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他可以在赫连达兰面前抖威风,却是不敢找勒进的麻烦,毕竟勒进是勒准的从弟,单论官职也比他高。
  满脸堆笑的大声喊到,“城下可是勒将军当面,远来辛苦,不知可否出来一见,让小将给你接风洗尘。”
  勒进微微用眼扫视了一下秦正,秦正却是一摇头,只是示意李能上前,吩咐道,“跟他说,因为这次河内的粮草征收原本就不多,辎重队又受到不知道哪里来的盗匪袭扰,虽说没有太大损失,但将军心情还是不好,接风洗尘就算了。加之还要扎营休息,还是直接交接辎重粮秣就好。”
  顿了一下,继续道,“然后再跟他说,请他帮忙通知赫连达兰等人,要是伤好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归队,明天要返回河内。”
  李能按照秦正的意思,朝着城头也是大喊了一通,之后便又转了回去。
  单英嘴巴闪过一丝不屑,同时也有一份释然。刚刚的那段话,也只是一种态度,客套而已。因为勒进每次都不会与他会面,也从不进城,更加不会停留于此。
  ……
  时间一分分过去,城外辎重的交接很顺利,单英在派人草草查看过每一车的情况之后,辎重车一辆一辆的被推进城里。
  望着吊桥被慢慢拉了上去,城门缓缓关上,秦正强忍着要下令攻击的冲动。
  他知道即使自己趁辎重车进城之机攻陷城门,也无法通过城门后那长长的甬道。那东西如同后世的瓮城一样,让人只能沿着设定好的路线行进,足够城墙上的弓箭手杀死涌入城内的所有人。
  ……
  月黑星稀,空气中刮着阵阵令人舒服至极的微风,这种舒服,就连池塘荷叶上的青蛙,都舒服的闭上了嘴巴。
  垣县笼罩在深深的黑色当中,朦朦胧胧的星光里,整个城池如同一个梦幻世界。
  黑暗之中,停在粮仓的辎重车上,突然慢慢的钻出了一百多个影影绰绰的黑影。
  金翼和赫连达兰也拿起来单英派人给他们送来的武器,仔细检查着身上的铠甲。
  离城墙三百步之外的地方,1000士卒也在秦正的率领下,静静的坐与地上,身上全副武装。
  大战即将打响,只是不知会有几人倒下,又会是何人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