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苏果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苏果

 推荐阅读:

  说这话的人是苏果,也是那个连续被勒进抽了两边的倒霉蛋。听到秦正的几次询问,匈奴人都无动于衷,苏果感觉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必须赶紧抓住。
  但也是一阵担心不止,毕竟刚刚到战况,他也看的比较清楚。现在连凶恶的匈奴人都被杀得人头滚滚,缩在一边的民夫也有不少成了被殃及的池鱼,枉送了性命,他还是靠着躲在辎重车底下才侥幸活了下来。
  但此时自己主动跳出去,谁知道会怎么样,就是掉脑袋也是有可能的,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被杀了也就杀了,多他一个又不多。
  秦正闻声看去,发现是一个一身破布衣裳,身上脏兮兮。身材瘦小,贼眉鼠目的民夫。
  此时正跪在远处那一群民夫前面,对自己喊着话。长的有些磕碜,不过秦正倒也没有以貌取人。
  先是虚扶一下,客套了一句,“这位小郎,快快请起。”
  接着沉声问道,“不知小郎是何许人也?又是如何知道这些匈奴人的情况?要是你真有办法与我得到想要的情报,那可就真是帮了大忙了。本将一定大大有赏。”
  他现在感觉自己算是博对了,原本是大着胆子搏一搏,如果刚好碰到伯乐,那他苏果也就可以借此机会出人头地。
  现在看来,那位将军对他很是和善,比起以前自己碰到的所有高官显贵,或者说比起那些身微言轻的布衣小吏态度都要好的多。就连自己的一副小人之像,在对方眼中也没有受到鄙夷,他不由安心不少。
  看到秦正的手势,苏果也就顺势站了起来,毕竟他也不喜跪拜他人,然后疾步又走近了一些,拱手道。
  “小民姓苏名果,河内人士。先多谢将军大恩,能帮到将军那也是小民的荣幸。至于如何知道,一来小民在辎重队已久,观察和留意之下,倒也大致了解一些情况,二来,小民先祖曾历代为吏,倒也有些手段可以问出一些事情。”
  苏果一番不卑不亢的回答,倒也让秦正又多了一分信心。也没有在意他在说道历代为吏之时,脸色微微露出的尴尬。
  原本苏家在当地还是有些威望,一直都是县里面管营,也就是管理监狱的监狱长。不过那是曹魏之时,至大晋朝,因为种种原因,苏氏慢慢没落,到如今,已经沦落到靠给人帮工过活。
  苏果脸红,一来这管营,名声不好听,而且自他爷爷那一辈开始已经被罢。不过他有一句到是没有错,管理监狱的,肯定要审问犯人,他研习家传之法多年,倒也有些信心。
  秦正可不管别人先祖是小吏还是大官。他只知道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才是好猫。现在有这么一个坦言有些手段的人跳出来帮自己,试一试又不会掉块肉。
  直接也是笑着问道,“不知道小郎可有什么要求,只管提来,我全部应允。”
  苏果听闻秦正此言,更是大喜,看样子自己要发达了,这位将军竟然如此看重此事,自己更加要把握机会才好。
  “小民只需将军给我准备一个安静一些的位置,给我一把小刀,几根绳索,再安排几个兵卒给我即可。”
  “哦,这些都没有问题。”
  秦正答应之后,随口又对李能安排道。“你去安排一下。”
  心里也是慢慢猜测,“听这个苏果的描述,这家伙看样子是想通过审讯来获得消息。就是不知道这苏果有多大的能耐。世代为吏,不会都是酷吏吧!要是这样,可能还真有办法。”
  嘴里随即说道,“苏小郎,你的条件本将都答应,事成之后,更是不会吝啬赏赐。本将希望你不管用什么办法,尽快帮我问清楚辎重队的所有事情,记住是所有……”。
  “诺……。”
  ……
  听着远处不是传来的凄厉惨叫,秦正心里不时一动,他对这个审讯还是有一些好奇心。但想着自己最好还是表现得神秘一点为好,免得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土鳖就不好了,也就安静的坐在一个青石之上。
  静静摸着手上的短柄锤。但不时往惨叫传来的方向望去的眼神,却是暴露了他那颗躁动的心。
  随着匈奴俘虏一个个被不停的拉去带来,秦正手上的资料也是越来越多。
  ……
  第二天清晨,隆隆的战鼓声,在铁牛峡入口处响起。三通一毕,所有人各自站到了自己的位置。
  昨天死去的人他都做了安排。民夫和麾下士卒,秦正命令单独安葬。至于匈奴人,直接被剥光了衣服,由民夫抬着丢在了之前挖出的猫儿洞中,塞的满满当当还不够,又让俘虏挖了一个大洞,才算收拾妥当。
  最后就连地上的血洼,也用泥土覆盖,一瞬间,整个战场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他已经从匈奴那里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昨天晚上思索了一夜,他今天还要做一件大事。
  秦正先是来到了民夫这边,看着下面站的乱糟糟的人群,大声喊话道,“诸位,我是平北将军麾下鹰扬校尉秦正。我知道诸位都是河内人,因为匈奴人才来到河东。诸位受苦了……”。
  等候的掌声没有响起,让秦正有些尴尬,“妈的,此处应该不是有掌声吗?以前领导讲话,自己可都是积极鼓掌,这些古人就是不识趣。”
  轻轻咳嗽了两声,继续喊道,“现在河内之地已经变成了匈奴人的牧场,诸位也成了匈奴人的猪狗。这一点我想诸位都不会否认。现在本将跟诸位说这些,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在这里招兵买马。”
  “如果你愿意当我秦正的兵,吃香喝辣,我有的东西你都会有,官职,土地,金钱,女人,我秦正说话算话,你们可以问问我麾下的任何一人,如有违誓,千刀万剐。如果不愿意,此时却是不能放你走,你还是做你的民夫。如何选择,诸位自便……。”
  看着这个年轻的将军,那一番浮夸的表演,所有民夫觉得自己被耍了。这位小将军,你这样有意思吗?这还如何选择?这有的选择吗?
  苏果最先响应,他昨天的努力可是换来了不少金钱,怀里鼓囊囊的。何况原本他就有投靠的心思。
  站在人群中大声喊道,“将军大人,我愿意,我苏果全奈将军相救,才能从匈奴人手里捡回一条命,不然这次肯定是死路一条。我誓死追随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他人一听,得,这个马屁精。不过说的也在理,就算不是,也没办法不是。只能也是跟着一阵大喊。各种呼声呼呼啦啦,此起彼伏,倒也声势颇大。
  民夫在秦正的一阵威逼利诱之下变成了民兵,但事情却没有结束。从昨天的战事来看,没有见过血的兵卒还是不行。匈奴俘虏的问题也还没有解决。“唉,一箭双雕吧!”
  秦正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忍。这些人投降了,但自己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何况1000匈奴战俘,委实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