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一百零九章 三招

第一百零九章 三招

 推荐阅读:

  北宫纯看着冲过来的几十个匈奴骑兵,感到有些好笑。这是干什么,来送死吗?不由得对这些人多了一丝惊奇。
  虽然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其实人的好奇心更大。有资料显示,正是好奇心,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好奇心越大的物种,征服世界的能力越强。所以现在有教育家也呼吁不要勒杀孩子的好奇心。
  北宫纯此时好奇心一上来,竟然破天荒的没有选择直接动手,反而一挥手,让所有人稍安勿躁。
  张纂疑惑的问道,“督护大人,那些人想干嘛?使者吗?”
  马鲂倒是淡定,漫不经心的说道,“依我之见,他们一定是刚刚逃过一劫,现在准备补上,督护大人,让我带人上去灭了他们?”
  “不必了,待我去看看。”北宫纯说完不等其他人反应,就一夹马腹,“驾”了一声,就策马奔了出去。
  主将一移动,其他人当然也只能跟着。至于姚基等人,也是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翻身上马,跟了上去。
  ……
  铁伐破带着跟出来的突骑,双眼通红,虽没想只有这么点人愿意和自己一起冲出来,匈奴勇士这个曾经无比自豪的称呼,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承担了。
  虽然气愤不已,但也无奈之极。刚刚的冲动经过迎面的风一吹,清醒了不少。知道自己的举动让人感觉就是找死,而且如果就这样直接冲过去,估计一个回合都不用,自己这几十号人都得完蛋。
  要是自己一个就罢了,自己从来都不怕死。但要是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让其他人命丧当场,就万斯难辞其咎了。这些人可都是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才跟着出来的。
  看着西凉蛮子在一员将领的带领下,也往这边奔了过来,心又是一阵狂跳。不过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自己还是会跑出来。
  他已经看到清理战场的那些人,已经没有再去枭首,看着首领的尸体,终于被自己暂时保住,他也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定了定神,铁伐破朝四周一顾,大声说道,“大匈奴的勇士们,诸位都是好样的,不过如果我们这样冲过去,只能是一死。我知道诸位不怕死,不然不会跟我出来,但是我不想诸位死的如路边的野狗一般没有价值。”
  “铁伐破,你直接说,我们都听你的,那些土狗,根本不配称为大匈奴的勇士,现在首领死了,我只服你。”
  “对,铁伐破,我们听你的,你直接下令吧!”
  “好,既然如此,还请诸位稍后,我决意与西凉蛮子斗将一场,若胜,则换回首领的尸体,若败,诸位就回去吧!”
  “铁伐破,若胜一起回,若败一起死,有什么好怕的……。”
  “对,我不怕,等你胜了一起回。”
  ……
  北宫纯看着那几十骑在100步外停住了脚步,只剩一骑奔了过来,手一举,全军也止住了脚步。
  他心中的好奇更甚,很想知道对方到底是想干嘛?一双好奇的眼睛死死盯住对面奔来的一骑。
  只听对面来人大声喊道,“我乃匈奴铁伐部铁伐铁伐破,特来挑战,你等西凉人,可有勇士敢来应战?”
  北宫纯看着那铁伐破那年轻的面容,骑在马上是如此的朝气蓬勃,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当然也可以说成是傻不拉几,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突然想到了以前的自己。
  不由对这个小子更是好奇,心道,“自己以前是为了立功,这个匈奴小子,难道也是为了立功,想拿自己来成名立万?”
  直了直身子,厉声喝道,“你那匈奴小子,毛长齐否,就你这样还敢来挑战,赶快回去,这次我不杀你,如果还有下次,让你一刀两端。”
  “你等可是不敢应战,不敢就直说,何必夸下如此海口。且不用害怕,如我胜,只需你等还我一具尸首就好,如我败了,任你处置。如何,现在可敢应战。”
  北宫纯哈哈哈大笑不止,那小子竟然拿这样粗鄙的借口来激自己!不过还别说,简单是简单了点,管用。要是不答应,还真以为自己就怕了他!难道还能让这竖子借自己成名?
  铁矛一指,故作大怒的喝道,“竖子敢尔,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不过条件得换换,你若胜,你要的尸体给你。你若败了,你要的尸体也给你。我也不杀你,不过刚好缺一个马凳,由你来做。如何?现在,你可还敢应战?”
  马凳,是古代一种上马的工具,一般是木制,当然有时也可以直接由奴隶来充当。这里北宫纯也有调侃铁伐破的成分在里面。
  北宫纯现在对这小子越来越感兴趣了,冒着生命危险来挑战,胜了就为了换一具尸首!难道他有很重要的人刚刚被标枪干掉了?
  “好,一言为定,我以我母亲的名义发誓,必定遵守誓言,希望你也是如此。”
  竟然用母亲的名义!随你便,但自己不会拿母亲开玩笑,发誓也不行。
  北宫纯不耐烦的说道,“你爱信不信,来,我让你三招,你是没有机会赢的,小娃娃……”。
  “啊”……。
  “驾……”。
  只见两人同时一夹马腹就冲向了对方。旁边众人都是一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好好的战场,变成单挑比武了?
  ……
  “杀……”,铁伐破大吼一声,用力一夹马腹,“恢聿聿”,胯下战马一声嘶鸣,突然加速,举矛便朝着北宫纯的脖子刺去。
  北宫纯却是好整以暇,不紧不慢的手中铁矛轻轻一摆,就荡开了刺来的矛尖。嘴里一声大喝,“第一招。”
  铁伐破脸色通红,对方的力量太大了,只是磕了一下自己的长矛,就感觉手酸麻的厉害。
  但此刻已经没得选择,狼嚎一声之后,调转马头,又一次冲向了北宫纯。
  “杀……。”还是一矛刺向了咽喉。
  “没用的,你这招太慢了,力气是有些,但速度不行啊,小子。”
  北宫纯又是一招后发先至,荡开了对方的长矛,连身子都没有晃一下。甚至还开口点评起来,让旁边的观众有些发狂,这简直太儿戏了。
  铁伐破又一次调转马头,这是第三合了,那个家伙还真的准备让他三招,不管了,最后一招,死就死吧。
  “杀……”。
  铁伐破正想再次进攻,突然,一阵喊杀声从远方传来,北宫纯一愣,后方的张纂声音同时也传了过来,“督护大人,西边杀来了很多匈奴人,应该有3000骑,怎么办?”
  北宫纯看着对面同样愣住了的铁伐破,看的出来,应该不是对面家伙搞得鬼。不然不是跑了就是趁机进攻,倒也没有多想。
  大声喊到,“匈奴小子,今天没时间过招了,尸首让给你,下次有机会一定让你给我做马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