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八十二章 一边走一边练

第八十二章 一边走一边练

 推荐阅读:

  前方的喊杀声,在匈奴人从自己身边狼狈逃窜而出中慢慢结束,地上的尸体犹在,鲜血还未干透,如果不是那十颗死不瞑目的头颅在无声的指责,郭璞甚至觉得自己刚刚只是做了一场梦。
  站在自己的车架后,看着眼前的全副武装,人马俱赤的骑兵,郭璞不知道是该感激呢?还是应该担心!心里一阵苦涩,暗暗想着自己等人不会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吧,因为这些人,郭璞怎么看都不像跟自己是同类,高鼻深目,不是鲜卑就是羌,总之又是胡人。呜呼哀哉,为什么这个世道,胡人这么多呢?
  不过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些胡人骑士还没有人骚扰他们,却也是把他们围了起来,不知道是在准备抢掠还是杀戮,只希望不要再死人就好了。
  此刻所有人都是安静异常,就连刚刚死了亲人的也都不再哭喊,那群匈奴人就够狠了,一个不顺心就砍了他们十个人,现在这一波就这么一会功夫就赶跑了匈奴人,因为自己一个哭喊,被杀了那可就是哭都没机会了。但也是只一会,就传来一个声音,让郭璞如是天籁。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没事干啊!张纂,派出斥候,查看四周。阴浚,收拢马匹。马鲂,打扫战场。”这个声音的主人一说完,根本没有和郭璞打照面就带人策马而过。
  郭璞是一阵尴尬,也许是因为自己杞人忧天的无知,也许是因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无奈,自己这一群大活人竟然被直接无视了。但不管怎么样,却是一件高兴的事情。高兴的他,没有注意到自己一直文质彬彬的儿子,此刻的眼睛里却是一阵火热。
  他在庆幸自己等人被胡人无视,他哪里知道,并不是北宫纯无视他,而是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们。
  以前秦正兵力不够时,对于这些队伍还有些兴趣,因为也许有人因为没有饭吃,选择成为一名士卒,但现在他已经满员,马上又要大战,也就不再自找麻烦。
  北宫纯等人路上碰到的逃难队伍不少,这里也是把郭璞当成了一般人对待。
  就在郭璞神游天外之际,在想着要不要去道谢或者赶紧绕道溜走时,一团更大的烟雾从远处升起,一二一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传来,随着一阵整齐的脚步身,却是秦正终于也是到了这里。
  “北宫大哥,你们也太快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跟上,你就搞定了。你也留点手让我的兵卒见见血,捞点军功嘛!欺负我们两条腿跑不过你四条腿吗?”秦正满头是汗,但气息却是不紧不慢,隔老远他就笑容满面的朝着北宫纯喊道。
  北宫纯转头看向秦正,刚刚还是一脸严肃的脸上,也是变成了笑容。“秦小弟,不是大哥快啊,我是想等你们一起一起上的,但一上战场了当然就不能留手不是,只怪这些匈奴人太弱,一下就怂了,我当先锋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碰到一个冲锋就逃跑的部队,这也是头一出,这些匈奴人比起鲜卑来差的太多了。”
  北宫纯说这话确实不是夸张,现在的匈奴人确实比鲜卑差的太多,去年,也就是公元307年,刘渊从司马颖处带着刘聪遁回部落后,准备进攻由司马腾的势力范围晋阳,前期是一片捷报连连,但司马腾出资请来鲜卑骑兵之后,就三千人鲜卑联合司马腾的旧部,联盟对上部落,匈奴大败。
  后来鲜卑一走,司马腾又被杀得是人仰马翻,司马越最后看不下去,无奈把司马腾调到了邺城,却是让司马腾被石勒等人赶出之后,一命呜呼。所有,大晋士卒战力普遍比不过匈奴,匈奴则比不过鲜卑,至于把鲜卑赶出凉州的羌族,可见也是实力非凡。
  北宫纯调笑完秦正后,又是落井下石道,“哈哈哈,另外,我叫你骑马你也不骑,那可不能怪我欺负你两条腿啦。”
  虽说北宫纯一直调笑秦正,但这算是亲密的表现,他对这个在洛阳认识的朋友还是非常喜爱,十分对他的口味,不卑不亢,豪爽大方不小家子气,与他喝酒直接大碗干,更是敢和他玩角抵之戏,而且还屡败屡战,豪不害怕。到也是对秦正佩服的紧,觉得这个小弟确实不错,是个能吃苦的汉子。
  他哪里知道,这是因为秦正觉得时间紧迫,必须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除了利用他打磨自己的力气和武技,还想借此投其所好,提升亲密度,而且秦正的硬气功,确实没有让他觉得被打被摔有什么不能忍受的痛苦。
  唯一让北宫纯不爽的就是这个秦傻子有马不骑,非要和他的士卒在地上慢慢走,怎么就这么傻傻呢?做骑兵多好!
  秦正哪里是不想做骑兵咯,他只是不会骑马罢了,而且现在麾下兵卒的训练,他是一点都不敢马虎。加上特殊时期,也没有太多奖励可以拿来激励兵卒,所以他一改常态,亲自带头参与训练。
  幸亏在洛阳时做了调整,不然2000人的规模,按照常规训练哪里能上战场。以老带新,以老兵为骨干,成立五人小组,缩小训练面,减少训练内容,加之每天24小时与士卒在一起,才将将能拿的出手。
  但是天气热,加上一身盔甲,装备,,弩手还好,盔甲装备都不重。但重甲兵卒一套下来,足足几十斤重,行军到这里,一天时间也是足足已经走了近100里地了。倒下不少,主要是中暑,葛洪却是赚了不少的人情。现在许多人见了都会恭敬问好。
  如果按照秦正早先预计的魏武卒标准来说,现在的成绩还是差的太多,但他们这只部队却在不断的进步着。有了秦正的带头,老兵的言传身教,兵卒的体能和集体意识越来越好。对秦正和其他军官的认同感也是越来越高,新加入的兵卒,他们还从未见到过如秦正一般的校尉大人,竟然跟着他们一起全副武装行军和训练,新奇之余也是敬佩非常。
  至于秦正也幸亏他这个身体的天赋异禀,一阵折腾下来,除了有一些疲惫,竟然越来越强壮,个子竟然又窜了一截。
  秦正一边和北宫纯打了招呼,一边对传令兵说道,“传令下去,全军停止前进,就地扎营。各部各自展开训练,老规矩,半个小时轮换。”
  说完径直就朝北宫纯靠去,准备继续刷经验值和亲密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