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七十一章 鸱苕天下

第七十一章 鸱苕天下

 推荐阅读:

  王弥看着远处如潮水涌来的骑兵,大声吼道,“传令,让王老五带队阻击,王延赶紧回防,弓箭手撤回压阵……,其余人列阵,快列阵……”,一系列命令从他嘴里发出,士卒的动作却慢的让王弥感觉是如此漫长。
  现在围绕在王弥周围的还有5000贼寇,除了1000青州老卒之外,剩余4000全是新兵。但仓促之间,让这些新晋贼寇变阵完全没有可能。
  精锐之师可不是1两个月就可以形成的,何况只是一群刚刚放下锄头的农夫。根本就没有搞过几次训练,只是零星的参加了几次集训外加小规模战场实践。
  他们要是打顺风仗,还可以跟着一起上,靠着人多欺负一下人少,甚至还有可能取得胜利。可现在面对的却是气势如虹,彪悍异常,还有一个号称“北宫三郎”的北宫纯带领的西凉精锐。这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好吗!
  看到那些在夕阳的余晖中,踏着阴影向他们冲来的骑兵,犹如一群从地狱冲出的恶鬼。他们挥舞兵器,张大嘴巴好像要择人而噬那一面在最前方的“北宫”大旗,就是指引目标的引魂幡。
  在那面幡的带领下,恶鬼们就像是去参加血肉盛宴,如潮而至。杀声合着马蹄声,震得脑袋都有点晕乎。
  这些新晋贼寇只觉得双股颤抖,胆子小一点的直接是觉得胯下一热,哪里还有的胆气抵抗,十成实力现在还能发出五成就不错了。
  恐慌的情绪瞬间就在新兵中炸开,后面的老兵为了让新兵赶紧列阵,在阵中又骂又打,不仅没有使得新兵效率变得更快,反而有些士卒在歇斯底里的情绪引导下,或许是平日里的矛盾在这一刻集中爆发了,也是抽刀与老卒对砍起来,这一下更加的是混乱不堪。
  西凉铁骑远远冲了过来,慢慢从一横排变成了一个雁形阵。最前面的西凉铁骑,以北宫纯为箭头,一下子就和乱糟糟的贼寇撞在了一起,把贼寇仓促列成的方阵直接犁开了一个口子。后面的骑兵马上也是跟着挤了进来。口子越来越大,直接把前锋截成了两半。
  骑兵锋利的兵器在速度的加持下,“嗤”的一声就划过前排贼寇的躯体,不管是兵器也好,盾牌也罢,直接就被一刀两断。重重的马蹄踏过大地,雄壮的大马,撞飞一个个身影。
  此时的骑兵阵就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从贼寇身上一下子就狠狠的割了一大块肉。无数的贼寇被长矛刺穿,被利刃砍成两节,或者被马匹撞倒之后踩成肉泥。这不是战争,更像是屠杀,骑兵冲阵的威力在西凉铁骑的示范中展现的是淋漓尽致。
  ……
  秦正心中一阵感叹,这他妈的才是真的骑兵冲阵啊,刚刚自己还惊讶那些贼寇的骑兵如此厉害,把自己的麾下精锐步卒,一下子就废了近一成,现在看到这只“北宫”骑兵的冲阵之威,才知道自己实在是有点小看天下人了。看样子自己还是任重而道远,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不过倒是也可以确定,来的这一些骑兵是友非敌,应该是从别处赶来勤王的援兵。看到他们已经杀入阵中,贼寇也已经是一片大乱,痛打落水狗,赶紧抢人头,长期王者农药锻炼出来的战场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是浑水摸鱼,收割人头的大好时机,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大笑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吼道,“兄弟们,我们援军已到,破贼就在今朝,给我传令,让马贵继续留守城楼,令徐阳、赵发马上组织弟兄们出城杀敌,兄弟们,随我杀啊……”。
  ……
  此时卢谧终于带人赶到津阳门,一来就看到了在城门处急得直搓手的司马硕,连忙是上前见礼,拱手道,“见过世子殿下,您……”。
  可还没等他说完,司马硕赶紧打断道,“卢兄,你就不要见外了,你来的正好,赶紧……”。
  突然城外传来一声大喊,“传百将大人命令,马都伯继续守城,徐都伯和赵都伯率队出城随百将大人追击贼寇。”
  徐阳一直在城门边等着,只能听见声音,一直看不到景象甚是心急,如果不是马贵时不时在楼上大声播报秦正交战的情况,知道秦正暂时无忧,心急的他估计早就杀去城外。
  刚刚听马贵说又来了一波骑兵,心里的一口气只往上提,但不一会就听到是援军时,才又放了下来。
  但心里却是猫抓一样的直痒痒,也是打定主意,以后这样的事情自己坚决不接,相信主公也不会因此斩了他。这样太煎熬了好吗!
  此时城外传来的命令,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一边大笑,同时大声吼道,“兄弟们,快开城门。”
  又对着城楼上大声喊道,“马贵,百将大人命你看好城楼,赵发,赶快下来,随百将大人一起追击贼寇……”。
  说完,实在等不及城门大开,就领着手下鱼贯而出。只留下司马硕和卢谧等人在那里目瞪口呆。而城楼上的赵发也是急匆匆的领着手下杀了出去。
  ……
  刚刚到这里的卢谧完全是一头雾水,我这不急急忙忙跑是来,真的是救援的吗?怎么听着好像城外的贼寇就败了,连忙也是看向司马硕,期待从一直在这里的世子殿这里得到一些答案。
  可司马硕也是一头雾水,哪里知道什么情况,他只知道秦正一开始出去阻击什么贼寇的攻城车,然后就没有进来,估计也进不了,自己还大大的感叹了一番,难道他这个“早死的英雄”不仅没有早生,反而阻挡住了贼寇的攻击,甚至还打败了他们?这不太可能吧!
  心里也是好奇的很,看到卢谧的小眼神,不管不顾的往城楼上跑去,卢谧等其他世家子弟相互对视了一眼,也是往城楼上急急走去。
  到了上面,一下子就跟司马硕一样是目瞪口呆。只见城外的贼寇已经是乱成一团,护城河对岸独自留下了上百个巨大的木盾立在那里,距离城门口100步外的攻城车也已经丢弃。远处有一部骑兵在贼寇的阵中肆虐。
  而秦正则带着手下在靠近城墙的这边不停追杀贼寇,地上丢满了兵器甲胄,不停的有贼寇被砍翻在地,嘴里大喊着什么,还有很多贼寇,放下兵器,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求饶。秦正到是没有杀这些人,直接越过他们继续往前追击。
  而刚刚出城的徐阳等人,也在后面奋力急奔……。
  ……
  在贼寇阵中,北宫纯骑在高头大马上,手中锋利的长矛,直接在洞穿了好几个贼寇后,反手一带,借着马力,把贼寇尸体抖了出去,撞飞几个乱跑的贼寇。顺势又是从右往左,铁矛迅速的划过了马前的几个贼寇身躯,手下没有一合之敌,神勇无比。
  一阵砍杀之后,北宫纯带队从侧面突出,兜了一圈之后又继续朝着贼寇杀了过去,看到贼寇阵型已经混乱,命令身边的号手直接吹响了收割的号角。
  几声“呜呜呜”的号声之后,巨大的锥形阵变成了一个个100人左右的箭矢状,在混乱的贼寇中不停穿插,让还在努力想要整合部队进行反抗的王延等人望洋兴叹。
  ……
  王弥此刻已经是心惊胆战,他已经声嘶力竭,感觉嗓子火辣辣的痛。他不认识北宫纯,也不知道这些如恶鬼般的骑兵来自何处,只是深深的记下来北宫这面大旗。
  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场景。之前虽然也有吃过败仗,但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原本自己手下也有骑兵,但看到现在的这些,自己的那些就是个屁,或者连屁都不如。
  原本想着如果拼着消耗一些兵力,让王延带人顶上一阵,也许还可以重整旗鼓。但看着骑兵已经把前阵是搅的天翻地覆,城里的守军也陆续出城迎战。再也没有了争斗的想法,现在完全是兵败如山倒,已经回天乏术。也不再多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连金也不鸣了,直接带着亲卫转身朝开阳门那边拍马就跑。
  一瞬间,王老五和王延等人放弃组织,转身就朝王弥那边跟了上去,这些经验他们还是很丰富的,逃的慢的都死了。
  而贼寇的刚刚仅有的一点抵抗,立马就土崩瓦解。整个津阳门外更加是一片狼藉,混乱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