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五十七章 这有点儿戏了吧

第五十七章 这有点儿戏了吧

 推荐阅读:

  第一轮试探攻击就这样戏剧性的结束了,这一结果让双方都是震撼异常。秦正、牛三等人又回到最初的列阵位置,阵势依旧又是五排弩手在前,除了战场中央多了一些尸体和惨号的伤员,仿佛时间回到了一炷香之前。
  秦正举刀冲天,大声的朝自己这方的士卒喊到,“必胜……”。
  此时配着他身后的一地死尸,脸上、身上及刀上的一抹抹鲜血,豪气顿生,场面甚是震撼。
  这次他的“激励”技能发动成功,士卒马上就有了回应。当然首先回应他的还是他本部前锋众人,就连新加入的四都弩手现在也是满面通红,神情激动。都是高高的举着各自的武器,大声喊着“必胜,必胜……”。
  前锋的胜利,让两翼和中军也是在目瞪口呆之后,激动不已,此刻全军都是陷入“必胜”的狂潮,士气又高了一个台阶。
  曹武完全是没想到,这才多久,就完成了一次“防守反击”。他本身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战阵,大型战阵更是一次没有。本来以为这次安排秦正为前锋,他肯定会异常艰难。
  刚刚见到贼寇乌泱泱杀来之时,还有些担心秦正能不能撑住,毕竟对方看起来可是人数众多,刚刚攻向前锋的士卒数量,绝对是秦正的一倍以上。
  却不想就这么一转眼就结束了,曹武甚至还有一点恍惚,完全木有一副反应过来。不过见秦正竟然这样厉害,也是惊喜万分。
  晋承魏制,三国时期,曹魏主要依靠骑兵和步卒,弩手并不出色。西蜀才是弩手发展最好的国家,所以曹魏对弩手的发展更加忽视。
  打败蜀国之后,有一段时间,弩手到是在大晋大放异彩。公元279年,咸宁五年,河西鲜卑人秃发树机能率众反晋,攻占凉州,武帝司马炎派司马督马隆率3000人一举平定了凉州的叛乱。
  但后来因为全国一统,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弩手也就又沉寂下来,随着公元295年,元康五年,洛阳武库的一场大火,据记载是大火熏天,夜如白昼,浓烟密布,熔铁铺地。火灾的损失也是大得惊人,二百八万器械,一时荡尽。连王莽的头颅都烧毁了,那些弩车弩机,也是销声匿迹,甚至有些准备器械从此失传,不知其造法。
  在后来,随着装备慢慢又打造了一些,弩手才又开始出现,但基本都是把他们平均放在各部,数量也不大。
  又因为骑兵越来越多,相对弓箭手,弩手射击速度也较慢,跟不上骑兵的速度,所以几乎都是用作辅助。
  却不想今天秦正来了一个集中使用,五段射击,简直就是无间隙,对上速度较慢的步兵,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就连秦正自己也是有点被弩手的凶残吓到了。他以前在后世到是听说弩的厉害,最为著名的就有大秦的弩阵和李陵5000步卒对匈奴10万大军的故事,但那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当时看过一个电影,弩箭齐射,如乌云压顶的场景,让他一直心有余悸。
  因为还听说过弩手有什么“临敌不过三发”之类的评价,他还担心了许久,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更是为了安全起见,把敌人放到了200步射击。因为怕上弦慢,特意搞出了一个五段式射击,却没想到这么厉害。
  ……
  王延此刻是愤怒异常,恨恨的看了一眼张嵩,作为这一路的主将,他不是可惜那1000士卒,而是觉得他今天的脸都快丢尽了。
  1000人就这样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被干掉了,简直比杀鸡还快,他造反这么长时间以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打脸的事情,要是都这样,他还造个屁的反。
  他认为都是张嵩的错,让他派人试探的计策,简直是烂透了,这不是刚好给别人送菜吗?要是按照他的想法,大军一拥而上,又能射死几个,只要靠近了之后,还不是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张嵩则是眉头一皱,没想到对方有如此多的弩手,他之前以为最多也就一两百。他和大晋军队打交道以来,这几乎成了一个惯例,没想到今天却是遭了暗算,不料对方大概1000人的队伍,竟然有一半都是弩手。
  此刻心里也是大为庆幸,“妈的,这些晋军太他妈狡猾了,不按套路出牌啊!幸亏老子我谨慎,如果不是这样,自己要是刚好上了,现在还不是躺下了。以后要更加谨慎,千万不能像王延那个傻子……。”
  不管众人是如何想,第一轮试探攻击让双方都有了新的想法。大晋这方是士气大振,对完成任务信心大增。贼寇这方,王延则是觉得不能再使用添油战术,必须一击致命,全军出击肯定是最好的办法。而张嵩则是觉得不能轻易涉险,安全起见,应该赶快退兵,这样僵持下去,没有任何好处。
  王延见秦正又回到之前的位置,更加心烦,妈的,感情自己这边死了1000人,你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大声咆哮到,“传令,新军分两队,攻击两翼,负责牵制。本部5000人跟我进攻对方前锋,奶奶的,老子就不信搞不死你们。”
  张嵩一看王延又要全军出击,又是一惊,“王延,王大将军有令,让我们阻击敌军,拖住就好。你现在这样,不仅起不到牵制作用,反而会损兵折将,特别是5000老兵,得不偿失啊……”。
  王延原本就是一个莽夫,刚刚已经对张嵩让他派人试探之事心怀不满,现在听他又是之前那一套,还拿王弥压他,更加是大怒,喝道,“你给我闭嘴,现在这里我是统领,赶紧去执行军令,不然老子杀了你。”
  张嵩还待说些什么,却是看王延双眼通红的看着他,知道已经再说无用,搞不好真的被他砍了,他可打不赢那个莽夫。
  只能无奈应道,“诺”。然后慢吞吞的准备去组织新军进攻两翼,不过却也是赶紧派人给王弥送去了消息。
  ……
  秦正喊完口号之后,又转过身来,看向了贼寇,虽说刚刚他小胜了一场,但却是不敢大意,毕竟他的人数太少,才1000人不到的规模,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他是坚决不做饭,要是实在不行,他也已经做好了率队逃跑的准备,跑不过敌人,跑过队友他还是有信心的。
  此时看贼寇几乎全动了起来,特别是中间一部,动作整齐,准备齐整,甚至还有几百骑兵。心道,“难道是气急败坏了,这是要全军突击的节奏吗?”。
  拉过徐阳,“派人赶紧去曹将军那里求援,贼寇好像要全军突袭。”
  随后又是对着所有人喊道,“兄弟们,贼寇只是乌合之众而已,我视他们如土鸡瓦狗,插标卖首之徒,诸位刚刚做的很好,他们又要赶着来送死,我看待会大家费点力气,送他们一程,打完回家吃饭”。
  “哈哈哈哈……”。
  “百将大人说的对,土鸡瓦狗罢了。”
  “插标卖首之徒…”。
  “大晋,威武……”
  ……
  王弥正在组织攻打王斌,刚刚王斌在得到援军到来的消息之后,都像是打了鸡血,原本以为马上就可以破阵的情况,现在反而有被反攻的架势。
  突然又听到张嵩派来人来说洛阳狙击那边,2000士卒才一轮试探攻击就被干掉1000。不禁也有点惊讶,暗暗想着,“这不是洛阳新兵吗?怎么可能这样厉害!难道是王睿那竖子的骗我?”。
  又是一阵咒骂,“竖子实在可恶,竟然不说清楚,还口口声声说是新兵,有这样厉害的新兵吗?”。
  最后听来报的人说,王延还准备全军发动攻击。头都大了,眉头一皱,低声骂到,“这个败家子,是要把老子好不容易积攒的精兵败光啊”。
  这绝对不行,新兵死多少他都不心疼,精兵死一个他都不愿意。现在已经不是再占便宜的时候,如果再这样肯定会吃大亏。
  也是大声咆哮道,“传令,鸣金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