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五十四章 伊水之北

第五十四章 伊水之北

 推荐阅读:

  洛阳城南郊,伊水以北的一处河滩,两方人马在此相互交缠厮杀,只见一个身穿筒袖铠的大晋士卒,刚刚用刀劈死了一个贼寇,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几杆长枪同时捅穿,狰狞倒下。
  双方杀的是天昏地暗,血流成河,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此刻就如同蝼蚁,有如同烟花,如此廉价,如此鲜艳,就连伊水河都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此时喊杀声震天,刀枪的碰撞声,利刃刺破肚皮和砍断手脚摩擦声,与士卒受伤或者临死前的凄厉的厮喊声,相互交织在一起。杀人和被杀成了这方天地的主旋律,整个河边都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
  一个长宽约为200*300米的巨大方阵被围在中间,里面密密麻麻的站了好几排士卒,刀盾站在了最边上,里面依次为长枪和弓箭手。一员大将带着自己的亲卫,站在方阵的最中央,那里大声吼叫,指挥着士卒奋力杀敌。
  四周则是挤满了密密麻麻,身穿五颜六色衣服的人,兵过一万,人山人海,而此时,放眼望去却是有好几万。更加显得是漫山遍野到处都是。这要是心理素质差一点,估计唯一能想到的,就只能是跑路了。
  “妈的,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伏击,哪来这么多贼寇”。只听那人在指挥间隙大声的喝骂道。
  此人正是王斌,他从鄄城出发救援洛阳,一路急行军,经过了半个月的跋山涉水,终于在今天即将抵达洛阳。
  在进入司州后,虽说他之前确实是有所戒备,向四周不断派出斥候探查情况,但都是一无所获。又因为马上就要到洛阳城,正在暗自庆幸,也许王弥已经是去了别处之时,却不想在过了伊水之后,刚刚进入龙门就遭到了伏击。
  龙门是洛阳南面的天然门户,这里两岸两山对立,伊水中流,远望就象天然的门阙一样。因此自春秋战国以来,这里就获得了一个形象化的称谓——伊阙。
  两边是树林密布,倒也是个伏击的好地方,因为离洛阳已经很近了的缘故,王斌也有了一些大意,并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埋伏,没来得及反应,就让人杀了个落花流水。
  幸亏带的都是历年的老兵,加之贼寇虽然人数众多,却是一群乌合之众,王斌也还算果决,一看遭到伏击,马上就组织抵抗,退到了一个适合防守的河滩,又派人绕道去了洛阳求援。
  “妈的,为什么援军还不到”。王斌恨恨的骂到。
  此刻其实离他派出求援之人也就半个时辰而已,哪里会这么快,但是王斌却是觉得过了好久。虽说贼寇是乌合之众,但自己这方也是疲惫不堪,急行军的后遗症,显露无疑。看着士卒死伤惨重,这一会功夫就已经倒了好几百,他只有5000人马,按这个速度计算,他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
  王斌甚是心急,他急的不是士卒的死伤,而是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万一抵挡不住,士卒溃败,他该往哪里跑。
  王斌在那里大喊大叫,5000人马组成的方阵倒也比较坚固,加上装备也算齐整,顶住了前期的突袭,只要后期守将安排得当,倒也不怕王弥的那群乌合之众。
  王弥此时也是站在一处高地,隔着大概2里地的位置看着战场中拼得你死我活的双方。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显得是那样的瘆人。
  他在许昌足足待了十几天,曾经繁华的城市几乎被他搜刮一空,变得是满目疮痍,很多地方就只留下一地的残垣断壁。
  之后又在许昌补充了2万兵力,十天前离开了那里,一路走一路抢,因为各地都是兵力空虚,他是犹入无人之境,全军上下是好不快活。
  中间在轩辕关休整了2天,当他得知有有一部大晋士卒在匆匆往洛阳行进之时,他马上察觉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虽说王弥现在看似风光,但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手下除了从青州带出来的5000士卒,还算有些战力之外,其他几万人马几乎都是乌合之众,只是一些流民或者地痞流氓,跟着他也都是为了发财而已,一个不小心就是树倒猢狲散的下场。
  所以在他看来,现在用这几万乌合之众来阻击晋军,那可是一本万利的事情。
  其一,既可以训练士卒,优胜劣汰,给自己扩充实力,北归刘渊之时也可以更加快速。如果拖着几万大军,哪里会快的起来,所以现在也算是瘦身加健身。
  其二,可以减少开支,节约粮饷,毕竟死了一批,就少一批吃饭和分钱的人嘛。
  其三,可以用来削弱晋军实力,杀一个少一个,杀两个少一双,多好的事情,让他怎么能不得意。
  其四,就是可以把洛阳守军引出洛阳,在城外消灭他们,孙子兵法他还是知道的,对于攻城和野战,他觉得野战要划得来的多。要是万一把洛阳守军真的一网打尽了,那洛阳还不就是一个空壳了吗!到时候还不是任他施为。就算洛阳守军没有出来,他也可以歼灭这一军士卒,拿了他们的装备补充自身。
  所以此时虽然自己这边也是伤亡惨重,他不仅没有丝毫心疼的感觉,甚至还是一脸笑容。
  对这一套路,王桑等人都是熟悉异常,毕竟他们手下5000人马就是这样来的,此刻也是一脸淡然,在那里拼命的指挥着一众贼寇去“以命换命”,这可能也是另一种形式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吧!
  ——————
  从洛阳通往伊水的路上,一片尘土飞扬,曹武、王景分别带着自己的部队在急行军。一个时辰前接到司徒王衍的命令,太傅司马越所派援军已经到了洛阳,却在伊水之北被伏击了,所以派他二人前去救援。
  按王衍的安排,曹武为前军,王景为后军,两军前后间隔三里,万一遇到伏击,只需一刻钟就能相互接应。
  此刻曹武骑在马上,看着以一字蛇形阵前进的大军,忧心忡忡。这一字长蛇阵说的是比较高大上的称呼,其实说白了就是排列成几竖条赶路而已,道路宽则并排人数多,但一般都不会超过五人,即以一伍为一横排。
  曹武看着有些零散的队伍,气喘吁吁的士卒,眉头大皱,他骑着马倒也不觉得有多累,但除了自己亲卫队的几十个人有马之外,其他都是步兵。此时基本上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近一个时辰,走了十五里,对这里大多数士卒而言,已经是超负荷。
  不过还有一个部曲督却是除外,秦正的500人,看着却是好了很多。这样的急行军对于他们倒是家常便饭,绕着洛阳城的跑步训练,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洛阳城也是比较大的,此时让他们一个个慢慢的凸显了出来。
  虽说现在士卒也是一副满头大汗的样子,但他们依然还是不紧不慢的迈着步子,气息也算比较平缓。特别是军容比较整洁,着装端端正正不说,队列也是比较齐整。不像其他部曲督,有的士卒现在连头盔都歪了,手上的兵器也是拖的拖,扛的扛,队伍更是七扭八扭,时聚时散。
  其实,最开始他们的装备很是让一些士卒,甚至军官眼红不已,毕竟目前有些人还只拿了最开始的破刀之类的武器,防具也只有一面破盾。披甲率基本只有一半不到。但是偏偏现在出来一个披甲率百分百的,甚至还有100人着重甲,看着就很结实。武器也很锋利的样子,还好几样,这差别也太大了。这个社会“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情况多了去了,总能不让人眼红。
  所以一开始听说要急行军,那些人可是高兴万分,这下让你们显摆,等下看你们怎么出丑。却不想最后丢脸的却是自己,别人全副武装的行进,好像比自己身无长物的样子还轻松些,不禁也慢慢变得服气起来,甚至最后还在秦正他们的带动下,咬牙坚持到现在。
  曹武脸上是不动声色,心里却暗叹一声,“这样的状态跑去救援,会不会是羊入虎口,唉,都是训练四个月,要是其他士卒也像秦正的士卒这样,多好……”。
  不过他也知道这样是有点得陇望蜀了,毕竟以前几乎半年时间才能成军,现在四个月就可以拉出来作战,已经是殊为不易。所以也只是想想而已,不过却是对秦正有了更多的期待,也对自己前两天保住秦正的行为感到庆幸不已。
  看目的地已经不远了,估计也就只有5里左右,在马上大声命令道,“命,大军停止前进,迅速整队,准备战斗。”
  ……
  “亲卫队继续散开侦查,以防偷袭。”
  ……
  “通知后军迅速靠拢,准备接应。”
  ……
  “通知各百将上前听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