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三十章 不按常理出牌啊

第三十章 不按常理出牌啊

 推荐阅读:

  刘平一投降,马上就有士卒上前把他给绑了。而秦正却是第一时间上去安慰了一下司马明,毕竟美女的吸引力大多了。发现她衫裙有一些破损,又马上脱下了衣袍给她披上,幸亏衣服是新发的,不然他还真拿不出手,可怜的处男此刻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只得悻悻都说了两句。
  转身又跑去看了一下倒地的司马硕,发现还有气,不过估计也伤的不轻,不好动他,怕造成二次伤害,便只能先放一边。
  最后才回到刘平处,准备问一些情况,也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过此时曹斌也是跟了上来,他也就只能退居二线。
  还没待他说话,曹斌直接就越过他,飞起一脚踢在了刘平身上,把刘平踢得是一个踉跄,搞笑的是他自己却也是站立不稳,幸亏旁边的马贵扶了一把,不然估计刘平没有倒地,他反而先倒了。
  不过说来也确实是为难他了,本身就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世家少爷,哪有这样狼狈过。先前狂奔一路大概有四五里地,跑的腿都软了,现在这么一踢,哪里还站的住。
  不过不要紧,他没力气,可以命令有力气的人帮忙嘛,以前都是这样干的,大声命令道,“秦正,给我把他杀了,然后赶紧继续驰援七里涧。”
  秦正一听这命令,他心里是反对的,毕竟刘平已经投降了,不过一看曹斌和司马明的表情也知道,这事情容不得他反对。让自己亲手杀人,现在自己委实下不了手,只得转头对牛三几人说道,“牛叔,去那边把他解决了吧。”
  刘平这会想挣扎已经是不行了,一左一右两个人把他摁着,他只能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叫骂,不停的说他大哥一定会给他报仇之类的云云。
  随着一声惨叫,牛三几人转了回来,秦正心里是一阵难受,有因为杀了人的负罪感,也有因为不能左右自己命运的无奈感,五味杂陈,不过却又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
  让马贵依然守在曹斌身边,又对曹斌一拱手,带人朝继续朝七里涧驰援而去。这段时间训练的效果,在这一刻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大家跑起来气息平和,步伐稳健。很快,秦正等人就赶到了七里涧河边。
  远远看去,一群穿的乱七八糟衣服的贼寇,手拿兵器,鬼哭狼嚎的围在一群年轻男女周围,应该就是曹斌说的刘白等人,还有一个骑马的壮汉在大声喊话,手里握着一张弓,正指着中间那一堆堵在最前方的一堆护卫。而此时地上已经躺倒了好几个惨叫的护卫,其余人也是战战兢兢,有些人手里的装备都有些拿不稳了。
  情况一目了然,因为此地地处河滩,从洛阳方向过来,周围也没有任何遮掩,所以此刻秦正看到了刘陵,刘陵等同样看到了秦正。
  刘陵到是没有想到此时还会有援军从洛阳而来,而且还来的这么快,因此等他玩猫和老鼠的游戏时,有些忘乎所以,本来看情况马上就可以不损一兵一卒收割胜利果实,这一下却被搞了个措手不及。
  此时别说劫人了,反而是他有点处于弱势,像一个汉堡包一样,被秦正、刘白两边夹击。
  刘白此时也看到了秦正,发现是一群刀盾在手的官兵,大喝一声,“援军至矣,诸位不要惊慌,准备反攻贼寇。”其他人也是精神一震,回复了不少的士气。
  秦正听到对面刘白的喊话,想着要是可以把贼寇吓跑,也算是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吧,于是准备玩一出空城计。也大喊道,“诸位撑住,援军以至,吾等乃是先锋,大部马上就到。”
  刘陵刚刚本来还有些想要逃跑,但是现在一看,好似退无可退,逃无可逃,竟然狠下心来,大喝一声,“弟兄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今天不是他死就我我活,跟老子杀啊。”
  秦正空城计失败。
  狭路相逢勇者胜,两方人马同时发起了冲锋。不同的是,秦正一群是排练成方阵杀了过去,而刘陵一伙却是乱糟糟的一窝蜂。
  刘陵带着一众山贼就冲着秦正这边杀来,他很清楚,刘白等人都是小绵羊,秦正这一路援军才是重点,只要杀退这一波人,到时候不管是逃跑还是继续施行先前的计划又可以由他说的算。
  此时因为距离太近,也来不及射箭,他准备直接打马上前,意图用骑兵的威势冲破对方阵势,以自己的武勇杀伤几人,后队再跟着一冲击,敌人都会四处逃散。
  以往他也是这样做的,一般只要骑马一冲就完事,这次他相信结果一样如此。看对面的士卒,连甲胄都没有,一人一身单衣,里面还有一个只穿了内衣的,肯定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足为虑。
  秦正一看对面一骑士带着一群人冲了过来,心里大骂妈卖批,原本想要用援军吓退贼寇,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让他们放弃围困,全奔他来了。
  来不及思考,只见牛三等锐金部准备上前硬抗,这哪能行,赶紧下令道,“锐金持盾左右分散,目标敌将,兵器飞掷”。
  牛三等人刚刚听到命令左右分散时,已然两边分开,目标敌将也知道是什么,但是兵器飞掷却是不知道为何物。
  正疑虑间,秦正马上就给他们做了示范,只听秦正大喝一声,“看我鬼戟。”手上的环首刀随即打着旋朝刘陵就飞了过去。锐金所有人下意识,立马也随着把手上环首刀甩出。
  至于刘陵,原本他在马上已经看清对方没有任何远程武器,所以准备用铁矛的长度来欺负一下短腿刀盾。看到对方士卒往两边分开,又见一个穿里衣的小子吓的连兵器都丢了,心里还在高兴,正准备躲开之后一矛杀了他,却不料敌方却给他来这么一下。
  现在长矛因为突刺也来不及收回,只能在马上左闪右晃,只将将躲过了几柄,就被其他的环首刀甩中。连战马身上都插了好几柄。然后他就眼前一黑,全身剧痛,摔下马来。
  说来刘陵之所以中招,主要还是因为大意,太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力。他亲眼看到了洛阳大军出了洛阳,派人打听之后,知晓了洛阳现在除了皇宫还有几百中央军之外,其他地方都是年初才征召的新兵。而新兵就代表着战斗力弱,又加上秦正他们只有四十几人,又没有盔甲长矛,只有刀盾,他的长矛完全可以控场。武器飞掷这个怪招是谁也没有料到,毕竟战场上直接甩出自己武器的还真的是前无古人,估计也不会后有来者了。
  而秦正这样的命令,也是迫不得已,他不想让甲都的人在这样的交锋中,因为硬碰硬而损失人手,他们都是自己的宝贝疙瘩,就那么一百号人,他损失不起。又因为他看到对面除了那一位骑手,其他人都是乌合之众的样子,有点像三国群英里武将杀来的情况,于是一下子想到了要是搞死了武将,其他人就会溃败了,所以搞了一个取巧的办法,擒贼先擒王,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刘陵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他甚至连展现勇武的机会都没有用上。其他贼寇一见头领已经被就收拾了,本来就是山贼的他们,顿时就作鸟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