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十九章 牛三,上

第十九章 牛三,上

 推荐阅读:

  乙都和戊都对阵的结果是戊都全败,甚至没有对乙都产生任何伤害。乙都为数不多的伤者,竟然是因为冲的太快,崴了脚的几个倒霉蛋。
  又是一阵鼓声,丙都和丁都开始对阵。陈义和郭开到是没有急着动手,反而像在表演一般,把两方人马,不对,是两方士卒列队站好之后,像两个谦谦君子一般,拿着扇子变摇边扇的缓缓逼近。
  待到了近前,又是相互试探的进行了小规模攻击。这个过程当然也不会激烈到哪去,在潘勇这个的战场老鸟来说,这样的战斗就像是小朋友过家家一般,看的他只想睡觉。
  陈义和郭开在相互试探一番之后,可能是觉得这样的对阵有些不好意思,也可能是已经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细,又或者是想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几乎同时带人发动了总攻。
  两波人乌泱泱的杀了过去,瞬间混战在了一起,真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也杀了一个势均力敌。陈义、郭开也是兵对兵,将对将的打了起来,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什么“大战三百回合”之类的话语。
  潘勇这一下真的是失望透顶,原本想着就王忠一个废物,没想到却是三个,不由得他对秦正也略略有了一丝担忧,心中暗想,“这个秦正不会也是这样的吧”,之后又暗暗安慰自己,“应该不是,看列队还是很不错的”。
  秦正此时也是一阵无语,他感觉好像在看古惑仔电影一般。这哪里是军队,根本就是两个老大,各自带着一群小弟在上演抢地盘的大戏。既没有阵型,也没有组织,一个字形容就是“乱”,唯一能拿出来说的,可能就只剩下“勇武”了。两方起码没有像乙都对戊都那样一触即溃,还是在很激烈的对砍当中。不过他们中的任何一方,对上乙都估计也是一块豆腐,和戊都不会有任何差别。难怪三个人能走到一块,感情是一路货色。
  终于,估计十分钟左右,郭开的丁都慢慢落入了下风,渐渐人数越来越少,潘勇赶紧下令鸣金。他也是实在看的憋屈,如果他知道有“辣眼睛”一词,一定会大喊几声,“这他妈真的是辣眼睛”,可惜那一会没有辣椒,所以更加不会有辣眼睛一说。
  听到鸣金,两方赶紧停手,打了半天也很累,陈义、郭开更是如此,本来就是来混口饭吃,他们也是很久都没有这样剧烈运动了,这一下还真的感觉要了半条命。
  两人很有礼貌的相互拱了拱手,在一副惺惺相惜的别离画面中,各自带队下了场,陈义的丙都稍胜一筹,丁都出局。
  看了一场闹剧,秦正也从王山那个怪物对他的震撼中走了出来,这可能就是喜剧的作用,能给悲伤的人走出悲伤的动力,能给失意的更大的勇气去寻找得意。
  台上,潘勇又组织了一轮抽签,左仪、王山和陈义。陈义这一次没有抢先,他等王山抽完了才在剩下的两根签中拿起了一根,左仪还是拿了剩下的一根。
  潘勇依旧没有废话,接过看了之后宣布,“甲都对丙都,乙都轮空。”
  听到这,陈义是一脸兴奋,心道,“这次左仪你可是逃不掉了,等一下好好的教训秦正一番,我打不过王山,难道我还打不过秦正?看你左仪还嚣张不嚣张,让你好好的丢一下脸。至于王山,等会我就以士卒疲惫为由直接认输,这样也算是保住了面子,免得和王忠那个傻子一样丢脸”。
  他心里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可惜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注定这个脸是丢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起码比郭开、王忠二人强一点,也不怪那二人总是以陈义为首。
  秦正对于和丙都的对阵是一点担心都没有,他也就把他当成是一种正式比赛前的热身一样。主要的对手他早就定在了王山身上,那个怪物才是他所忌惮的对象。所以此刻与丙都的对阵,他不想过多的暴露实力,准备保留一些,用来阴王山一把。
  台下的双方正在组织列队,虽说刚刚丙都已经战了一场,但因为并不激烈,体力消耗并不大,反而因为赢了一局,士气倒是比之前还好。台上潘勇在静静的看着,预测着这场比赛的结果。想了一会,他还是开口问左仪道,“你觉得会如何”。
  “甲都必胜”,左仪说的是斩钉截铁,自信无比。其他三人听着是嗤之以鼻。特别是郭开,因为刚刚他输给了丙都,现在更想挽回一点面子,如果甲都胜利了,不是更显得他无能,所以立刻反驳道,“我看未必,我觉得丙都必胜,我赌50金,左都伯你敢不敢跟啊?”,左仪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不禁愣了一会。郭开一看左仪没有反应,更加嚣张,说道,“左都伯,不是我说,要是你上场,我还不敢这样说,但是你让秦正那小子指挥,我敢断言,甲都比败”。
  这一下,潘勇也是皱了皱眉头。左仪到是哈哈一笑,说道,“可以,50金,我接了,百将大人作证,免得有人输了不认账”。
  郭开到是没有想着会输,爽快的跟着说道,“百将大人作证更好。另外,我50金还是有的,你放心,反而是你不知道有没有,要是没有你跟我说一声,可以慢慢还”。完了还很是得意的撇了一眼王忠,好像在说,“你看,我果然聪明,这一会就进账50金”。
  潘勇实在是受不了他的蠢样,直接下令开始,于是“嘭”的一阵鼓声,甲都与丙都的对阵开始了。
  陈义仿佛还想用刚刚的老战术,毕竟他刚刚就是用这个办法胜利的。决定先试探,在找合适的机会全军压上,打甲都一个措手不及,料想秦正那个毛头小子没有上过战场,一定会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到时他要取胜,简直不要太轻松。
  丙都在缓缓逼近,甲都还是站在那里,仿佛像是吓傻了一样,这让陈义和郭开都是一喜,仿佛胜利在冲他们招手,50金也正在慢慢的落入口袋,他们此时已经开始幻想着要怎么样嘲讽左仪。
  慢慢的慢慢的,就在丙都靠近甲都近50步时,秦正发现他们的阵型已经不像开始那样紧密,歪歪曲曲,前后脱节,心中一喜,“时机已至”。口中同时大声命令,“甲都突击”。
  随后,甲都在锐金部的带领下,如一阵洪流一般卷了过去,这一次秦正没有要求阵型,但是锐金部二十人还是基本保持在基本齐整的阵线上,烈火部紧跟其后,辅助在两边列队跟上,整个队伍有条不紊,就这样席卷而过。
  这一下就好像是乙都对戊都的翻版,不一样的是乙都靠王山,甲都靠牛三。原来秦正在战前,特别对牛三交代,让他在靠近丙都之后加速试着突进去,打翻陈义,原来他只是想用牛三来迷惑一下王山,好掩饰他阵型的秘密,只是想试一下,能成功最好,不能成功也无所谓。但是不知道是牛三太猛还是丙都太弱,尽然也是一下就撞了进去,陈义也是被牛三一棍打翻。结果可想而知,丙都也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