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九章 我被欺负了?

第九章 我被欺负了?

 推荐阅读:
    军演完毕,待潘勇等人离开,甲都都伯左仪帐中,秦正和左仪相对而坐。
  
      看着左仪满脸微笑,秦正也嘿嘿笑道,“大人,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听到这里,左仪到是哈哈大笑起来,“何止是没有丢脸,你让我面子十足,在之前,陈度那厮还在百将大人面前奚落我,这次,我看他到时候怎么来求我”。
  
      “求你,他为什么要求你?”秦正疑惑道。
  
      “百将大人接到司马大人传话,新军可能马上就要拉上战场,只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准备,成不了军,估计一拉出去就是送死,哈哈,一想到他要来求我,我就开心”。
  
      秦正没有管左仪高兴的哈哈大笑,他只听到马上就要拉上战场,“我靠,我都快忘记我现在去五胡乱华的大晋朝。这段时间我都有点忘乎所以了,这个心态要不得”。
  
      “大人,马上要上战场了,这个事情确定吗?”秦正马上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是百将大人跟我们说的,说现在北边刘聪进了河内,东边石勒进了冀州,至于上战场那是迟早的事情,这个世道,哪里有一天安生日子过”。
  
      “石勒?”,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印象啊。他一个小**丝,根本没有怎么留意历史,很多事情他也是一知半懂。但是对于左仪说这个世道的话,他倒是有了一些认同。
  
      “我该怎么办呢?”
  
      突然他想到毛爷爷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终于庆幸自己好像还给自己做了些什么,起码他现在是一个什长,俗话说万丈高楼平地起,他也算是放下了一个盖楼的砖头了吧。“一定要死死抓住这个机会,最好是顺便把甲都的心都抓住。”想到刚刚甲都都淋了雨,立马有了主意。站起来,躬身冲左仪说道,“大人,卑下有个不情之请,望大人成全。”
  
      左仪看他刚刚还和自己有说有笑,这会却这么郑重其事,语气疑惑的问道,“无需如此客气,何事你说?”
  
      “今天大家冒雨演练,我担心因为天气寒冷,这个季节容易生病,万一一传二,二传四就不好了。我这里有一个秘方,可以预防。所以卑下想请大人拨付一些钱财,让我去买一些药材,以备万一。”
  
      左仪一听只是这事,因为今天他也是大大的露脸了,心情正高兴,于是笑着说道,“这事简单,我等会给你十金,由你全权处理。另外,今天大家都很不错,赏肉100斤,你也看着安排”。
  
      “谢大人”。
  
      回到甲什的驻地,秦正马上喊到,“徐阳、金翼、马贵,刚刚都伯大人发下一百斤肉的赏赐,你们等一下去带人把肉领了分下去。每个什分二十斤。牛叔,你跟我去买点东西,大家今天都淋了雨,得了风寒就不好了”。
  
      “诺”,其他人齐齐一拱手道。
  
      ——————
  
      洛阳,从东汉王朝把它定做都城开始,他就是全世界最璀璨的明珠。却在东汉末年,董卓等一干西凉蛮子对他极尽凌辱,历尽沧桑,不过在曹魏立国之后又慢慢发展起来,到了大晋,在二十几年前武帝灭吴之战后,更是光芒四射。东吴之主孙皓投降,走铜驼街,经阊阖门,走进太极殿,最后匍匐在武帝的脚下,这一刻大晋结束了天下90年的分裂与战乱,再次实现了大一统。让万民都为之庆贺。最后,孙皓还做了一首诗送给武帝,“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可惜,晋武帝司马炎没有想到,不仅他没有寿万春,他的子孙更是死伤殆尽。
  
      走在铜驼街上,秦正感慨万千,后世时候他也在洛阳的大街上溜达过,比起那时的车马水龙和高楼大厦,现在的洛阳又是另一番光景。只见街道宽约40余米,两边熙熙攘攘的走满了人,中间走的人到是很少。隔不了多久,还能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卒,以十人一列在巡逻,市面上繁花似锦,和谐非常。
  
      街道两边也是商贾云集,店铺林立,卖什么的都有,秦正走了一路就看到了波斯的地毯。阿拉伯的香料。塞外的马匹,甚至还见到一些胡人拉着奴隶在贩卖。说丝绸布匹堆积如山,珠宝饰品琳琅满目一点都不夸张。
  
      “洛阳还真的是繁华啊,诶,牛叔你看到药店没有啊?”
  
      “一路走来好像没有看见,不然我们去那边的街道看看,铜驼街上估计寸土寸金,药店只是小本生意,估计应该在那边。”
  
      又寻了一会,牛三突然说道,“那边有一个药店,喽,那边”。
  
      秦正顺着牛三所指一看,“济世堂”。
  
      两人走到堂前,正准备进去,突然一声大吼在后面传来,“快让开,快让开,郎中,郎中,救人啊,快救救我爹”。还不待秦正让身,两个大汉就把他推到了一边,牛三正待上前,秦正一把抓住他,低声说道,“不碍事,看样子他们挺急的”。
  
      果然,后面又来了一群人,还用一个门板抬着一个昏迷的老人。此时郎中也走了过来,蹲下身来看向门板上的老人。问到,“郭老汉这是怎么了?”
  
      见郎中询问,大汉急忙应道,“我爹刚刚打着打铁就昏迷了,他老人家早上还吃了三个大馒头,抡得动20的大锤,怎么就昏了呢?”
  
      郎中闻言,用手翻看了一下老人的眼睑,又用三根手指把了一下脉搏。过了一会,朝满脸焦急的大汉说道,“病人脉搏全无,瞳孔扩散,请恕我无能为力,早点回去准备后事吧”。
  
      大汉一听,立刻嚎啕大哭,“爹呀,你死的冤枉啊。”大汉姓郭,名燚,祖上一直是铁匠,他的手艺也是由他爹传授。他爹郭老汉因为朝廷的任务派发的多,为了按期完成任务,也不顾自己年老体衰亲自上场。今天在打造一件盔甲时,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因此郭燚赶紧把他爹送了过来,但是没想到还是晚了。想起他爹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这次又是因为他的任务,他爹直接累死了,怎么不让他难过。
  
      他哭着哭着突然看到秦正站在一旁,不禁怒不可遏,朝着秦正就扑了过去,还一边大喝道,“就是你挡路,不然我爹不会死,我要你偿命。”
  
      牛三一看,本来刚刚他们撞了自己,在秦正的劝说下,没有和他计较,又看他死了老爹,也就放下了愤怒,甚至还有点同情。不料现在他竟然还迁怒于人,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就想把他狠揍一顿,让他看看马王爷有几个眼。正待上前,秦正又拉住他。只听秦正用双手架住郭燚的双手,大声说道,“我来看看,不想你爹真的死了就赶紧让开”。这一下把郭燚镇在那里了,直愣愣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倒是郎中开口道,“这位小兄弟说郭老汉没死,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刚刚给他把脉,老汉确实是没有脉搏了。”
  
      “你们再拦着我,这个……,这个郭老汉可就真的死了了。”
  
      “赶紧让一下让一下,小兄弟,麻烦你看一看,救活我爹,郭燚我没齿难忘。一定有大报。”原来是郭燚听到说还有救,这一下又回过神来,不禁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先看看呗,万一救过来了呢?
  
      秦正也就不再耽搁,立马越过郭燚来到病人近前蹲下。趴下身来,伏在老汉胸口,耳朵贴着心脏处细细感受,十几秒后,终于感受到了一丝轻微的心跳声,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毕竟人命关天,又看到大汉等人急匆匆的样子,估计没有过去多少时间,随后又听到大汉说的话,估计老汉是因为年纪大了,高血压之类的突发性昏厥,或许是低血糖之类的昏迷,导致的假死状态。加上他之前在片场看到过类似的情况,后来还专门学了一下相关的急救知识,所以他刚刚才敢赌上一把。
  
      随即把病人头放低,足稍抬高,以增加头部血流。松开领口系着的围裙,解开了其上衣。然后将左手的掌根在老汉的胸骨下三分之一处放好,右手重叠压在左手手背上。两臂垂直,用上身的重量连续向下按压。按自己呼吸的频率向下按压,稍一用力就放开,毕竟这个身体貌似力气毕竟大,万一人没死,却被他按死了就搞笑了。所以非常小心的以每次按压使胸骨下陷3~5厘米为准。这样按了几分钟,途中偶尔还配上人工呼吸,当然是由郭燚完成的,他才不敢跟郭老汉嘴对嘴,开玩笑,这是他的初吻好吗!
  
      突然,郭老汉一阵抽搐,紧接着一阵猛烈的咳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郭燚一看,又哭了,还大喊道,“爹啊,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我都以为你死了,爹啊,以后再也不要吓儿了……”
  
      不提郭燚在那里激动不已,语无伦次,旁边的人也是惊奇万分,刚刚明明人都死了,郎中也说没有救了,还让准备后事,但那年轻人捣鼓捣鼓又活了,难道是施了法术,对就是施了法术,没看到还要郭燚借阳气吗!肯定是这样。这样一想,旁边的人更加激动了,这真的是起死回生啊,太让人惊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