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胡途 > 第二章 308年正月初一

第二章 308年正月初一

 推荐阅读:

  晌午时分,突然天色一暗。抬头只见天上有道白色的长虹穿日而过。太阳仿佛在慢慢消失,就像是一个大饼,正在被人大口吞食一样。看到这一幕的百姓顿时惊慌失措,瞬间一片鸡飞狗跳。
  洛阳皇宫太极殿,东殿。晋怀帝司马炽及一干文武正在饮酒作乐,庆祝他登基的第一个春节。
  八王之乱,枪打出头鸟,司马炎的二十几个儿子只剩下了三个。能力强的,名气大的,都已经先后拼杀待尽,最后跳出来的司马越成了八王之乱最后的胜利者。怀帝司马炽是晋武帝司马炎的第二十五儿子,晋惠帝司马衷的异母弟弟。在晋惠帝被毒死之后,被司马越选中,并扶持登基称帝,西晋的第三位皇帝。年号为“永嘉”。
  在宫女妖娆的舞蹈中,突然从殿外传了一种嘈杂之声。太史令高堂冲慌乱的跑了进来。大喊道:“陛下,大事不好”。只见他帽子歪在一边,光着一只脚。很明显是鞋子被跑掉了一只。
  晋怀帝对这个打扰自己兴致的人,很不满意,自己正高兴呢,你这样多扫兴。
  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训斥。司马越就已经厉声喝道,语气威严,“何事惊慌,殿前失仪,从何体统。”
  高堂冲慌忙回道:“太白伏不见,此乃大凶之兆”。
  司马炽一听明显也慌了。永嘉永嘉,是为永远美好之意,没想到现在却是一点都不美好,这才多久,就出现这样的凶兆。慌忙问道:“诸位爱卿何以教朕”。
  众大臣面面相觑。司马越也是眉头紧皱,多事之秋啊这是。用眼神环顾四周,最后,看向了王衍。
  王衍位列司空,是琅邪郡豪门世家王氏子弟。以清谈成名,辩论发家,江湖号称“信口雌黄”的大名士。生的一副好皮囊,外表清明俊秀,风姿安详文雅,放到后世绝对也是明星之中的明星,当然他在大晋也是一样,到哪里仿佛都是中心,看样子看脸在哪个年代都是通病。
  就在怀帝不耐烦之前,王衍出列道:“陛下,您刚登基。就天降异像,臣觉得此举不仅不是大凶之兆,反而是天降祥瑞。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出现此异像,乃是上天在为您降下福祉,您应该普天同庆。让天下万民共享安宁。”
  怀帝一看这么一个漂亮的人出来说话了,感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甚是欢喜。又想到王衍可是天下名士,欢乱的心,顿时平复了很多。他可不想才登基,就被人冠上失德的帽子。也是哈哈大笑道:“爱卿之言,甚为有理,还是司空大人知朕。”
  又望向了坐在左首的司马越道,“太傅,你觉得如何?”。
  司马越也是轻轻拂了拂胡须,装模作样地拱了拱手道:“司空之言,甚为有理。陛下洪福齐天,臣一定会极尽全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是目前还有些许跳梁小丑,只待臣补齐中央军,就可以替陛下扫清宇内,特请陛下允准臣招募士卒,填充军力”。
  虽然司马越看似在询问皇帝的意思,但那都是做做样子罢了,他担任太傅辅政,自然而然是独揽朝纲,把持朝政。当然怀帝也是知道司马越的询问只是形式而已,因此听了司马越的话后,却也是装作一副朕心甚慰的模样。
  大声说道:“即刻拟旨,大赦天下。另请太傅全权负责中央军重建相关事宜。”
  ……
  此时在皇宫大内的弘训宫中,羊皇后,现在应该是羊太后,正在和一干后宫妃嫔及大臣家眷举办庆祝活动,也是热闹非常。不过看着这样热闹的场面,她却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感觉这样热闹和谐的画面,也许下一刻就会被打破一般。
  羊太后是晋惠帝的第二任皇后。在皇后贾南风被赵王司马伦废死后,由司马伦和孙秀为晋惠帝所立。她也是现任皇帝司马炽的皇嫂。
  在八王之乱中经历四废五立的她,具有超强的生命力、意志力以及夹缝之中求生存的智慧,顶住了一次又一次废立的打击,逃脱了一次又一次明刀和暗箭。不过也是心力交瘁,日日担心害怕。直到现在,她还是经常在睡梦中被惊醒。
  她经常暗暗思量,十几岁就嫁给年过四十的惠帝司马衷,丈夫不仅年龄大,还很是愚钝懦弱,自己虽然贵为一国皇后,母仪天下,看上去像是多么令人羡慕尊重,然而事实上只有自己清楚,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无助。
  “母后”,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看着面前的小人儿,羊太后的脸上不经意露出了漂亮的微笑。
  清河公主,她现在唯一剩下的心灵寄托,她没有了丈夫,没有了权利,没有了亲人,只剩下眼前的这么个小可儿。小女孩粉粉嫩嫩,六七岁年纪,人虽小,但是仪态端庄,尽显皇家风范。
  “清儿,你怎么不去和哥哥姐姐们玩啊”,羊太后温柔的问到。小人儿立刻展颜一笑,轻声道,“我想陪在母后身边”,羊太后听后,更是欢喜,轻轻摸了摸小人儿的头发,笑着道:“好好好,我们清儿最是懂得讨人喜欢,母后一定不和你分开”。
  她不知道她的命运会是如何,也不知道女儿的将来又是怎样,但此刻这个女人只想紧紧的抱着眼前的小人儿。
  说罢,一大一小,两个美人依偎在一起,静静的看着众人热闹的场景。毕竟看到的杀戮太多,经历的风雨太多,难得能够享受到如此的安宁,羊太后也很是欢喜。
  皇宫就像是一个牢笼,又像是一根系在脖颈的白绫,让她心头阴云密布,呼吸都困难重重。
  ……
  秦正此时正眯着眼睛假寐,想着可以利用睡觉来减缓饥饿,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脚踩枯草的咯吱声,睁眼一看,坐在对面的一个大汉走了过来。这个大汉衣裳破旧,但是身形高大,一看就力量感十足,自己对上他,对方绝对能打他十个。
  心里顿时一紧,暗暗猜测对方的身份,“难到这个年代也有牢霸,我不会这么倒霉吧。都要饿死了,还要被人……”,想到这里,他都不敢想下去了,心中大喊道,“老天爷,求放过啊!”
  正在那里暗暗戒备,准备打不赢也要咬上一口,死也不能受辱的时候。也许是老天爷确定看他可怜,一声如天籁一般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声音低沉,“我这里有一个饼,你要吃吗?”。
  秦正愣了一下,直接双手一伸,接过大汉递过来的一小块黑乎乎的饼状物,顾不得嫌弃脏,张嘴就是一口。
  “慢一点,饼太硬,放嘴里含一会,再一点点吃”。
  饼不大,但很硬,也只能一点点慢慢吃。半晌,胃烧的感觉才稍微得到了一丝缓解。秦正不禁想到了唐伯虎点秋香里,和周星驰竞争杂役名额的那位小哥哥那声悲愤欲绝的声音,“谁敢比我惨”。
  确实,谁能比他惨,看了那么多穿越,别人穿越我也穿越,偏偏给我搞这么惨。一转头,看到大汉在看着他,顿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辛亏脸比较黑,站起身来,对着大汉拱手躬身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就在他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监狱大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几个狱卒鱼贯而入。
  “你们这群贼胚,都给爷爷听好了,皇帝陛下有旨,大赦天下,当朝太傅司马大人要补充部曲,你们现在全部都是中央军的兵,那里不仅可以立功,关键是有吃食,不用饿肚子。所以不要想着逃跑,要是逃跑,一律杀头。现在全部起来,一个个赶紧给爷们出来列队,快,快,快……”。
  秦正实在是不想当兵,他一听说自己被当兵了,立马有点不愿意,正想要说点什么,身边的大汉一把抓住他,死死看着他说道,“想活命就不要说话,我最后一点饼给你刚刚吃了,当兵吃粮也不错”。
  秦正不禁一愣,确实,不当兵要杀头,当了还有饭吃,他也没有地方去,先去看看情况也不错。
  “唉,人生就像是强奸,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吧,想我一个21世纪的新青年,还怕不能混出个模样,打仗不行,做个狗头军师应该还是可以嘛。”
  此刻的他,还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年代,更不晓得要想在这个乱世出头,谈何容易,他要活着或许都还要看老天给不给机会。
  308年正月初一,不仅仅多了一个叫秦正的时空偷渡客,这一天还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就像历史的车轮,无人可以阻挡。但是历史的车轮,却也在秦正的到来后,在这一天发生了偏移,至于是福是祸,那是一条谁也无法预测其结果的道路不过也许蝴蝶扇了扇翅膀,整个世界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