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问心录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刑罚堂问罪

第六百六十二章 刑罚堂问罪

 推荐阅读:
    孤竹子更为猥琐,他走过来,将手搭在慕饮霜的肩膀上,向着藏锋阁前的台阶上坐去,道:“小子,快说说那是什么感觉!”
  
      慕饮霜回头看了看满眼期待的孤竹子,忽然间大笑起来。孤竹子却是一愣,问道:“你笑什么?”
  
      慕饮霜道:“您老人家那眼神,显然没有去喝过花酒?”
  
      孤竹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像是吃了一只癞蛤蟆一般,他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慕饮霜见状,却是更为得意。
  
      却在这时,笼罩住落日峰的云雾大阵猛地一颤,只见得有好几位中年男子走过来。他们的修为,皆在化神巅峰之境,身上穿着的,是刑罚堂的衣服,冷酷、严肃端庄的气息流转,令人望而生畏。
  
      “见过孤竹子师叔!”那为首的一人看都没有看一下慕饮霜,只是向着孤竹子抱拳行礼,他眼中有的,尽是孤傲之色。
  
      “什么事?”孤竹子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刑罚堂的人,就像是他不喜欢刑罚长老炎武真人一般。事实上,刑罚堂就是炎武真人的,就立在玉虚峰正气殿边上。
  
      这为首的一人,名叫冷千山,是刑罚长老炎武真人的得力助手,这些年来,在昆仑派中,只有听到冷千山这个三个字,没有几个是不畏惧的。当然,慕饮霜这种异类要排除在外。
  
      冷千山看向慕饮霜,道:“落日峰弟子慕饮霜,在蹈红尘期间,犯下诸多大罪,今日我前来,是奉了刑罚长老的命令,将他带过去审查问罪的!”
  
      “放你妈的狗屁,老子的弟子做什么,轮到他炎武来管,给老子滚回去,不然立刻废掉你们!”孤竹子调跳将起来,一声滔天气势荡开,冷千山等人受到冲击,皆是面色一白,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上。
  
      冷千山向来知晓孤竹子的性子,可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孤竹子竟然会直接对他发脾气,当下他眼中有恐惧之色,但是平日里作为刑罚堂弟子得到威严还是有的,他站起身来,道:“慕饮霜现下的罪行已经天下皆知,不仅仅只是刑罚长老在主持,掌门真人也在,是他传唤慕饮霜的!”
  
      孤竹子冷哼一声,道:“不管是谁,只要想动我的弟子,那就是不行!”
  
      “你”冷千山实在没有想到,孤竹子真的像是传说中的那般无法无天,就连掌门真人都镇不住。
  
      慕饮霜笑道:“老头,不用发火,走,咱们去看看,这位刑罚长老会给我安下一些什么罪名?”
  
      “小子,你要知道,刑罚堂里面可不止是有炎武,还有刑罚堂的十位长老,他们每一个的修为,都在返虚初境,平日里只是不出来罢了!”孤竹子道。
  
      慕饮霜闻言,眼珠子却是在打转,接着却是笑道:“我还以为,昆仑就只有你们这所谓的四大真人呢,原来家底这么厚实?”
  
      孤竹子敖傲然道:“他们还算不得真正的家底,昆仑派强大,远非你的想象,小子,你真要去?”
  
      慕饮霜道:“你就不好奇他会给我弄些什么罪名?”
  
      孤竹子道:“我见过不怕死的,可是我却是没有见过你这般想死的,也罢,那十位长老虽然不弱,但是我能对付几个。加上掌门、炎武”
  
      孤竹子忽然间发现,怎么算,他都没有胜算,一直以来,他都是极为霸道的存在,今日却是有些头皮发麻。
  
      慕饮霜笑道:“不要忘记,我可是打过真神、真仙的,走,咱们去看看,若是说得对,就听听,若是说的不对,那就打他们一个头青脸肿!”
  
      冷千山闻言,不由一呆,他实在没有想到,慕饮霜竟然比孤竹子还狂。他虽然看不清楚慕饮霜的修为,可是慕饮霜进入昆仑派,满打满算,还不到六年,如此,最多也是在化神巅峰之境。
  
      想到这里,冷千山眼中顿时闪过不屑之色,只是有孤竹子在这里,他还真不好说什么狠话,毕竟此老当真是算得上喜怒无常。
  
      孤竹子听了慕饮霜的话,眼睛顿然一亮,道:“不错,你小子嘴上的本事不错,今日却是要看手上的了!”
  
      慕饮霜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师徒两人跟在冷千山等刑罚堂弟子的后面,冷千山等人,心中七上八下的,自从做了刑罚堂的弟子,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憋屈过。
  
      刑罚堂上,透着一股阴森冷酷之意,尤其是各色刑具,上面都可以见到一些缠绕的怨气,显然这些年来,走入刑罚堂中弟子,死去必然不少。
  
      慕饮霜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可是规矩法规是规矩法规,而不是某人用来徇私的利器,另外,不管是什么规矩,什么法规,都要看是不是正确的,只有合乎人道的规矩法规,才能让一个门派经久不衰。
  
      大堂的首座之上,坐着的是炎武真人,掌门天玄真人今日过来,不过是为了听审。当下炎武真人见得慕饮霜走上前来,眼中杀机一闪即逝,他虽然隐藏得很好,可是如何能瞒得过慕饮霜?
  
      “大胆慕饮霜,来到刑罚堂,为何不下跪?”炎武真人那威严的声音响起,在空阔的大殿之上传荡。
  
      慕饮霜轻笑一声,道:“看来师伯是想过一把凡间皇帝的瘾。”
  
      “你你放肆!”炎武真人没有想到,慕饮霜都已经被押进来刑罚堂中了,还依旧那般淡定从容,这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慕饮霜冷哼一声,道:“我慕饮霜放肆张狂,又非是始于今日?炎武师伯不知?”
  
      天玄真人曾经是儒家大师,听得慕饮霜的话,也是颇为不喜,当下他道:“刑罚长老在问话,你如实回答就是,其他没有用的,休要多言!”
  
      孤竹子淡淡道:“炎武,有屁就快放,我还忙着呢,没时间听你说闲话!”
  
      炎武真人脸色难看到极致,他冷冷道:“孤竹子,这里可不是正气殿上,容不得你撒野!”
  
      慕饮霜淡然一笑,道:“听师伯这么一说,看来在昆仑派之中,您这刑罚堂还有胜过正气殿几分?”
  
      炎武真人闻言,不由脸色大变,要知道,正气殿乃是昆仑派掌门处理事务的地方,那是昆仑派的象征。慕饮霜这话,当真算得上是诛心,要是天玄真人真有什么想法的话,那他炎武就真的是混到头了。
  
      “竖子,你目无尊长,口无遮拦,留你不得!”炎武真人是真的害怕了,他真的不知道任由慕饮霜说下去,会说出一些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此时他只想直接把慕饮霜给杀了,就了结了一切隐患。
  
      慕饮霜冷笑一声,道:“师伯好大的官威,敢问弟子犯了何罪,竟然让师伯欲要杀之而后快?”
  
      天玄真人目光微微闪烁,他一直以来,都认为炎武公正无私,这才让他掌了刑罚大权,如今看来,非是他想的那般简单了。
  
      炎武真人被慕饮霜的话语扰乱了心神,当下他不由偷看天玄真人一眼,心下更像是扎了一根铁针似的。
  
      这些年来,他用掌管昆仑派刑罚的权力,除去了不少不听话的人。当然,像孤竹子这般有本事,他无法动得分毫的人,只是心中暗恨。
  
      炎武真人请天玄真人过来,只是为了镇压孤竹子,然后才能冠冕堂皇的杀了慕饮霜,但慕饮霜的刁钻古怪,却是远远超出他的意料,如今这个局面,若是他没有合情合理的说法,他知道,他这个刑罚长老,恐怕就要做到头了。
  
      想到这里,炎武真人对慕饮霜、孤竹子的恨,已经深入到骨子了。他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而后看向慕饮霜,道:“我知道,就这样杀了你,你定然不服气,好,你且听好你的一下几大罪状!”
  
      慕饮霜哑然一笑,道:“还请师伯到来,弟子听着就是!”
  
      炎武真人冷哼一声,道:“你犯的第一大罪,那就是目无尊长,目无法纪,第二大罪,不守门规,与妖魔邪道为伍,第三大罪,残杀正道人士,灭人门庭,其歹毒之处,令人发寒,以下三大罪状,判你死刑,你可服气?”
  
      炎武真人说完的时候,慕饮霜却是在打瞌睡,当下炎武真人见状,又大声喊道:“慕饮霜,你可服气?”
  
      慕饮霜注意叫之处不由掀起冷笑,他抬起头来,神色恢复,看向炎武真人,道:“服气什么?”
  
      “你”炎武真人怒不可遏,当下他眼中杀机,再也隐藏不住。
  
      慕饮霜道:“麻烦师伯再把我的罪状说一遍!”
  
      炎武真人冷冷道:“你可要听好了!”
  
      炎武真人再次把慕饮霜的三大罪状说了。慕饮霜却是轻笑一声,道:“原来刑罚堂就是这般问罪的,可真是见识过了!师父,这里没有什么意思了,咱们走吧!”
  
      炎武真人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这刑罚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炎武真人手轻轻一摆,只见得两边顿时出来几十人,他们的修为,全都在化神巅峰之境,他们身上有股肃杀之气,显然平日里作为刑罚堂的弟子,做过的杀人之事定然不少。
  
      慕饮霜看了看四周的这些弟子,不由笑道:“听说刑罚堂有十长老,个个皆是无比了得的存在,师伯你用这些虾兵蟹将还不够看,不如将十长老请出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