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剧透群 > 第456章 李昊:你们都是我罩的

第456章 李昊:你们都是我罩的

 推荐阅读:
    自从金庸群侠传之行已经过去一星期。
  
      这一星期来,李昊并未返回自己所在的世界,而是停留在沧澜大世界享受着艾希女神的侍奉,呸呸,应该是在教导小萝莉如何更好的控制力量之余,享受着艾希女神的贴心照顾。
  
      对,没错的,这只是顺带的,才不是因为想要哼哼。
  
      虽然在沧澜世界的日子稍微有点枯燥,每天除了玩,额,照顾小萝莉就是照顾小萝莉,但李昊对进程还是颇为满意。
  
      经过一星期的教导,小萝莉终于可以做到不肆无忌惮的释放恐怖的幻想之力。
  
      嗯,幻想之力是李昊给小萝莉的力量起的名字。
  
      因为周芷若小萝莉的力量本质,就是能让幻想变成现实,让现实变成虚幻,更能让人们幻想中的东西成为真实,哪怕人们幻想的东西完全违背了世界的规则。
  
      对于这种力量,李昊也是羡慕的很。
  
      有了这样的力量,还会缺少女朋友吗?
  
      呸,我的意思是有了这样的力量,人生应该有多少乐趣。
  
      没错,绝对没有想一些不健康的事情。
  
      李昊看着床上沉沉睡去的周芷若小萝莉,走出了奢华精美的宫殿。
  
      “主人。”
  
      艾希早已经恭候在宫殿外。
  
      她看到李昊出现,冷艳的绝美容颜上浮现一抹笑容。
  
      李昊看向艾希,嘴角微翘。
  
      却见艾希略施粉黛,眼角抹了淡蓝色的眼影,眉心处点缀着淡蓝色的额饰,本就娇美的容颜更显明艳动人,平白多了几分妩媚与妖娆。
  
      她身着华丽的女皇服饰,雍容华贵给人以神圣不可亵渎之感。
  
      其内穿冰蓝色修身长裙,如雪的肌肤若隐若现,长裙体贴的开出了高开叉,上身开出了高v,将女性的美妙展现的淋漓尽致。其外罩月白色的轻纱披锦,与冰蓝色的长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李昊大量艾希,心中暗暗感慨。
  
      小妖精果然越来越会勾引人了。
  
      不过,哼,本群主是正经人,绝对,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可耻的诱惑。
  
      “主人,该歇息了。”艾希走上前,恭敬道。
  
      李昊微微颔首。
  
      本群主绝对不是败在女皇女奴的诱惑下,只是依旧保持着普通人的习惯,没错。
  
      翌日清晨。
  
      李昊正在感慨农业发展,没有耕坏的田地,只有累死的牛等充满了人生哲学的叹息,聊天群中却是发生了一些小小的事情。
  
      而这个问题的根源,就来自于我们可爱的崇祯皇帝。
  
      聊天群。
  
      朱由检:“皇兄去了。”
  
      天使彦:“节哀。”
  
      不败顽童古三通:“节哀。”
  
      李寻欢:“节哀。”
  
      女神蕾娜:“别节哀了,还是想想未来的路怎么走吧。”
  
      铭烟薇:“这还要想,当然是不要怂直接上了,软的不行来硬的,霸王硬上弓呀。”
  
      李昊嘴角微微抽搐。
  
      铭烟薇,你最近都在学习什么玩意。
  
      啥叫软的不行来硬的,啥叫霸王硬上弓。
  
      全知全能李大仙:“天启帝驾崩,帝国必然会出现短时间的混乱。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稳定形势,然后巩固自己的权势。”
  
      朱由检:“不,我在思考另一个问题,一个疑惑了很久的问题。皇兄虽然身体不太好,但也是修行多年的修行者,为什么会因为区区一场落水重病不治?”
  
      不败顽童古三通:“嘶,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想要害死天启皇帝。”
  
      朱由检:“虽然没有证据,但这个猜测非常合理。”
  
      天使彦:“但是你想过没有,天启帝死,你才是最大的得益者。如果真的有人怀疑天启帝是被人害死,你才是最大的嫌疑犯。”
  
      朱由检苦笑地叹了口气。
  
      他如何能够不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朱由检才从未在外人面前表现过这方面的猜测。
  
      因为他知道,自己做没有做过并不重要,真的一点点都不重要。一旦传出天启帝是被人害死的消息,最大得益者的自己肯定是被怀疑的对方,不,应该是被人认为害死兄长的叛逆。
  
      朱由检:“我知道,所以除了在聊天群,我没有在外人面前说过这件事。不过皇兄死的蹊跷,这件事我不能不防,我怀疑一旦我触碰到了某根线,他们可能也会对我出手。”
  
      李寻欢:“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你知道什么人有理由对你皇兄出手吗?”
  
      朱由检:“以前还没有感觉,但现在却发现太多了,可能谋害皇兄的势力数不胜数。”
  
      众人无语。
  
      大兄弟,你在开玩笑嘛?
  
      数不胜数?
  
      你们这皇帝当的也太惨了吧?
  
      不败顽童古三通:“说说看?”
  
      朱由检:“比如朝廷内的各个党派,因为魏忠贤的事情他们这些年备受打压。又或者关外鞑子,以及与关外鞑子有着极为深厚联系的晋商们,这些年皇兄有意严查关外鞑子与边关将领的事情,他们同样有可能对皇兄出手。
  
      再或者南方的蛮夷,以及大明皇朝内部的各大教派,这些年皇兄看似没有理会朝政,但通过魏忠贤可是给这些教派添了不少堵。”
  
      朱由检盘算一圈,最终自己都无奈地摇了摇头。
  
      李寻欢:“这还真是.....”
  
      许仙:“这么说来当皇帝还是非常危险的工作?”
  
      林九:“哎,世人只看到皇帝的三宫六院,权势滔天,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皇家的经啊,更难。”
  
      小妖精焰灵姬:“听得人家头晕晕的,原来当皇帝这么累。还好人家没想到皇帝,嗯哼,人家当百越的女王就行了。
  
      嘤嘤嘤,群主哥哥,等人家当了女王,你说穿什么比较好看。”
  
      李昊双眼微眯。
  
      什么都不穿最好看。
  
      咳咳,我的意思是,算了,本群主承认了,本群主就是在飙车。
  
      全知全能李大仙:“我们家焰灵姬穿什么都好看。”
  
      小妖精焰灵姬:“(*^^*),群主哥哥真好。”
  
      涂山雅雅:“喂,你们两个别秀了好不好,很讨厌的。我们现在在讨论朱由检的事情,很重要的懂不懂。”
  
      朱由检:“哈哈,我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这一天不是早已经有了准备。”
  
      不败顽童古三通:“求生欲很强,不过没卵用。你现在的问题很严重,非常严重。本来我也没有想那么多,但现在突然有些明白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崇祯真的会那么蠢?”
  
      李寻欢:“古兄这是什么意思?”
  
      不败顽童古三通:“我的意思,崇祯真的会蠢到不知道锦衣卫与东厂、西厂的重要性?”
  
      天使彦:“你是说,不是崇祯不知道,而是有人逼他这么做?”
  
      不败顽童古三通:“对,否则就算崇祯一开始不知道,难道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后,还不知道锦衣卫与东厂对他的作用。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有人逼迫崇祯限制锦衣卫与东厂、西厂。
  
      你们说,如果真的有人这么做,又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
  
      朱由检瞳孔紧缩。
  
      他突然明白过来。
  
      朱由检:“古兄的意思,这些人肯定会对我出手?”
  
      古三通:“这就要看你听不听话了。”
  
      朱由检神色大变,倒吸了口冷气。
  
      听不听话?
  
      就是说自己要是按照他们的吩咐去做,他们自然不介意表现出君亲臣恭的和谐景象。可要是自己不听话,怕不是皇兄身上发生的小小意外,就有可能在自己的身上重演。
  
      朱由检想到这里,顿时有些不好了。
  
      开玩笑!
  
      本王又不傻,在知道了未来的历史走向后,还要按照预定的计划来。
  
      魏忠贤可以死,也必须死。
  
      但东厂与锦衣卫肯定不能削弱啊。
  
      这可是本王的手足与口舌,要是把他们给削弱了,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朱由检心中思考,却是没有办法。
  
      全知全能李大仙:“这件事你不需要纠结,不就是朝堂内的小小纷争。就算他们想要对付你,也得问问本群主的意见。你现在可是本群主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一群杂鱼欺负。
  
      战争开始了,我们必须必须一切代价加强自身的实力,你尽管放手去做,出了问题本群主给你担着。
  
      记住了,你们都是本群主罩的。”
  
      铭烟薇:“哇,群主爸爸好帅,人家爱死你了。”
  
      小妖精焰灵姬:“嘤嘤嘤,群主哥哥太帅了。嚯嚯,你们都是我罩的,(#^.^#)。”
  
      涂山雅雅:“(ˉ ̄~)切~~,又装逼,人家可不是你的人。”
  
      天使彦:“→_→,什么叫我们都是你的人,你敢上吗?”
  
      李昊翻了个白眼。
  
      彦,在开车小心我开你。
  
      不败顽童古三通:“→_→,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们都是群主大大的人了,群主一定要联系人家呦,人家还是黄花大男人。”
  
      李昊面皮剧烈抽搐。
  
      滚你丫的黄花大男人啊!
  
      全知全能李大仙:“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李寻欢:“哈哈,古兄完了,群主一定把你记小本本上了。”
  
      朱由检看着聊天群中的吵闹,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后面有人,真好!
  
      咳咳,我的意思是后靠山,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