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燧灵记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为何非要选中她?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为何非要选中她?

 推荐阅读:

  午膳时分,南宫翎从打坐中睁开眼睛。要到天鹰宗了,是傀儡武士提醒了他。
  十四个时辰,他的伤势能多恢复一成,等去了甘澜院有师父相助,能把伤势再恢复一成至六成,他的一条性命才算是保住了。
  他一边指挥傀儡武士调整方向去锦绣山庄,一边转眼看向安馨。安馨浑身上下像煮熟的虾子一样通红。
  大冷的天,她的头上冒着一阵阵升腾的水汽。额头上的汗水还没流下去,便被蒸发成了水雾笼罩在她的头顶。
  南宫翎近在咫尺没有感受到安馨的高温,显然,安馨在极力控制地狱幽冥的火力不外泄。
  南宫翎重新在聚灵阵中打入极品灵石。短短一日,他们两人耗尽了阵法中十二枚极品灵石,耗费之多乃是平时的两倍有余。
  南宫翎心中欢喜,他心里有数,他吸取的灵气增加得有限,多增加的数目落在安馨的身上,安馨距离突破境界不远了。
  真是太好了。
  仿佛感受到了南宫翎的注视,安馨也从打坐中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南宫翎期盼地看着她,安馨轻咳一声,颇为遗憾地笑道:“还没能突破境界,”
  南宫翎了然,安馨的灵气全都用来炼化压制地狱幽冥,想要晋级要等彻底炼化地狱幽冥,行有余力之时。
  他低声问道:“你炼化到几成了?”
  “四成。”安馨不放心地观察南宫翎的脸色,“你的伤势恢复了多少了?”
  “六成。”
  安馨不相信,她伸手探向南宫翎的手腕,南宫翎笑眯眯地任由安心的灵气进入身体。片刻之后,安馨不满地放开了南宫翎的手腕,“你昏头了吗?哪里恢复了六成了?分明最多才五成。”
  南宫翎无辜地提醒道:“就快到天鹰宗了,等我见了师父,一日之内定然能够再恢复一成,可不是六成了吗?”
  安馨更加不满道:“以后要实话实说,没发生的事情尚有变数,不能算在其中。不能成了修士便麻痹大意。你我之间说话要靠谱。关键时刻,一句不实之言,便是取死之道。”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以后也别变成这样的人了。”
  这么容易就急眼了?南宫翎对安馨的主动关心,简直求之不得甘之如饴。他会心一笑,连忙点头受教答应道:“好。以后我都对你实话实说了。”
  他接着跟安馨商议道:“我先送你去锦绣山庄,然后回天鹰宗,明晚等师父进了洞房,我便来找你。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我替你把地狱幽冥压制住了,趁机再试试地狱幽冥的威力。”
  “好,我等你。”安馨没有拒绝南宫翎的好意,她也很想知晓地狱幽冥跟她凝结出来的火焰区别有多大。
  两人议定行程的时候,并没能预料到,他们的约定会让金燕子和甘兴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最终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这是后话。
  ‘直升机’来到锦绣山庄上空的时候,南宫翎照例收起‘直升机’带着安馨飞下去,落进了金燕子暂居的正院。
  南宫翎送了人过来,没有用午膳便走了。
  安馨跟她的一众小厮传信,让人把这几日的消息,连同对青柳谷的方略一并送过来,便给他们放了假,没有急事待明日婚礼过后,后日再过来听令。
  罗志超陪着高妙仪闭关去了,安馨打算陪着金燕子度过出嫁前最后的时候,她轻易看出来了,她这趟晚归把金燕子吓着了。
  安馨陪着金燕子用过了午膳,见金燕子比平日多用了半碗饭,心中更觉得愧疚,她都成了修士了,还让师父时时为她担心。
  她由着金燕子对戚妈妈下令,在廊檐下放上两张躺椅,布置好茶桌茶具。安馨陪着金燕子坐下,没有用戚妈妈准备的用具,当着戚妈妈的面,重新从储物袋中刷出茶具来。
  她一边动手给金燕子沏好清茶,一边传音让金燕子支走了戚妈妈。金燕子待戚妈妈走远了,端起茶盏喝茶,笑盈盈地问道:“你就这么不放心她?”
  “嗯。”安馨毫不犹豫地点头,对金燕子传音道:“师父还记得给过我《千机策》吧?这几年我一直在修习,戚妈妈给我感觉很不好。”
  “师父,你为何非要选中她?”
  金燕子放下茶盏,从储物袋中刷出一把美人团扇,习惯地轻摇着笑道:“嗯,你对戚妈妈观感很不好。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你让徐妈妈去查过戚妈妈了,可曾查出什么不妥当来?”
  这正是安馨郁闷的地方,徐妈妈真要是能查出什么来,她直接把证据放在金燕子面前,何需借用《千机策》来说服金燕子?
  她这样劝说金燕子道:“师父,你以前不是说过戚妈妈跟阿圆情同母女吗?阿圆丢了,戚妈妈怎么没出去找阿圆?她撇下找寻阿圆跟你来天鹰宗,我看是她另有企图。”
  金燕子忍俊不禁地笑道:“她确实另有企图。她不想借用清风居的名头四处出去找阿圆,她担心有心人会借机暗害阿圆。等我在甘澜院住下,她便要告假出去找寻阿圆。”
  “你说,她处处为清风居为阿圆着想,我能拒绝她的请求吗?”
  金燕子岔开了话头:“对了,你派人跟着辛啸天和阿圆,飞云门的弟子把人跟丢了,你处置过了吗?”
  当然处置过了。
  处置人不是目的,把人弄丢了,找不到阿圆的踪迹,无法知晓占据阿圆身体的人出自何方,有何目的才是麻烦事。
  安馨点头道:“处置过了。我会吩咐下去,加派人手找寻阿圆。”
  “不要。”金燕子轻摇美人扇,低声笑道:“戚妈妈和阿圆是我救回清风居的,这会儿她们两人都离开了清风居,阿圆的身契都不在我们手里了,你就别多管了。”
  “这事留给我来管,我离开了飞云门,门中大事轮不到我来经手了,用这等小事消磨时日也不错。”
  金燕子不给安馨反对的机会,接着问道:“他们说你回来晚了,是给我准备惊喜去了。惊喜呢?”
  安馨在心中叹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师父还不肯听!这是非得逼着她插手师父院中的事情,让人时刻留意戚妈妈的动静,有备无患了。
  安馨打定了主意,配合地扬起笑脸,从储物袋中刷出皮秋红给她的大匣子,伸手放到了金燕子的膝盖上,她佯装不满地抱怨道:“是二姐跟你透露的吧?”
  “我还打算等明日上花轿前拿出来,让师父手忙脚乱地换上,让师父来不及舍不得我们呢。”
  师徒两人的话题从戚妈妈身上转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