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六百九十二章 道义?这值多少钱……

第六百九十二章 道义?这值多少钱……

 推荐阅读:
    华金。
  
      经过一系列的整顿以后,华金看起来充满着活力。
  
      魏胖子抽了一根烟,犹豫了一下,鬼鬼祟祟地扣了扣帽子。
  
      阳光照耀下,有一种很古怪的掩耳盗铃感觉。
  
      “魏……”
  
      “嘘!”
  
      “你做什么?怎么这副打扮……”
  
      沈连杰古怪地看了一眼魏胖子整个人看起来很奇怪。
  
      “没什么,就是过来打探一下华金的消息……”
  
      “华金?华金有什么可以打探的?”
  
      “昨天我听到了陆远的一些风言风语……”
  
      “什么?”
  
      “暂时不能跟你说,对了,那个许总在这里吗?”
  
      “嗯,在是在的,不过很忙,你想见他?”
  
      “没……就是随便问问,刚好没事干路过华金,就是随便看看……呵呵,你先忙你的吧,我想起来我有事,先走了,别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这里……”魏胖子稍稍看了一下其他地方,随后似乎又犹豫一下,最终又拉了拉帽子,掉头就走。
  
      “……”
  
      沈连杰看着魏胖子今天奇怪的表现以后顿时眯起眼睛。
  
      魏胖子似乎很心虚。
  
      正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魏胖子在干啥?
  
      或者说,他要干啥?
  
      打探消息?
  
      也不对,如果打探消息的话,也没必要自己亲自过来吧。
  
      但如果不是打探消息的话,那么,到底又是做啥呢?
  
      这一刻……
  
      他感觉其中似乎有什么文章……
  
      ………………………………………………
  
      “许总,接下来我会好好努力,不会让你失望的,这部电视剧《偶像来了》我会好好拍,未来的收视率不会太差……”
  
      “嗯,不错,对了沈导,问你件事。”
  
      “什么事?”
  
      “我听说之前你和魏导在一起看电影?”
  
      “嗯……不过许总,你……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华金的事的,我在华金呆了这么多年,一直挺有感情,而且,我之前跟魏胖子这个人也不太对路,魏胖子这次邀请我一起看他的电影多多少少都带着炫耀的成分在里面……”当沈连杰看到许宏表情很古怪以后,他连忙解释了起来。
  
      不管什么老板,最忌讳的就是背叛公司的事情。
  
      “我明白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见见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了,你对魏导这个人怎么看?”许宏笑了笑摇摇头安慰了沈连杰几句让沈连杰放心,随后他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这……要从哪方面?”
  
      “作为导演方面呢?”
  
      “魏胖子……确确实实很有水准,在整个华夏的新锐导演里面,应该没人比得过魏胖子……”
  
      “哦,确确实实是一个人才,那你觉得,他和陆远的关系怎么样?”
  
      “啊?关系,他们关系两人就是穿一条裤子算是一丘之貉吧,都不是什么好鸟……”沈连杰摇摇头。
  
      事实上……
  
      虽然沈连杰确确实实相比之前成熟了不少遇到魏胖子也有一种一笑泯恩仇的味道,但实际他对魏胖子和陆远两人的印象就不是很好。
  
      很多东西在内心深处已经根深蒂固了!
  
      这都没办法改变的。
  
      “不……这点我反倒觉得不是。”许宏微微地摸了摸下巴,嘴角露出一丝耐人询问的味道。
  
      “啊?”沈连杰一愣。
  
      他一时间不知道许宏要干什么。
  
      “还记得前些天媒体爆料魏导和陆远不合吗?”
  
      “嗯,记得,不过,那只是媒体捕风捉影,我觉得这仅仅是炒作而已……这些东西当不了真。”沈连杰摇摇头。
  
      “苍蝇不叮无缝蛋,媒体虽然花里胡哨的整了一大通,但根据我的多方面调查,自从陆远回华夏以后,魏导和陆远就很少见面,而且从发布会的种种迹象表明,两人已经出现裂痕了……我们不妨再大胆想象一下,这《叶问》可能是两人合作的最后一部电影了……”许宏笑容逐渐变得更加地耐人寻味了。
  
      “许总……我希望你不要被陆远和魏胖子误导,这两人始终都是穿着同一条裤子的,我不太相信两人会出现裂痕,而且以远程目前的发展势头,没必要……”沈连杰迟疑了一下,随后看着沈连杰。
  
      “一般是这样的情况没错,但实际上,你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这个世界是一个利益为王的世界,魏导现在已经是两届最佳导演的获得者了,你觉得他会甘心一辈子给陆远当狗?而且,根据我的调查,陆远从来都没有分任何股份魏导……”
  
      “许总,你的意思是……”
  
      “野心,如果你到了魏导这种层次,你会甘心吗?”
  
      “我……”沈连杰突然沉默。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会!
  
      是的,他肯定会要更强的……
  
      毕竟……
  
      一家公司的元老,怎么都需要股份吧!
  
      “昨天,我曾私底下跟魏导打过电话,从字里行间之中,我推断出来魏导的野心已经滋长了……”
  
      “等等,许总,今天早上,我突然……”
  
      “哦?怎么了?”
  
      “我见到魏胖子就在我们公司下面,不过有些鬼鬼祟祟的……还一副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的态度……”
  
      “看来,他心动了,当然,他内心深处的道德和价值观始终牵着他,我估计现在他很矛盾,毕竟背叛,终归不是什么好名头,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的。”许宏笑了起来“他终归还是太年轻了,年轻人,终归还是放不下所谓的义气,脸皮终归还是薄的。”
  
      “……”沈连杰嘴唇动了动。
  
      他想说魏胖子脸皮很厚,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发现自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
  
      他叹了一口气。
  
      好像……
  
      许总说得挺有道理。
  
      “沈导……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道义这种东西,虽然是一杆标尺,但是在我看来能用金钱来衡量,放不下道义,那就是给的钱不够,给的权也不够,只要给够了,一切都不是问题……”许宏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
  
      沈连杰低下头。
  
      他很赞同。
  
      “所以……许总,你的意思是……”
  
      “远程是一个很诱人的团队,陆远确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最好的状况,就是能将这个团队收下,如果收不下陆远的话,我希望能收下除陆远以外的这个团队……”
  
      “我不明白,难道我们华金不行吗?”
  
      “华金也不差,但是,如果能变得更好,为什么我不选择变得更好呢?我查过陆远的发家史,陆远能有今天,百分之八十都是他的团队,然后,我觉得这团队里面,有营销炒作的人才,有导演人才,有……这些人挑出来,都是能成气候的存在……”
  
      “许总,你想……”
  
      “对!我现在给魏导打个电话,加个重码,看他到底会不会鼓足勇气来见我。”许宏笑了起来,随后拿出了手机,亲自拨通了魏胖子的号码“喂魏导……”
  
      “……”
  
      “……”
  
      在打完电话以后,许宏嘴角又露出了一个笑容。
  
      “沈导,你吩咐下去,让几个媒体朋友偷偷蹲在公司旁边,多拍几张魏导进来的照片,当然,和我聊天时候的照片的录像记录你也要好好保存……”
  
      “啊?许总,你是想……”
  
      “嗯,利益,再加上使点小手段,很多时候都能激化矛盾,如果经营得好的话,这种矛盾甚至能让我提前得到这个团队也说不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以后。
  
      办公室外传来了敲门声。
  
      随后,一个肥胖的身影带着两个人有些小心翼翼地挤了进来。
  
      看到这个肥胖的身影以后。
  
      许宏笑了起来,再看到他旁边的另外两个人以后,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魏导,你好……”
  
      “许总,你好你好……”
  
      ……………………………………………………
  
      陆远打了一个哈欠。
  
      感觉整个人有些疲惫。
  
      今天的“远程”看起来异常的平静。
  
      同时还带着一股非同寻常的味道。
  
      陆树仁走了。
  
      和陈建明父子合作需要处理好多好多东西,他必须要去忙。
  
      陆远内心深处其实对自己父亲很震惊的。
  
      虽然他之前知道自己父亲陆树仁确确实实有一点点经商头脑,但是他根本想不到自己父亲办起计划来,竟然一丝不苟,将很多东西都分析得头头是道,甚至让陆远很难找出漏洞。
  
      一个庞大的蜘蛛网,竟然被自己父亲完全结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父亲很陌生。
  
      或许管理这块陆树仁确确实实很普通,但是在筹划与一些大局观上,自己父亲竟然真心惊人。
  
      这两天两人聊过网络时代这一块。
  
      他发现自己父亲竟然对未来的预测虽然有些出入,但大体方面竟没有任何问题。
  
      他感觉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父亲,会是小时候崇拜地拿出那本《许宏传》跟自己说许宏怎么怎么白手起家,怎么怎么努力成功,让自己学习许宏的父亲。
  
      也许……
  
      自己老爸陆树仁本身就有一定的见识,就是之前被生活逼得没办法,所以只能被埋没?
  
      他又想起了王耀华和自己老爸吃饭的情景。
  
      尽管当时两人身份差距很大,但陆远突然发现父亲竟然和王耀华也能侃侃而谈,并没有任何怯场,同时偶尔还会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这他娘!
  
      我老爸难道是一块金子,现在他发光了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着来电号以后,随后犹豫了一下。
  
      “喂?”
  
      “陆总……”
  
      “许总……”
  
      “我们聊聊?”
  
      “抱歉,许总,远程娱乐我考虑清楚了,我们不卖,我不能因为这二十亿,把跟我的那些人的心都给寒了。”陆远摇摇头,声音听起来异常坚决。
  
      “陆总,我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不过,有些东西真心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觉得,我们可以聊聊,明天,我在燕京等你,会有惊喜。”
  
      “抱歉,许总,明天我有事……”
  
      “不,我相信你会来的,不来的话你会后悔一辈子!”
  
      “许总,你在威胁我?”
  
      “不,不是威胁,是商量,事实上,我很欣赏你!”
  
      “……”
  
      陆远挂掉电话。
  
      打电话的时候,陆远的声音和表情都是带着一丝不爽的。
  
      但是,挂掉电话以后,陆远突然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