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一百八十九章、濒临破产的巴黎会议

第一百八十九章、濒临破产的巴黎会议

 推荐阅读: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进出口贸易国,不列颠可以说是这次经济危机的最大受害者。
  
  国内的罢工事件还没有平息,又遇到了国际市场萎缩,导致出口额迅速下降,失业率急剧攀升,社会矛盾加剧。
  
  为了平息国内矛盾,转移公众视线,英国议会决定提前举行大选。
  
  毫无疑问,格尔斯顿为首的自由党在大选中失利,取而代之的本杰明领导的保守党。
  
  这似乎是英国政治的规律,除了第一任首相罗伯特.华波尔伯爵连任任二十年外,剩下的任期基本上都不超过八年。
  
  (备注:英国首相和议会任期都是五年)
  
  再一次入住唐宁街的本杰明首相,除了大选胜利的第一天高兴过外,剩下的都是烦恼了。
  
  国内令人焦头烂额的经济,让本杰明首相头发又白了很多。
  
  殖民大臣罗伯特:“国内的经济已经非常危险了,为了度过危机,我们必须给商品寻找更大的市场。
  
  我提议重启波斯战争,刚刚经历了一次难民危机,现在恰好是波斯最衰弱的时候,这一点对我们的军事行动非常有利。”
  
  财政大臣亚瑟-贝尔福:“政府的财政还很充足,可以给我们提供足够的战争经费。
  
  我觉得在发起波斯战争的同时,还可以重启埃塞尔比亚战争。
  
  在上一次战争中,我们只是名义上获得了胜利,现在埃塞俄比亚的大部分地区仍然不在我们控制中。
  
  最近这些年,奥地利人不断向埃塞俄比亚地区渗透。如果我们不快点儿动手,没准那天一觉醒来,埃塞俄比亚就插上奥地利的旗帜。
  
  不光是埃塞俄比亚地区,整个东非地区都很危险。如果我们不快点儿行动,法奥两国可不会客气。”
  
  海军大臣约翰-瓦西尔:“不光是东非,还有亚洲地区。法国人正在向中南半岛扩张,就快要和印度接壤了。
  
  我们必须要采取抢先占领贡榜王朝,这里是印度的门户,要是落入了法国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备注:缅甸正处于壅籍牙王朝时期,被西方称为:贡榜王朝)
  
  ……
  
  本杰明首相被誉为殖民主义的卫道士,内阁一帮主战派就不奇怪了。英国人庞大的殖民帝国,也是一刀一枪打下来的,主战派和殖民派从来都不分家。
  
  对不列颠来说,靠挖掘内需度过经济危机,那是不可能的。
  
  本土的人口数量,决定了英国本土市场的上限。这意味着要度过经济危机,必须要依靠外部市场。
  
  依靠广袤的殖民地,英国人想要摆脱经济危机不难,但这需要时间。
  
  想要在短期内度过经济危机,唯有发动战争,把危机转嫁出去。
  
  外交大臣爱德华:“打住。我承认大家说得都有道理,也是不列颠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但现实不允许。
  
  且不说同时发动多场战争,我们国力能否支撑的住,光外交上的麻烦就足以令我们精疲力尽。
  
  如果不想看到欧洲各国一起给我们扯后腿,就必须要有一个先后顺序。多线作战,除了增加风险和压力外,没有任何价值。”
  
  驱动英国人发动战争的动力,一直都是利益。谁都知道,伦敦政府不可能同时发动多场战争,还是被提出来了。
  
  这背后也是各方在博弈,军方、政治官员、资本家均有参与。
  
  率先发动的战役,不光是只是“先受益”,还决定了该地区在伦敦政府眼中的重要性。
  
  殖民大臣罗伯特:“我认为还是先重启波斯战争,波斯地区的局势最为复杂,同时牵扯到了俄奥两国。
  
  俄罗斯帝国现在被普波联邦拖住了,短时间内无力插手波斯地区,但奥地利不一样,他们的势力已经深入到了波斯湾。
  
  虽然他们暂时的目标是奥斯曼,这并不等于他们对波斯地区就没有野心了。
  
  现在波斯政府可是千方百计在拉拢各大列强,如果我们不提高警惕,没准哪天奥地利人就把势力扩张到了波斯地区。
  
  打开地图就知道,一旦奥斯曼帝国崩溃,整个地中海东海岸都会变成奥地利的一部分,到时候波斯地区会和奥地利直接接壤。
  
  如果不能提前拿下波斯地区做屏障,到时候印度的压力就大了。”
  
  海军大臣约翰-瓦西尔反对道:“罗伯特爵士,你说得太夸张了。
  
  在波斯地区我们已经拥有了绝对优势,除非奥斯曼帝国明天就崩盘,要不然奥地利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我们竞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奥斯曼帝国至少还能够支撑二十年。如果他们完成了内部改革,甚至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反倒是中南半岛的威胁更大,贡榜王朝已经完全衰落了,根本就挡不住法国人的兵锋。”
  
  财政大臣亚瑟-贝尔福:“两位不要说得那么严重,又不是明天我们就要和法奥两国发生大战。
  
  现在我们三国还是盟友,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是不会过来刺激我们神经的。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度过经济危机,大家最好多从经济上考虑问题。
  
  自从苏伊士运河开通过后,东东西方贸易增长迅速。现在欧洲对外贸易的船舶中,有近四成都会从苏伊士运河通航。
  
  这条黄金水道已经影响到了不列颠的经济命脉。我们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让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完全落入了法奥手中。
  
  当然,这是前辈们的责任,但这个后果却不得不由我们来承担。
  
  法奥两国把苏伊士运河当成了命根子,我们想要插手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只能采用迂回战略,增加在红海海峡的影响力。
  
  最近这些年,法国人向苏丹地区扩张,奥地利向埃塞俄比亚地区扩张,双方已经达成了默契,共同挤压我们的势力范围。
  
  如果放任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东非地区早晚会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即便是利用海军优势,最多也就保留港口周边的土地。
  
  就如同现在的好望角,看似控制在我们手中,只要和奥地利人翻脸,随时都有可能沦陷。”
  
  “阁下,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法奥两国能够真正联合,这是在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除非其中一家放弃欧陆霸权,要不然两国是不可能真正联合的,现在他们视对方为最大敌人呢!”殖民大臣罗伯特反驳道
  
  放弃欧陆霸权说起来容易,可凭什么让人家相信呢?
  
  除非丧失了争夺霸权的实力,要不然口头上的承诺,根本就不能让人相信。
  
  除非法奥两国其中之一没落,要不然这场欧陆霸权之争,就会持续下去。
  
  现在两国能够和平共处,那是双方看起来实力相当,还有第三四五者的存在,谁也不想挑起战争,让别人捡了便宜。
  
  外交大臣爱德华:“罗伯特爵士,法奥两国确实存在联合的可能。只要利益到位了,没有什么不会发生的。”
  
  “爱德华爵士,我不是说法奥两国不可能联合,而是现在的国际形势下,两国不可能联合。
  
  看似友好的法奥关系,实际上早就矛盾重重。只要我们愿意,挑起法奥冲突并不难。”殖民大臣罗伯特解释道
  
  “不,罗伯特爵士。我们正需要法奥明面上友好,暗地里互相敌视的局面。
  
  挑起法奥冲突,进而引发欧陆大战,打破欧洲大陆的平衡,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所以这个选项,根本就不存在。
  
  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我们看到了,法奥两国同样也看得到,甚至他们看到的还要更早一些。
  
  最近这十几年,我们一直想要入股运河公司,都遭到拒绝,就足以说明问题。
  
  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为了苏伊士运河的主导权,法奥两国真有可能联手,把我们挤出东非。
  
  这不是没有先例,在之前法奥两国就联合过,我们差点儿被挤出了地中海。”外交大臣爱德华警告道
  
  这是最令人头疼的,一方面要法奥冲突,避免法奥两国靠拢;另一方面又不能挑起法奥矛盾,免得欧洲大陆爆发战争,导致平衡被打破。
  
  站在英国人的立场上,法奥两国无论是谁赢得了战争,都是一场灾难。现在的三足鼎立,实际上是最适合欧陆平衡战略的。
  
  本杰明打断了众人的争吵:“诸位,大家都无法说服对方,那么就投票决定吧!这么争吵下去也不是办法,时间不等人。”
  
  看似和稀泥的做法,实则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支持重启埃塞俄比亚战争的明显更多,这是海外贸易决定的。
  
  在东非地区扩张,可以扩大不列颠在红海地区的影响力,增加在苏伊士问题上的发言权。
  
  万一哪一天和法奥翻了脸,他们还有掀翻桌子的资格,不至于被人卡住脖子。
  
  这可能是伦敦政府效率最高的一次,从提出问题到做出决定,内阁仅仅只花费了一天。
  
  正常情况下,要发动一场战争至少需要吵上几个月,甚至是吵上三五年没结果都很正常。
  
  这次显然是例外,经济危机不等人,内阁火速达成了一致,立即国会提交了议案。
  
  没得说,自然是最快的速度通过。不需要政府做议员们的工作,资本家们早就按耐不住了。
  
  早一天发动战争,就能够早一天度过经济危机。
  
  上一届政府下台,很大程度上就是格尔斯顿主张:通过巴黎会议划分势力范围后,再对外发动殖民战争。
  
  这么干国际压力是没了,可巴黎会议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结束的。经济危机已经爆发了,资本家们可等不了那么久。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是被弗朗茨坑了。如果不是维也纳政府主动引爆危机,经济危机还不会这么快爆发。
  
  政治人物也是必须要有节操的,尤其是上台过后,政治立场不能随意改变。朝令夕改,不仅会影响政府的威望,还会让民众厌恶。
  
  格尔斯顿政府判断失误,在经济危机爆发前就提出了:巴黎会议过后,再进行殖民扩张的政治主张。
  
  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在国内也获得了各界的认可。可惜运气不好,刚提出来不久,经济危机就爆发了。
  
  为了尽快度过经济危机,必须要对外发动战争,那就只能换一届政府了。
  
  本杰明内阁一堆主战派,不是这些人本来就主战,而是现实需要他们主战。
  
  1876年11月28日,英国议会通过《重启埃塞俄比亚战争》议案。
  
  国际舆论一片哗然,纷纷谴责英国人。英国人的做法,对正在进行的巴黎会议,也是沉重一击。
  
  世界再次不平静了,既然英国人可以借口没有签订条约,在巴黎会议期间对外进行发动殖民战争,其他欧洲国家同样可以在巴黎会议期间对外进行殖民扩张。
  
  原本大家还想要通过谈判,划定各自的势力范围,瓜分剩下的无主之地,现在回到了凭实力抢的时代。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