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球第一剑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扰敌三年

第五百三十二章 扰敌三年

 推荐阅读:
“混账!简直混账!”
  
  喝骂声在有些空旷的大殿之内来回回荡。
  
  一名身穿道袍、头发花白的人影坐在高位上,两侧则是对称排着的八只座椅,这八只座椅上此时却只是坐了四人,左一右三。
  
  左侧这人便是龙熬天,此时也是面色阴沉。
  
  右侧那三人,却是天风门另外三位天仙,也是另外三位长老;按此时座位推断,加上那位坐在正中的天风门门主,整个天风门拥有的天仙高手,达到了九位之多。
  
  或者说,曾有九位之多。
  
  高座下方,有数百身影分列而立,一个个都只是低头抱拳行礼,大气都不敢喘。
  
  天风门门主站起身来,目光扫过下方,心底的怒火渐渐被他控住。
  
  他刚刚出关,听闻心腹汇报近年之事,饶是他自诩心胸宽广、以德服人,也是被气到道心都略微有些不稳。
  
  “三年!
  
  数百仙兵,十九位管事!
  
  先后折在了那毁我血矿的剑修手中,你们竟告诉本座一句束手无策?!都给本座抬起头来!”
  
  下方那数百名天风门管事各自抬头,无奈者有之、惶恐者有之、‘与我无关’者更甚。
  
  在天风门门主身侧,那名修为在天仙境的女仙起身行礼,言道:“门主,其实各位管事也已是尽了全力,奈何那小贼太过滑溜,行踪飘忽不定,又有古战场作为遮掩。
  
  而且,这些伤亡,其实是他最初袭击那几次所酿成的,后面咱们已是提高了戒备,他近来几次出手,都已是无功而返。”
  
  天风门门主一眼扫了过来,这女仙连忙低头,又低声说道:“而且,少门主与贪狼长老已是带了大批高手在不断搜寻他踪迹,只不过尚未有好消息传回。”
  
  “他一个人,就将我们天风门搞得如此狼狈,诸位!”
  
  天风门门主长叹一声,“凭此,何以说统合十三星?何以言说天风门今后之坦途?”
  
  殿内的天风门众仙也只是静默不言。
  
  一旁的龙熬天坐在那道了句:“门主,其实我们各式各样的法子都想过了,那小贼确实有些厉害。
  
  那两件异宝落在他手中,他又有那套天剑剑法,二者之利,非天仙难抵。”
  
  又有一位长老开口:“其实最蹊跷的,是咱们搜不到此人的踪迹,各种法子都用过了,最后竟是毫无所得。
  
  这个人就仿佛能从虚空而来,归于虚空而去。”
  
  女天仙反驳道:“他不过是有一些藏匿的秘法罢了,没这么玄乎。”
  
  天风门门主面露思索之色,坐回了自己的主位,大殿内的声音很快就安静了下去。
  
  而后,这门主问道:“此人样貌如何?”
  
  下方一名真仙立刻大道:“他每次现身都戴着一只白骨面具,看不出真切的面容。
  
  属下曾与他交过一次手,只是属下修为不足、本领低微,被他剑气所伤。”
  
  天风门门主温声道:“那两件异宝来头非凡,尔等不是对手也在情理。
  
  此人总共现身过几次?又分别现身在何处?”
  
  女天仙答道:“那个剑修再次现身已有三年,总共发起了十二次袭击,除却第一次与第七次,偷袭了咱们两处驻地之外,其余都是在古战场中袭击咱们圈下的禁地。
  
  而且,几个培育仙虫的地界被他毁掉,也让咱们这三年在仙虫上的收成少了近一成。”
  
  “此子不除,当是我天风门心腹之患。”
  
  天风门门主如此一声感慨,随后便是一阵思索,突然又问道:“天耀的两位师叔可有什么表示?”
  
  龙熬天冷笑了声,“其实只要能找到那小贼的踪迹,咱们不必出手,这两位北河剑派的高手自然会出手擒拿此人。
  
  他们保准比咱们还要快一步。”
  
  门主点点头,并未在此事上多说什么,进而开始发号施令。
  
  “派人在十三星上发出布告,若有人能提供此剑修踪迹,属实者奖励仙石三千,法宝三件。
  
  若有人将此剑修擒拿,送来我天风门,奖仙石九千,法宝九件。
  
  二者皆可入我天风门修行。”
  
  众仙立刻齐声应道:“是!”
  
  这天风门门主又道:“龙长老,除却天耀和贪狼长老之外,你再带一队人马……不,龙长老与齐长老分别带人,搜查古战场!”
  
  龙熬天与那女天仙立刻起身领命,也不耽误,当下就直接各自点起兵将,带着数十名真仙离了大殿。
  
  如此,天风门追无名剑仙的兵马,直接扩充了一倍。
  
  门主又问:“凤黎门对此事反应如何?”
  
  下方一名管事答道:“禀门主,他们并无反应,但属下怀疑,这剑修能来无影去无踪,与他们凤黎门脱不开关系!”
  
  “三位长老尚未出关,此时不宜与凤黎门撕破脸皮,”天风门门主皱眉道了句,“诸位可还知其他寻人之法?”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那名长老出声道了句:“禀门主,其实还有一法,只是需有求于旁人。”
  
  “哦?何法?”
  
  “卦卜之术,”这长老笑道,“属下虽略涉此道,却不精擅;自古而今,有不少奇人都可凭占卜卦象,寻求自身机缘。”
  
  “不知北河剑派是否有这般奇人。”
  
  “其实不必舍近求远,咱们十三星上便有一位卦卜之术的奇人。”
  
  “奇人?如此奇人,为何不去招揽入我天风门中?”
  
  说话的长老一阵苦笑,“这人就是星海门掌门爻星子,他师父星海老人,曾是东天域之内颇为有名的卦卜大家,交友无数,只可惜泄露天机太多,终生不得迈入长生之境。
  
  这爻星子的卦卜之术也是不弱,只是他醉心修行,并未显露于人前。
  
  但数十年前,他曾凭卦卜之法,分辨门内奸细……若他肯出手,定能寻到那剑修小贼之下落。”
  
  “如此,就劳烦孟长老去星海门走上一趟,多备些礼物,若有必要,也可答应他们星海门些许条件。
  
  无论如何,请爻星子务必出手,卜上一卦,早日清除这祸患!”
  
  听闻门主此言,这长老立刻躬身做了个道揖。
  
  “属下领命!”
  
  ……
  
  “出来三年,是不是该回去了。”
  
  飘荡在古战场边缘的无影梭中,王升仰躺在柔软的靠垫上,手中把玩着两只玉核桃,轻轻盘弄着。
  
  最近去搞事,已是收效甚微。
  
  一来天风门学聪明了,将大批高手聚集在一处,或是干脆直接在一些禁地中摆一队两队仙兵,根本捉不到他们真仙的踪迹。
  
  王升倒是知道天风门的真仙都躲去了天风三星,但敌人的大本营……他现在是不敢靠近的。
  
  搞事诚可贵,小命价更高;
  
  若是师姐来,两者皆可抛。
  
  “也不知瑶云会不会带点师姐的视频过来,”王道长叹了口气,收起玉核桃,摸了一只仙果出来。
  
  咬了一口,唇齿流香;不多时回味一来,顿时口吐芬芳。
  
  罢了,回星海门内修行吧。
  
  距离瑶云回来还有四五十年,他还有充足的时间去搞天风门。
  
  他虽然杀了数百仙兵、灭了天风门近二十名真仙,还伤了他们十七八名高手,已经相当于覆灭了一个十三星上规模中等的小仙门。
  
  但对于天风门来说,绝对没有伤筋动骨。
  
  不然,凤黎门肯定趁火打劫了。
  
  先回星海门修行十年二十年,再跟掌门一起故技重施出来搞事,那时天风门应该已经解除了此时的戒备。
  
  仙识扫过各处,王升很快就确定了方向,驾着无影梭冲向了锦华星。
  
  半日后,锦华星元洞之下,天风门已经重建好的驻地之前,王升背着大剑,看着前面面色惨白的六名仙兵。
  
  似乎,有两个还是熟面孔,就是三年前来锦华星时,遇到的看门人……
  
  拔剑,竖劈,门匾与后方门庭轰然坍塌,这六名仙兵立刻失声大喊,随之朝着两侧闪躲。
  
  王升却是理都不理这几人,持剑冲入庭院之中,大剑横扫斜斩,越发顺手的灭龙三十六斩施展开来,成片的建筑轰然倒塌。
  
  忽有七道身影从各处闪出,但他们却并未如同他们的先辈那样迎向这个剑修,而是立刻捏碎传信玉符,朝着不同方向闪身奔逃……
  
  王升:……
  
  罢了,找准修为最高的一人,施展赤羽凌空诀追了上去,不过转眼就将对方拦截,一剑横斩。
  
  这人却是毫无半点恋战之心,见这剑修来势汹汹,全力催发仙力,更是不惜自损元气,朝着来路夺命奔逃。
  
  哪怕被剑气劈中受了不轻的伤,此时飞速却是毫无停顿。
  
  正此时,那废墟之中,一处枯井般的挪移阵法已是开始闪烁光亮。
  
  王升冷哼了声,也没有继续追赶,抬头看了眼元洞,身影化作一团火光冲天而起,直接撞向了元洞的入口。
  
  “别让他逃了!他要离开十三星!”
  
  一名天风门真仙大声怒吼,但身形却是稳如泰山,躲在远处一动不动。
  
  如此,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王升驾着红光直接冲入了元洞……
  
  而他们并未看到的,是王升在冲进元洞边际的那层‘光膜’之前,已是拿出了一块木头,用遁法的金乌之火点燃。
  
  在撞入元洞之前的一瞬,王升散去了赤羽凌空诀,自身迅速朝着侧旁隐去,极快的钻入无影梭中,只剩那块木头撞入了元洞薄膜。
  
  如此瞒山过海,也不知能不能成,但试试总归是好的。
  
  驾着无影梭从元洞边缘悄然溜走,径直去了天外,朝着风陌星的方向飘去。
  
  他本来就是要做一场‘无名剑仙’离开古战场十三星的戏码,至于能否骗过天风门,那就看他们是否会相信了。
  
  本来,王升还打算变个模样,去星海城中见一见怀惊他们。
  
  但他驾着无影梭回风陌星附近时,突然察觉到了两股熟悉的天仙气息。
  
  如此招摇、毫不遮掩,除却那两位北河剑派的天仙之外,还能有何人?
  
  而这天仙气息的方位……
  
  星海门?
  
  王升眉头紧皱,心底念头急转,很快就有了主意,驾无影梭滑入了风陌星中,赶回了星海门附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