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吕布对马超

第五百五十六章 吕布对马超

 推荐阅读:
    贾诩破马韩联合的对策就是先破陇西马腾的马家军,这一方面由吕布为先锋,各部协同配合他,对陇西各县进行破袭,大力牵制马腾的援军,包括金城郡的韩遂。
  
      鉴于韩遂人狡猾以及手下有猛将阎行等人,贾诩将便张济、张绣叔侄调往北边,欲同时攻打金城郡,让韩遂不敢南下支援马腾。
  
      果然韩遂听说西凉军后期之绣猛将张绣随其叔父张济北上,立即停止了南下支援陇西郡的打算。
  
      毕竟马腾前阵子跟他打得不可开交,马超屡屡犯境杀他手下将领,所以在面对自己有危险存在的时候,他立即就停止了援手。
  
      “该死,文约被牵制住了,这一次保住陇西只能靠我们自己了。”面对贾诩新一轮的进攻,马腾忧心忡忡起来。
  
      “父亲,我早就说过韩遂不可靠,关键时刻还得靠我们自己,陇西是我们的自己的,我们自己守,我去聚集兵将跟贾诩这老头痛快的打一场。”马超急子性,一直都看不贯韩遂,尤其是听说韩遂不准备南下支援了,大骂韩遂不靠谱。
  
      马腾道:“不可,超儿莫大意了,此次贾诩来袭,对我们发起新轮攻势,皆因吕布来了,吕布此人乃是董卓手下头号战将,有万夫不敌之勇。
  
      据说只在许定之下,大意不得。”
  
      “父亲我也是勇冠三军,何聚集其威。”马超咧嘴大骂道:“董卓此人只会把持朝堂,做些祸乱天下之事,吕布本乃丁原义子,杀父投贼。
  
      如此人等就算有些许实力也断高不到哪里去,等我去捉了他回来,好让贾诩这老头老实退出凉州。”
  
      马腾到是被马超一翻激进的慷慨陈词,说得有些心动,不过他冷静一想便摇了摇头:“此次贾诩分并数路,对我陇西进行蚕食,强拦吕布不智。
  
      对方这一次是志在必得,我看这一次我们很难保得住狄道城,不如舍了先向西避避锋芒,待贾诩与与韩遂在金城大战彼此消耗之后在东回寻机夺下汉阳郡。”
  
      马腾不愧是跟王国、韩遂等人在凉州举并数十年的老油条了。
  
      出手也是不凡,算计起人来也是鬼精一个。
  
      “可是父亲这太被动了,不如还是跟吕布打过在说,我有信心干掉他,将董卓第一武将斩杀。”马超还是一样的口吻,想跟吕布正面较量一下。
  
      马腾同样态度坚决,同样是摇摇头:“不行,你与张绣尚打成平手,吕布比张绣强,你恐不是他的对手,还是跟我一起撤并去河关、白石等地。
  
      在羌地,贾诩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奈何不得我们。”
  
      “我……”马超还想在说什么,马腾以经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道:“下去吧,我意以决。”
  
      马腾发现马超现在越来越婆婆妈妈了,一次事情劝来劝去的,他都有些烦了。
  
      不得不提马腾一直不太喜欢马超,如果不是马超有一身过硬的武艺,马腾其实很不想见到他。
  
      因为他更喜欢儿子马铁。
  
      出了马腾这里,马超越想越觉得闷,马腾不让他跟吕布打,他越想打。
  
      想了一会,马超干脆带着息的部将出城往南而下,很快后面追出一千骑,来人正是白马将庞德。
  
      “令明你怎么来了?莫非是父亲发现了,他让你来劝我回去。”马超有些不悦道。
  
      庞德道:“孟起,吕布乃非常人,其武艺很强,不过忽视,还记得赵云吗?听说赵云可能都不是春对手,吕布之勇只在许定之下,当要慎重,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如此也好照应。”
  
      马超一听庞德不像是马腾派来的说客,还要跟着自己去打吕布,当下高兴说道:
  
      “哈哈,还是令明懂我,走,我们这就去干掉吕布,我到要看看天下第二是什么样,子龙又没跟他打过,董卓这边的以讹传讹我不相信。。”
  
      当马超等人赶到安故城的时候,刚好碰上了北上的吕布。
  
      此时马超三千多骑,吕布也是三千骑。
  
      “对面是哪个小贼,还不速速投降。”吕布看到对面的马家军挂着马字将旗沉声喝道。
  
      马超怒怼道:“你爷爷马超在此,董卓鹰犬受死!”
  
      说那时马超以经一骑奔出,长枪指空喝道:“哪个不怕死的敢上前与你爷爷单挑!”
  
      “哈哈哈,原来你就是马家的小驹崽子,正好,我现在就拿下你。”吕布没想到许刚好碰上了马超,大喜催马冲出。
  
      马超看着气势不弱的吕布,长枪指向吕布道:“你是何人?我的枪下不杀无名之辈。”
  
      “哈哈哈,我九原吕布,小娃娃你是不是该调头逃跑了。”吕布脸带戏谑的说道。
  
      马超上下打量着吕布,怒怼道:“原来你就是三姓家奴吕布,我还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也不过如此吗?”
  
      “小子受死!”吕布当下大怒,催马挥戟杀了过去。
  
      “来得正好,吃你爷爷一枪。”马超也是一个不服输,天生好战的人,根本不怕吕布,挺枪迎了上去。
  
      双马交错,一枪一戟如两道流星,飞射袭向对方。
  
      “锵!”
  
      猛然间枪戟相撞,如流星汇撞,瞬间炸裂成无数的火团,激射出道道闪光。
  
      双马嘶鸣一声,二人以错过去十丈之远。
  
      吕布略带诧异之色,没想到马家小儿确实勇力不一般。
  
      马超则心生震惊,好一个吕布,到是挺强的。
  
      刚才的交手,马超以经明白吕布的力量比应该大上一些,不过马战不光拼的是力量,还有高名的武艺技法,以及控骑之法。
  
      “杀!”转过头来,马超又是一声怒吼,挺枪在杀来,吕布也同样催马杀将过来。
  
      奔腾的两马刚刚加点速度,很快就又交汇到了彼此身边,这时马上的二人枪戟挥出,又在空中一个对碰,接着你扫我刺,互相攻击。
  
      马儿们撩起四蹄子在地面踩踏转动嘶鸣,为马上的主人提供最便利的马战环境。
  
      “锵锵……”
  
      二人不断交手,不断加力,都在为对方能吃下自己一次次强力的攻击而内心感慨。
  
      不过谁都想将对方斩杀,开始施展各自的武艺绝招,杀招频出,一招比一招狠。
  
      二人这一打就直接打上了二十个回合,四周的尘土飞扬,沙石不断四溢飞射。
  
      接着二人齐齐断喝一声:“拿命来!”
  
      只见那枪出如龙猛烈迅捷,那戟直劈而下,同样快如闪电,带着毁灭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