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小民工 > 第0727章 东窗事发玩大了

第0727章 东窗事发玩大了

 推荐阅读:

  范雷这时已经彻底被冯留平气糊涂了,狠狠瞪了王金宝一眼,极其烦躁的说
  “行了!你小子一天都晚的,除了前怕狼后怕虎,遇事能溜则溜,溜不掉便活稀泥外!再就是没事干,胡思乱想的将自己吓个半死外,再就没有啥事做了,开始胡说霸道!请问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再说我们出去喝了点酒,又不是出去干啥去了!有啥好担心的!再说经理不是几乎天天在喝酒吗?也没见厂长没事干,一天到晚的找他谈心吧!因此你最好闭上你乌鸦嘴,不要一天都晚的,尽盼着我们出事,这样对你有啥好处啊!真是将你这个半脑子服了!”
  王金宝气的瞪了一眼,极其委屈的来了一句
  “哎呀!有啥话你就不能好好说啊!我就是顺口一说,你至于这样欺负人吗”
  何小刚见这两个小子又掐起架了,于是极其无奈的抽了口烟,有些烦躁的说
  “哎呀!你两个一天都晚的见面除了掐架,能不能让人耳朵消停会,真是将你们两个神经病服了!不管咋样这小子早上确实很反常,否则不可能不接烟,而且还嚣张的不知道姓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咱们作业区经理,总之来者不善赶快将烟抽完,去经理那里看看,究竟是什么事情!如果在真是喝酒事情的话,那么范雷、金宝还有我,咱们是哪个可是在石油技校写过保证的人,整不好以因为昨天晚上这顿酒,恐怕要卷铺盖走人了!那可就成了,在同一颗石头上绊倒两次的傻瓜了!”
  范雷听到这里先是一愣,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石油技校冒着生命危险,坐着三轮车跑到几公里外的镇子上,去给何小刚过生日喝酒的事情,轻轻摸了摸被李铎抽过耳光的脸,仿佛还有种隐约的痛楚,可是再一想他们来到新单位,那一次出去会餐,不喝醉一两个抬回来,这小子就是典型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随之乐呵呵的笑着说
  “行了!麻烦你在不要神神道道的了!咱们昨晚上回来的时候,马路上连个人都没有,经理那会正在梦周公,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喝酒去了!你这不是是纯粹自己吓唬自己吗?麻烦凡事稍微动动脑子好不好!该不是真的跟半脑子,住的时间长了,脑髓已经彻底变成了脂肪了吧!直接变成了摆设,长在肩膀上,只是为了好看而已!;”
  何小刚气的将烟狠狠的戳在烟灰缸里,极其无奈的跟范雷说
  “行了!这会没有时间在这里扯淡,我知道你脑袋肥头大耳的,里面全部是脑髓,那你给我分析一下,这十个人是什么意思!难道刚进门的时候,看门的王大爷不是人?难道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碰到冯贱,人不是人吗?难道他们两个鼻子下面的不是嘴,不会给经理说吗?难道你没听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吗?麻烦你这个天才,给我们大家伙解释一下如何?”
  范雷被一句怼的,瞬间慌了神,赶紧有些纳闷的说
  “不对啊!门岗的王大爷不可能大小报告,像他这么大年纪了,只是来混工资的,只要人不要将车从院子里开走,他的任务就完成了,才不回趟这趟浑水!将咱们打发回家,对他没有任何好处!至于冯留平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他就是个贱,人,既然是贱,人,那么他就没有资格当人,更没有资格去打小报告,他直接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你就将心放在肚子里,不要在这里制造紧张空气了!”
  何小刚瞬间无语,心想怪不得你小子,经常说没心没肺活着不累,原理你小子压根就没长心,否则里面装下,整个太平洋的海水,大的直接没那边,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像个没事人,在这里跟哥哥我胡扯,于是有些烦躁的说
  “行了!年轻人醒醒吧!难道你不知道,大家伙为啥叫他冯贱,人吗?那还不是因为他喜欢搬弄是非,背地里使绊子,而且极其阴险毒辣,因此才赐名冯贱,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真不知道怎么说你!真天这个人没脑子,那个人半脑子的,我看你小子肩膀上,直接长了冬瓜!”
  范雷气的翻了翻眼睛,极其嘴苦的说
  “行了!你小子想骂人了,麻烦你就明说,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绕这么一大圈,请问你不累吗?”既然你说冯贱,人是人,那我有啥办法!可是即便冯贱,人是人,那么也没办法,证明他嘴里说的十个人,那一定就是我们十个人啊!请你不要杞人忧天好不好!请问这个你有何解释!该又不是又全凭的感觉吧!”
  何小刚瞪了一眼,心想你小子就不要再嘴犟了,这个压根就不是杞人忧天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那绝对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当他准备反驳的时候,吴宝童瞬间无语,眼睛瞪得圆圆说
  “哎呀!你们两个就不要再叨叨个没完没了,不要说是好人!坏人!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不是死人,那就都有可能说话!因此别忘了,所有的人都是有可能的!至于冯留平说的十个人,是不是咱们喝酒的十个人,过去一看不就知道了!到底是不是因为喝酒的事情,过去一听便就明白了!反正迟早都要去,爱不爱听都要听!你们在这里说那么多废话,有啥意义啊!总不能待在这里,等着经理过来再找咱们汇报吧!”
  话音刚落没想到,刘毅仁咣的推开房门,脸色苍白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哎呀!我可将你们几个活宝服了,经理已经快将桌子拍烂了,你们居然真的在这里抽烟着!难道真的准备卷铺盖走人啊!”
  范雷瞅了刘毅仁一眼,长叹一口气,极其不屑的笑着说
  “老刘!你这是怎么了?我们抽根烟又不是抽别的东西,凭啥将我们卷铺盖走人!”
  刘毅仁长叹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哎呀!不是抽烟的事情!而是昨晚的喝酒的事情,经理已经全部知道了,这会正发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