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属于玉龙关的年节

第六百六十六章 属于玉龙关的年节

 推荐阅读:
无尽山玉龙关,三轮烈日临空,铁血杀气满盈。
  
  一场大战刚完毕,无数身披盔甲的人族将士正排列成道道长龙,班师回营。
  
  这些刚刚浴血奋战的大夏男儿,身上的浓郁的煞气依旧未消,冲天而起,搅动整个天际的风云,同时将士们手中所握的利刃,那来自异族的鲜血,尤未干,纷纷滴落于地,组成了一条刺眼无比的猩红之路!
  
  兵刃,地面之上每一滴来自异族的血液,都是无上荣耀。
  
  八大禁地之首的无尽山,悬挂于头顶的烈日永不坠落,没有昼夜轮转,使得将士们常常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但哪怕如此,今日的特殊,无尽山的西境边疆上千万人族将士还是牢牢记在心中,因为元日年节是大夏所有子民的节日。
  
  因此一场大捷之后,回关的士卒们相互遇到之后都会道一声新禧安康,随后杀红了眼的双眸逐渐变得柔和,爬满了思念之色,在这个全大夏阖家团聚的重要日子,在外驻守边疆,再铁血的汉子,都会不由自主的露出些许柔情。
  
  家,永远都是内心深处最温暖的港湾。
  
  玉龙关直入天际的城墙之上,一位并未披盔戴甲,而是只穿一件粗布单衣的魁梧老人负手而立,灼灼虎目注视着前方的被鲜血染红的那片草原,树林,以及流量少了一半的河流。
  
  短短半年,老人的头发已经变得雪白,但是身上的气势却更为凌厉,近来被其大弓直接射穿头颅的异族神殿大修,已经超过一手之数,尤其是方才这场战役,魏国公徐老爷子以一敌三,尽屠灭之。
  
  这是继半年前无尽山杀狮一役之后,又一场举国欢庆的大胜。
  
  随后魏国公徐胜身后,一位中年将领走近,朗声抱拳开口道:
  
  “国公爷,自从您上次自神京城归来之后,我军突然转守为攻,以昆仑山雪崩之势,将冲出神威要塞的异族全部杀灭,此役结束之后,属下估计异族短时间内不会再出要塞。”
  
  中年将领浑厚的声音落下之后,徐胜并未回头,只有淡淡的声音传下:
  
  “今日是元日年节,重要的日子,让回营的将士们修整一刻钟,去去身上的煞气,随后于沙场列阵集合,那边已经备好了好酒好菜,朝廷户部的后勤储粮司,将整整一个月的库存的都搬出来了。”
  
  “诺!”
  
  中年将士点头高声领命,随后便听耳边再次响起魏国公苍老浑厚的声音:
  
  “告诉那帮**子别忙着喝酒,都稳重一点,因为陛下一会之后便将降临此地。”
  
  声音落下之后,正欲转身离去的中年将士的双眸之色闪过浓浓的激动之色,再次重重一点头之后,转身快步离去。
  
  片刻之后,各军的指挥使同时收到消息,纷纷走出营帐,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兔崽子们,都给我回营将脸上身上的血给去了,一刻钟内,城中大校场集合,一道吃年夜饭,最关键的是,扶摇大帝陛下将会降临与我等同饮,都别给我丢人,谁要是出了洋相,回头我就好好收拾收拾他。”
  
  吼声毕,整个玉龙关瞬间沸腾,原本煞气满盈的军营之内,多了浓郁的柔情和年味。
  
  一刻钟之后,面积宽广无比的中央大校场,一位位玉龙关的将士列队而至,因为一场大胜刚刚结束,士卒们年轻的脸庞之上少了肃穆,更多挂着的是笑容。
  
  同时校场之上,各营的火头军早已在忙活,于沙地上点起一口大灶,随后将自后方运送而来的食材通通放入其中,拿着大铁铲一搅,顿时乱炖而出的香味冲天而起。
  
  玉龙关的一切都是为战而生,其余所有的生活功能皆从简,平日里都是大锅乱炖,因此哪怕食材再丰富,也不可能做到像大夏普通人家那般做出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但是尽管如此,大战之后,消耗了大量体力的将士们闻到这股香味,便已经口齿生津,激动不已。
  
  而这些将士之中,看见吃食最激动的便要数块头最大的无尽山盾甲军,这些五大三粗的肌肉猛男,对于食物的需求远超其余兵种,因此自营帐之内冲出的速度最快,也最积极。
  
  一位位身披重甲,背负重盾的甲士,自营帐内集体冲锋而出的阵势,无疑极为狂暴,甚至在其他将士的感觉之下,整个玉龙关脚下的大地都好似在微微颤抖。
  
  不过倘若仔细观看,就会发现这些甲士的最前方,竟然是一位身材消瘦的中年人,虽然身上重盾重甲装备一样不少,但是却健步如飞,而且步伐频率极快,就好似一匹快速跃进的豹子。
  
  这位中年甲士奔跑之间,还对着两旁的熟人露出一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容,但是缺了一半的牙齿在其余人看来是如此的渗人,因此周围这些面对异族都面不改色的铁血汉子,没来由的后背一阵发凉,脱口而出道:
  
  “孙蟑螂,你这是要把人给活活吓死啊。”
  
  “你等着,待会看我不把你喝趴下。”
  
  孙蟑螂头也不回的一闪而过,只有略带挑衅的声音自前方传来,随后短短数十息之后,来自盾山军的甲士便已经到达大校场,孙螳螂身后一位年轻的甲士两眼放光的看着大锅中的瘦肉,开口道:
  
  “咱们这元日年节,朝廷也是下了血本,甚至连富含元气的异兽肉都拉了过来,有口福咯。”
  
  “一看你们这些五大三粗的榆木脑袋就是没见过世面。”
  
  话音落下,孙蟑螂摇摇头,缓缓上前,来到地上摆放着的一大坛老酒前,伸出手拍了拍酒坛子,随后生出左手,五指张开,继续开口,特有的漏气话语继续传出:
  
  “这酒味我老远就闻到了,醇厚绵香,五年,至少在户部后勤司的酒窖里存了五年,这才是最值钱的,咱们盾山军运道好呀,竟然分配了这等好酒。”
  
  此话一出,盾山军中那些极为嗜酒如命的汉子立马眼放光芒,快步向前,围绕着这酒坛子来回狠嗅。
  
  随后气势最为浩瀚的盾山军总指挥使自后方缓步上前,来到酒坛子前,淡淡开口道:
  
  “吃菜,吃肉可以,在陛下降临之前,这酒坛子不能动,你们之中大部分脸上胡须都没长齐,这是老年份的陈酒,一碗下去,准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