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第六百六十五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推荐阅读:
大夏人族的元日佳节,其精髓的所在自然是在夜晚,年夜饭代表着团聚,而夜间的守岁,则代表着辞旧迎新,旧的一年过去,而崭新的一年则即将到来。
  
  夜幕之下,红灯笼照耀四方的白帝宫,热闹无比,不单单是凌波殿内开了一桌年夜饭,于宫女们所居住的内务司,年夜饭同样布置了一桌又一桌,其上摆满了各色菜肴和屠苏酒,香气四溢。
  
  在神京城尽情玩了一天的宫女们,相互交流嬉闹着鱼贯而入,先是纷纷喝上一口平日里禁止饮用的屠苏酒,俏脸立马变得红润,就连周围的寒意也被驱散,随后在内务司司吏的带领之下,开始聚在一起享用年夜饭。
  
  和白帝宫宫中相比,大夏民间的年夜饭无疑要嘈杂和热闹许多,小娃们在前方前呼后跳,后面还跟着要抓着他们洗手吃饭的阿娘,而家中的男主人们早已喝上,拍着桌子相互胡吹海侃。
  
  更有些读书人,在家中亲戚的起哄之下,无奈地搬出了耳熟能详的元日一诗,高声吟道: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吟毕,惹来一阵叫好声,同时伴随着门外那连绵不绝的鞭炮声。
  
  其实对无数大夏子民而言,这一阵接着一阵响起的鞭炮声,其实就是此起彼落的团圆声。
  
  白帝宫凌波殿,殿内热气腾腾,其乐融融。
  
  整个殿内的人数还不少,除却老太后,武公主,中年道士和前太傅温玉之外这几位长辈之外,连一向神出鬼没的大宗师黄庭也现身落座,坐于饭桌之旁,小口小口地吃着菜。
  
  凌波殿中心,一口巨大的火锅摆在最中央,锅中汤汁和食物上下沸腾翻滚,散发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除了既方便又美味的火锅之外,由梁破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制作的角子,同样堪称冠绝一世,短短时间之内便被人夹光。
  
  整整一日,老太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一直到了晚上,其精神都依旧抖擞,随后对着身旁的赵御轻轻开口道:
  
  “御儿,帮本宫满上一杯屠苏酒,本宫与诸位共饮一杯。”
  
  老太太苍老的声音落下之后,赵御拿起酒壶,往老人面前的酒杯之中,轻轻倒了一小口,随后牵着后者的右手,握住这白玉酒杯。
  
  “来,幸红,扶我起来。”
  
  老太太身后的中年宫女上前将前者扶起,其余人见状,同样拿起酒杯赶忙站起,神情肃穆,随后老太后苍老的声音于凌波殿内缭绕:
  
  “一年肇始,万象更新,过了今夜,一个崭新的时代就要开始,或许对于本宫这些老人而言,这只是漫长生命之中的一段时光,但是对诸位而言,意义绝对不同,因此老身祝尔等,也祝大夏,蒸蒸日上。”
  
  “谢太皇太后吉言!”
  
  饭桌旁的所有人一齐仰头饮尽,声音响彻殿内。
  
  时光流逝,一顿年夜饭进入尾声,终于感觉到有些倦怠的老太后拉着胭脂回了内殿暂歇,年事已高的老太傅同样告退回府,而中年道士早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消失不见。
  
  坐于主座之上的赵御身边,忽然飘起一阵香风,随后一道魅惑柔腻的声音淡淡响起:
  
  “陛下,今日年节,白帝宫内没这么多规矩,因此月牙儿斗胆敬您一杯。”
  
  语毕之后,艳丽无双的月牙儿俏生生地坐于年轻帝王面前,精致的五官,白皙的双颊,于殿内烛火的照耀之下,无时无刻在散发魅惑之光。
  
  她确实是大夏王朝最精美的一件瓷器。
  
  赵御望着面前的月牙儿,双眸之内闪过一丝欣赏,他也没有想到,十年前的偶然为之,可以在此时获得如此大的回报,诚然,月牙儿并不单单只是一件瓷器。
  
  随后年轻帝王轻轻点头,依旧沉稳的声音向外传出:
  
  “你我相识十年,自然是要当浮一大白,替朕满酒。”
  
  “何需如此麻烦!”
  
  月牙儿轻声回应,随后拿起手中的酒杯,放到红唇边,仰头一饮,白皙赛雪的脖颈轻轻上下耸动,几欲迷花了人眼,有着说不出的诱惑,随后其放下酒杯,轻轻一抹嘴唇,将手中的酒杯向前递出,烈焰红唇微张,开口道:
  
  “奴家已经喝了一半,到你了,陛下。”
  
  月牙儿手中递出的白玉酒杯,杯沿之上还留有一个火红的胭脂红印子,这不单单是一种极致诱惑,同样代表着面前姑娘炽热无比的情愫。
  
  赵御低头,注视着这酒杯,他同样可以感受到面前月牙儿那充满火热的眼神,随后年轻帝王轻轻一笑,伸手接过酒杯,并未直接饮尽,而是不动深色地放到桌面之上,随后淡淡开口回应道:
  
  “十年情谊,光光只喝半杯酒岂够,梁破,满上!”
  
  帝音落下,如一堵墙一般站立的梁破上前,拿起另一个酒杯满上,赵御接过之后,再无犹豫,一饮而尽。
  
  月牙儿注视着年轻帝王黑眸的眼神逐渐冷却,随后其移开目光,眼神低垂,忽然开口地说了一句:
  
  “陛下,过了今夜,奴家便二十七岁了。”
  
  “朕知晓。”
  
  赵御点点头,随后注视着面前的世间尤物,沉默几息之后,继续开口道:
  
  “这十年,真是辛苦你了。”
  
  “能为陛下分忧,是奴家的之幸,而倘若十年前没有陛下搭救,奴家或许早已是一具枯骨,陛下新禧安康,奴家告退!”
  
  语毕之后,月牙儿起身对着赵御一礼之后,毫不犹豫转身直接离去,留下赵御独自端坐陷入沉默,许久之后,年轻帝王轻叹一口气,便听见身后犹如雕塑一般的梁破,轻声低语了一句:
  
  “最难消受美人恩。”
  
  梁破的低语声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醇厚磁性,但是于赵御听来,顿时感觉一阵汗毛倒竖,随后其猛地回头,盯着梁破面色不变的脸庞,开口问道:
  
  “美人恩这种东西,你也懂?”
  
  梁破脸不红心不跳地摇头,随后赵御收回目光,继续开口问道:
  
  “无尽山玉龙关准备的如何?”
  
  “将士兵已经回营准备就绪!”
  
  “那好,走吧,早的话,还能回来一并守岁。”
  
  帝音落下之后,赵御率先起身,走向凌波殿外,而外殿之中,熔岩夸魁梧的身躯早已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