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世界当神探 > 1962章防得好不如送的快

1962章防得好不如送的快

 推荐阅读:
路克放下手里的平板,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好久不见了,美丽的希尔女士。”
  
  这话让哈莉和娜塔莎都皱起眉头。
  
  哈莉当然是不爽“美丽的女士”,娜塔莎却是因为joker对希尔的态度果然不一般。
  
  希尔却仿佛才从刚才的愣神中清醒过来,抬起手,掌心炮亮起:“解除你对我的催眠,立刻!马上!”
  
  “催眠?”路克一愣,旋即失笑摇头:“抱歉,我从未对你使用过它,也不能解除不存在的东西。”
  
  哈莉和娜塔莎再次齐齐皱眉。
  
  与身在局中的希尔不同,这两个女人都对joker的性格都做过大量分析。
  
  这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换作,但却不屑于在这种事上说谎。
  
  况且真催眠了希尔,他也没有否认的必要。
  
  至于怕希尔拿掌心炮轰他?别闹了,骑士拿掌心炮轰过joker几十次,这家伙现在还完整地躺在夏威夷晒太阳。
  
  嗯,还勾搭了一个风(马蚤)的女医生。某女特工心中腹诽着。
  
  希尔得到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愣了片刻摇头:“这不可能,你在撒谎。”
  
  路克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希尔。
  
  “别动!”娜塔莎双手微抬,电击器、麻醉弹、束缚网的发射口全部打开。
  
  路克侧头,对她露出一个很灿烂的微笑:“放心,罗曼诺夫女士,我想对她动手不用等到现在。”
  
  娜塔莎皱着眉头,终于没有开打。
  
  不是她犹豫,实在是这话该死的有道理。
  
  情报里Joker杀过不少人,但大多数都死于他的“死亡游戏”。
  
  而这些“死亡游戏”的幸存者,都没再遇见过他。
  
  这些人更像是游戏的“见证者”,joker只是想让这些人“见证”另一部分人的死去。
  
  为此,Joker上了美国官方内部的通缉黑名单。
  
  甚至有人联系复仇者联盟,想让他们出手对付joker。
  
  但joker干掉的人里有不少九头蛇,以及与九头蛇有勾结的上层人物。
  
  除了给那些心中有鬼的家伙制造出心理阴影,这个精神病对社会秩序和平民的影响几乎为零。
  
  托尼也很早就通知大家,别去招惹这个疯子,留给骑士去应付就好。
  
  因此,复仇者与joker一直没有发生直接冲突。
  
  这次还是复仇者情报系统发现,32号那个小女孩发上F2F照片里有joker。
  
  两人一起赶来,只是她们的私人行为。
  
  穿着战甲而来,也更多是出于安全考虑。
  
  以战甲如今的屏蔽功能,使用催眠的精神波动会引起警报,催眠也不可能快速起效。
  
  打不过joker,直接升空离开也只需一个命令罢了。
  
  众人沉默中,路克走到希尔面前站定,轻轻伸手,拨开了她亮出掌心炮的手臂。
  
  娜塔莎心中疯狂吐槽:这特么是催眠?你这是发(马蚤)对吧,一定是的吧!
  
  路克的手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前进,用手指尖轻轻点了下希尔的额头:“战甲并不能解决你内心的问题,敞开内心,才能重获自由。”
  
  安静片刻,希尔战甲的精神屏蔽功能关闭。
  
  娜塔莎已经不想再吐槽什么了,只是默默地将震撼弹发射口也打开。
  
  有人想送,她能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不过她心中却在盘算着,要不回去立刻找骑士,直接把这joker干掉?
  
  最好一了百了,连这家伙骨灰都扬了,免得希尔这副鬼样子。
  
  不是她想干涉朋友的私生活,实在是joker不可能是希尔开展“私生活”的合适人选。
  
  路克双目注视希尔片刻,点点头:“抱歉,你这问题似乎真是我引起的。”
  
  他扭头看向娜塔莎:“你能联系上那个北斗吧?”
  
  娜塔莎默然片刻,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能。”
  
  路克:“让他给希尔女士看看,再找个信得过的心理医师吧。”
  
  娜塔莎不禁看了旁边的女医生一眼,哈莉双眼闪动着跃跃欲试的光芒:“要不,我现在就给她治疗一下?”
  
  娜塔莎立刻发出提醒:“你的心理医师资格证已经被吊销了,哈莉-科恩女士。”
  
  哈莉不以为意:“但我的专业能力值得信赖。”
  
  娜塔莎撇嘴冷笑。
  
  她又没脑瘫,怎么会让哈莉给希尔看病。
  
  Joker?那是希尔送太快,她想阻止都没来不及。
  
  路克才懒得管这两个女人,直接走回沙滩椅上坐下,重新拿起平板:“对漂亮女士的优待到此为止,你们可以走了。”
  
  不过他刚才的话,让娜塔莎心中的怀疑更多了一点,倒真不愿意动手了。
  
  路克坐下后,希尔突然从走神的状态清醒过来。
  
  看着重新低头看平板的路克,她神色很复杂。
  
  娜塔莎轻咳一声:“希尔,我们该走了。”
  
  希尔犹豫数息,终于移开视线向屋后走去,脚步从慢到快,最后像是在躲避什么似的冲上了昆式战机。
  
  娜塔莎则面朝路克与哈莉,面甲关闭,双手并没有放下,缓缓向后退去。
  
  大多数偷袭和反杀都发生在精神放松的时候,她不想栽在这里。
  
  但直到她退上战机,战机升空离去,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生。
  
  坐在驾驶座上,她看向旁边已经完全解开战甲的希尔:“刚才怎么回事?”
  
  希尔解开精神屏蔽后,娜塔莎这里并没有响起警报,joker也没有特别的动作,这意味着他没有对她使用催眠能力。
  
  但他为什么会说那些话?
  
  希尔沉默片刻,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Joker确实没撒谎。
  
  难道要告诉娜塔莎,她突然明白自己经常梦见那次做“嘉宾”的经历,只是因为对joker记忆太深刻了么?
  
  这并不像是什么爱情,更像是一种自我心理暗示。
  
  如同那个点金术的小故事,传授者强调使用点金术时千万不能想猴子,否则会失效。
  
  结果大家每次使用点金术,脑子都会不由自主地去想猴子。
  
  Joker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希尔的性格想自己摆脱它。
  
  越用力的后果,就是越摆脱不了。
  
  希尔脑子思绪纷乱,直到娜塔莎拍疼她的大腿,才苦笑起来:“他让我明白,是我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
  
  娜塔莎:……这话说的,怎么感觉你更想去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