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逆天戒指 > 第2771章 两种方案

第2771章 两种方案

 推荐阅读:
很快,娜塔莎心满意足的吃完了汉堡,又喝完了一大杯碳酸饮料,虽然蒋飞也知道这种东西小孩子总吃对身体不好,但偶尔吃一次也没什么关系。
  
  “好好吃啊……”娜塔莎满足的擦了擦小嘴巴。
  
  “你喜欢的话,以后我再带给你。”蒋飞笑道。
  
  “好呀!帅哥哥你不许骗人哦!”娜塔莎仰着小脸说道。
  
  “咱们拉钩!”蒋飞跟跟娜塔莎勾了勾手指。
  
  “帅哥哥,我们去看电视吧!”娜塔莎拉着蒋飞的胳膊说道。
  
  “好!”蒋飞点了点头,然后陪娜塔莎看起了电视。
  
  可是这边电视刚刚打开,蒋飞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电视内放的是什么内容,他就感觉到了娜塔莎的变化。
  
  在外形上,娜塔莎还是原本的样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但在气质上,她却和刚刚那个小丫头截然不同了。
  
  蒋飞知道这是娜塔莎的另一个人格激活了,这个人格下娜塔莎表现的更加成熟。
  
  “关于身份码的事情,我已经问到了。”娜塔莎对蒋飞说道。
  
  “哦?需要怎么弄?”蒋飞立即问道,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毕竟没有身份码,他在伽马空间根本就是寸步难行,根本没法接近开发组。
  
  “比较麻烦,你需要先去医院,只有医院才有这种设备!”娜塔莎说道。
  
  “去了医院之后呢?”蒋飞问道。
  
  “你需要伪装成手臂烧伤的样子,在治疗完伤势之后,他们会给你重新打印身份码,但这里有一个问题,你的身份并不存在,这个身体是个非法的克隆人战士,所以他们在发现无法查到你的资料后,就会立即报警!”娜塔莎说道。
  
  “嗯!”蒋飞点了点头。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娜塔莎说道。
  
  “说说看。”蒋飞说道。
  
  “第一,想办法入侵中枢管理系统,然后伪造一份自己的身份资料,然后再去医院以治疗伤势为名,让他们给你打印身份码,因为你的资料确实存在,所以验证了DNA之后,你就会得到新的身份码。”娜塔莎说道。
  
  “这个恐怕有点难度……”蒋飞说道,首先,他对伽马空间的科技一窍不通,根本不可能入侵到那种级别的网络当中,更不可能在那里给自己伪造一份身份资料。
  
  “第二个办法,就是直接去医院,然后以治疗烧伤为借口,先混进去再说,等他们给你治疗完伤势,然后检验DNA的时候,你想办法控制所有的医生,然后利用他们的权限,直接在手臂上喷一个码。”娜塔莎说道。
  
  “直接喷码?能行吗?”蒋飞问道。
  
  “因为是直接喷码,所以中枢管理系统之中并不会出现你的资料,这样一来,你虽然可以瞒过一部分检查,但大部分需要验证身份的检查,你就没法通过了。”娜塔莎说道。
  
  “这样啊……”蒋飞理解了娜塔莎的意思。
  
  这就好比让蒋飞伪造一个身份证,如果警察只是肉眼看一下,那自然没问题,但如果人家上仪器验证,那蒋飞立马就得穿帮,因为中枢管理系统的资料中根本就没他这个人。
  
  “目前我能想到的就这两个办法,如果你能想到更多的办法,也可以试试。”娜塔莎说道。
  
  “嗯!我知道了。”蒋飞点了点头。
  
  “对她好点。”娜塔莎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蒋飞一愣,但这个时候娜塔莎的气质一下子就落了下去,又变成了小孩子的样子。
  
  “帅哥哥,我们看动画片好不好?”娜塔莎抱着蒋飞的胳膊说道。
  
  “好!你喜欢就好。”蒋飞点了点头,他此时还在回忆刚刚的那个娜塔莎。
  
  这一次,娜塔莎的第二人格好像更加清晰了,之前虽然第二人格也曾经出现过,但性格诧异没有如此的强烈,可随着蒋飞跟娜塔莎接触的增多,尤其是两个人同处伽马空间之后,娜塔莎的第二人格似乎正在快速的成长。
  
  ……
  
  蒋飞陪着娜塔莎看了一天的电视,他和娜塔莎中午几乎都没怎么吃东西,只是随便垫了点零食,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了,蒋飞待不下去了。
  
  “娜塔莎,你哥哥快回来了,我得走了。”蒋飞对娜塔莎说道。
  
  “是哦!好晚了……”娜塔莎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满是不舍的点了点头。
  
  “没关系的,过一两天我就再来看你。”蒋飞笑道。
  
  “嗯嗯!哥哥不在的时候,我就把娜娜放在窗台上。”娜塔莎说道。
  
  “我知道啦,下次来的时候,还给你带好吃的!”蒋飞笑着说道。
  
  “帅哥哥你真好!”娜塔莎冲蒋飞甜甜的笑道。
  
  “好啦,我得走了,再见啦!”蒋飞冲娜塔莎摆了摆手,然后收拾了那些食物的包装之后,就离开了娜塔莎的家。
  
  从娜塔莎的家里出来之后,蒋飞先是去餐馆吃了些东西,娜塔莎之前攒的零用钱可是不少,足够蒋飞在伽马空间生活十天半个月的,尤其是他不能住宿,这虽然有点难受,但却也省了不少花销。
  
  “看来想要弄个身份码,那还得对自己狠一点啊!”蒋飞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想道。
  
  不论是哪种办法,想要弄身份码就得去医院,可是正常人的手臂上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打印了身份码,不可能有人身上没有,所以蒋飞唯一的借口,就是烧伤,只有这样才能合理的解释他手臂上的身份码为什么不见了。
  
  一边摩挲着自己的左臂,蒋飞心中也在盘算,他到底要走那条路呢?第一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人帮他,否则蒋飞自己是不可能完成的,毕竟入侵中枢管理系统,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第二种办法虽然简单,但这个假的身份码意义不大,蒋飞的终极目标是要混进开发组的办公点,那里的安检十分严格,身份码的校验是必须的,如果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码,他根本进不去。
  
  “要怎么办呢……”这一晚,蒋飞就在困扰中睡了过去。